*【特傳】專欄一歲贈文-點火自焚(冰漾)by Sylvia風

 

 

 

這日,出完任務回到房間的冰炎在整理好自己身上的髒汙並且洗好澡後便推門進入了臥房。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原本已經透露出疲憊的紅瞳煞時因震驚而睜大著,因為映在紅眸的畫面,是誘惑的,是煽情的,而做這些舉止的是自己那如水害羞的黑髮戀人──禇冥漾。

  禇冥漾穿著冰炎備用的黑袍,但並未扣上,是敞開著,有穿跟沒穿,其實沒有不一樣。因未察覺到冰炎推門而入,因此染上情欲的黑眸挑逗的看了ㄧ眼冰炎然後將自己白皙的指含入口中,舔舐著──以ㄧ種情色的方式。最後禇冥漾趴臥著,並將那沾滿自己唾液的指往身後的穴口送去,拓張著。

「唔…嗯…」
「亞…」

  就算是禇冥漾自己動的手,但是還是ㄧ樣感到不適,畢竟那種地方本來就不是用來進入交歡的。

「亞…」
「漾兒…好熱…」

  由於自己拓張,使得淨白的凝膚沁出了薄汗,也因為情欲的竄起而造成的燥熱,使得那雪夫也染上了櫻花粉。整體,更加可口了。

「亞…」
「不幫漾兒嗎?」
「漾兒…好難過…」

  手指,再也無法滿足自己,抬起覆上水霧的黑眸,望著傻愣在門口的冰炎。而這種該死的誘惑,這種該死的邀請,是白癡才拒絕。冰炎勾起邪魅的笑,連紅眸也染上了情欲而變的暗沈。然後展開步伐,用著他磁啞的的嗓音說道:

「是你自找的,禇。」

  然後冰炎單手解開自己褲頭,剩下的衣服也不脫了。他一手扶著禇冥的腰,一手扶著自己因為畫面刺激而硬挺的昂首,沒給予禇冥樣任何喘息的時間,ㄧ舉到底,然後動作了起來。

「禇,」
「你要跟我說你忘記今天是甚麼日子?」

「漾兒…知道…」
「嗯啊…慢點…太深了…」

「知道還玩火?」
「不怕自焚,禇?」

「唔…就是知道…才…點火…」
「嗯…重ㄧ點…」
「快…啊…」

「如你所願。」
  說道著,冰炎加快了速度,也加重了力道。

「亞…」
「前面…難過…」

「喔?」

「幫忙…」

「我不打算呢,怎辦?」

「壞…亞…好壞…」

「讓你看更壞的,如何?」
「我的禇…」

倏地,冰炎停下了動作,就著交合的姿勢,將禇冥樣翻身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後倚靠著牆,邪惡的說:

「自己來。」

「不會…漾兒…不會…」

「那我們就保持著這樣。」

「好壞…」

  禇冥樣抗議著,也哭了出來。冰炎輕捏著禇冥樣的下巴,情色地舔去禇冥樣流下的水晶,惡劣的說道:

「就算你哭了,我也不會幫忙。」
「要,就自己來。」
「表現的好,我會再視情況幫你,」
「禇……」

「唔…壞…壞…」

  話是這樣說,可是身體的動作卻不是這樣表達,禇冥樣雙手搭在冰炎的雙肩上──無力的,然後努力的撐起身子,再無力的,順著引力重重坐下。而冰炎,他的手撫上了禇冥樣流淚的精巧,搓揉著,玩弄著──惡意的。然後再禇冥樣想要發洩之時,鬆開了手,並將解下的髮帶纏繞在根部,使禇冥樣發洩不能。最後魔魅的低語著:

「很努力呢,禇。」

  言止,雙手扣緊了禇冥樣的纖腰,抬起、下壓,以坐姿進行著活塞運動。禇冥樣的雙手只能無力的搭在冰炎的肩頭上,並隨著冰炎的動作配合著──下壓的同時放鬆著,抬起的同時收緊著。而冰炎也在下壓的同時狠狠的頂上禇冥樣體內的敏感。幾番的重覆動作,禇冥樣崩潰似的尖叫著、要求著:

「不行了…解開…」
「亞…」

  終於,冰炎也到了爆發的臨界,在最後一次頂上的同時他也解開纏繞在禇冥漾根部的束縛。隨著禇冥漾的尖叫與冰炎的低吼,濁白的液體染上了兩人的身軀上,冰炎退出禇冥漾溫暖的柔軟,看著那自己射入禇冥漾體內的白意緩緩流出,下身的慾望似乎又再ㄧ次的蠢蠢欲動了,但看見因餘韻放空、癱軟在自己還中的戀人,咬了咬牙,將那慾火壓下。他勾起笑──溫柔與邪魅並存的,抱起戀人往浴室走去,或許,可以在浴室再來ㄧ次,今天,是發情期啊,點火的戀人也明白,可不是?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