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羅其實很清楚自己的決定會帶給很多人傷害。
  不管是西瑞、九瀾,還是那位他所敬愛的老師。
  尤其是九瀾,要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回去的話,他一定會氣瘋的吧?
  但是六羅也只能在心裡向對方說聲對不起了。
  對不起,沒辦法完成我的承諾將身體給你。
  對不起,讓你傷心了。
  雖然他不確定九瀾會不會為了自己而出現這樣的情緒……
  為了成功壓制陰影,他只能以自己的靈魂當作鑰匙,去填補封印的空缺。
  在那之後他的身體會怎麼樣,他完全沒有去思考過。
  或許會被路過的野獸給啃得屍骨無存吧!
  就算如此,他也絲毫沒有後悔過。
  為了不讓陰影的封印被破除而危害到大家所生活的這個世界,為了讓眾人好好的在這個美麗的世界生活下去,為了讓九瀾能再度笑著向人炫耀他又收集到多棒的收藏品,他願意犧牲自己來成就大家的平安快樂。
  就算這麼做,會給自己帶來相當大的痛苦………
  
  
  *
  
  
  緩緩睜開雙眼,透過充滿藥水的玻璃大球,他看見球體外面圍滿了人,有琳婗西娜雅、提爾、在對抗陰影的時候見過幾次面的小學弟、他家的西瑞小弟,當然還有──九瀾。
  大家臉上都洋溢著開心的表情,像是很高興他清醒了一樣。
  就只有九瀾,臉上絲毫看不出一點情緒來。
  雖然表面上在笑著,但是六羅知道,九瀾其實很生氣。
  踏出玻璃球之後,琳婗西娜雅等人對他的身體做了一連串的檢查,這段時間,西瑞一直在一旁聒噪著,嚷嚷著要讓他好看,小學弟則在一旁拉著西瑞的手制止對方真的衝過來給自己一拳。
  他知道,西瑞其實很擔心自己。
  雖然說出來的話都是那麼的……戲劇性,但六羅知道,那是小弟關心自己的方式,所以他也不會太計較這點。
  真正麻煩的是九瀾,自從自己甦醒之後,對方到現在依舊不發一語,只是盡責地做著檢查的動作,確保自己的身體機制一切都沒問題,這讓六羅只能一再的苦笑。
  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就是這樣的吧?
  「好了,現在看來一切正常,不過你還是得定期回到醫療班來複檢。」琳婗西娜雅拿著夾滿紙張的資料夾,在看過檢查資料之後這麼對他說。
  「好的,謝謝你們的幫忙。」六羅有禮的道謝。
  「不用謝我,真要謝的話就去謝九瀾吧,那傢伙才是付出最多心力的人。」琳婗西娜雅收起檔案夾,視線移到正在後方做著資料統整的九瀾。
  「我知道。」六羅再度露出苦笑。
  「如果沒有別的事的話,你待會就可以離開了,我就先去忙別的事了。」琳婗西娜雅點了點頭,丟下這句話之後就帥氣的離開了診療間。
  她一離開,西瑞以及小學弟立刻湊了過來。
  「六羅學長,你真的沒事了嗎?」小學弟滿臉擔心的望著自己。
  「老四你可別硬撐喔,要是再出事的話看我怎麼修理你!」西瑞倒是一如自己記憶中的那樣,用惡狠狠的語氣掩飾自己的關心。
  「我真的沒事了,就算要我現在跟你打一場也沒問題唷。」六羅露出微笑保證。
  「喔?你想挑戰本大爺嗎?來啊!本大爺才不怕你呢!」西瑞一聽到他的話雙眼登時一亮,一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樣子。
  「西瑞你別鬧了,六羅學長才剛剛復活而已耶!」小學弟在一旁阻止西瑞。
  「就因為老四剛復活所以我才要測試看看啊!」
  「哪有人這樣測試的啦!」
  兩人在一旁拌起嘴來了。
  在那兩人爭吵不休時,九瀾不知何時離開了座位,走到他面前來。
  「這傢伙我就先帶走了。」九瀾冷淡地丟下這句話之後,就拉著他的手往診療間外走去。
  「喂老三,你帶走老四想做什麼啊?」
  「算.帳!」九瀾回過頭遞給西瑞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接著腳下展開移送陣,瞬間消失在醫療班裡。
  「西瑞,六羅學長不會有事吧?」
  光芒消失之前六羅依稀聽到小學弟帶著關心的問句。
  「放心啦,老三還不至於會把人弄死。」
  「你確定那樣真的沒問題嗎!?」
  不至於把自己弄死嗎?
  六羅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
  
  

      這是十月翁李場的合本試閱!
  第一次的九六就這樣獻給《衣冠禽獸》了(blush)

  想知道後續嗎?

  請往這裡走:《衣冠禽獸》預購單

      以上ww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