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樹下的約定


「學長....」虛弱的用雙手揪著對方的黑袍,褚冥漾將臉埋在對方懷裡,「要快點回來喔....」抬起頭,一臉可憐樣的看了下眼前的黑袍。

「褚......」冰炎愛憐的摸摸對方的頭,看著戀人一張臉變的慘白,他很心疼,拍了拍對方的頭之後,他輕輕推開人。

..........

在試了幾次對方還是死抓著他的袍衣不放時,冰炎終於怒了。

「褚....」咬牙,瞪了倚在自己胸前的那顆頭,用力吼出,「你到底要不要放開我讓我去幫你這中暑的白痴買杯水來阿你!」



End



02.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學…長?」褚冥漾張大嘴,呆滯的看著突然在他面前跪下的某黑袍,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過了幾秒之後,他才像被驚醒一樣咻的衝上前,一把抓著黑袍的手想將對方從地上拉起來。

「學長你起來啦我拜託你不要跪我我受不起阿!」褚冥漾心慌意亂外加驚魂未定的死命要將冰炎從地上拉起來,但冰炎依舊紋風不動。

「學長我拜託你快點起來啦!」學長要是再不起身他都快要哭出來了。

「褚……」良久之後,才聽到冰炎的一聲叫喚,褚冥漾立刻禁聲,只要學長快點起來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阿!

「褚……對不起其實我的黑袍是假的!」冰炎甩開褚冥漾的手跪在地上,甚至將頭也低了下去,這動作讓褚冥漾更加驚慌了。

「學長你不要拜我阿阿阿阿阿阿阿!」這太刺激了他快要昏倒了。

「對不起這一切其實都是假的,不管是黑袍也好、公會也好、守世界也好、Atlantis也好,事實上根本就沒有這些地方的存在!」冰炎依舊低著頭,激動的說道。

「………阿?」褚冥漾這下是真的呆住了。

學長……在說什麼阿?

什麼叫黑袍是假的、公會是假的、守世界跟Atlantis都是假的?這不可能阿!

阿!學長該不會在剛剛的任務中受傷了所以現在才會那麼奇怪吧?

「我沒有騙你,這一切真的都是假的,因為你實在是太好騙了我其實也沒想到你會對這一切都那麼深信不疑,害我越騙越欲罷不能,但是最近我突然開始覺得有股罪惡感,所以才決定在今天把一切都說出來的!」始終沒有抬起頭,冰炎低聲說著。

「黑袍是假的?」在一陣沉默過後,褚冥漾語氣異常平靜的開口了。

「嗯。」

「那你每天穿著的那件袍衣呢?」

「那是我特別去訂做的。」

「那公會呢?那麼大一間建築物不可能──」

「那是我老爸公司旗下的一個拍片佈景。」

「那些符咒跟法陣呢?」

「那是用最尖端的電腦特效做出來的。」

「那學院……」

「那也是拍片用的佈景。」

之後,褚冥漾沒再說話了。

冰炎感到疑惑的抬起頭來,就看到褚冥漾臉上的表情非常詭異,摻雜著擔心、緊張、無奈、困惑,以及一點點的……憐憫與同情?

「褚,你───」冰炎正想說些什麼時,就被對方給開口打斷了。

「學長……我們馬上回醫療班去我一定會要輔長治好你的!學長你放心,絕對不會有任何後遺症留下來的!」褚冥樣衝快速上前拉起還跪在地上的冰炎,一秒說道。

「靠!」惱怒的冰炎直接一腳踹過去了。



End



03.老爺不要,夫人在看


「漾漾~」看到前方的黑髮孩子,式青開心的喊著,並熱情的往前方的黑髮孩子身上撲去。

「式青?」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到,褚冥漾回過頭,在發現突襲他的人是誰之後,驚訝的喚道。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隻色馬不是回去人魚聖地了嗎?說什麼好久沒見到聖地裡的那些人魚姊姊們了,非常想念她們想回去看看,說完這句話之後的隔天就不見蹤影了,他還想說耳根子總算可以清靜一下了說,結果他今天又突然出現了!

「人魚姊姊們好過份喔,居然一腳把我從聖地裡踹出來,要我別再回去了。」式青可憐兮兮的說道,一雙手也順勢摟上黑髮孩子那細瘦的腰肢。

「你做什麼啦!放開我!」褚冥漾又羞又氣的扭動掙扎著,一雙手忙著拉扯對方環在他腰上的手。

「怎麼才幾天沒見而已,漾漾你又變的這麼可愛動人了呢?」摟抱著黑髮孩子的雙手上下移動著,光明正大著吃著對方的嫩豆腐。

漾漾的膚色好白喔,皮膚也滑嫩嫩的真好摸耶!

式青一邊吃豆腐,一邊在心中發出感想。

「式青你快點放手啦!學長剛剛傳簡訊來要我在這邊等他,我想他也差不多該出現了……」事實上,他已經感覺到背後有股刺人的視線一直在刺他阿!

吃豆腐吃的正高興的式青,突然察覺到背後有股異常緊繃的空氣,他疑惑的回過頭去……

映入眼簾的是,怒火實體化的大美人一枚。

幾秒過後,淒厲的慘叫聲在校園的一角響起。

褚冥漾一臉同情的看著前方正在被痛宰的色馬,暗自替對方默哀三秒。

我早就叫你放手了咩,誰叫你不聽。

耳邊,迴盪著的是某人極度悽慘的嚎哭聲。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