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美麗的誤會


冰炎緩慢的走近小學弟的教室門口,因為他們今天約好了要去甜點屋吃蛋糕,但是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對方卻還沒出現,不耐煩之下冰炎索性親自到教室門口接人,但誰知道,當他接近教室時會聽到這樣一段讓他怒火中燒的話。

「西瑞你小力一點啦!」這是褚,他的戀人的聲音,此刻正帶著一股焦急感。

「漾你才別這麼婆婆媽媽的勒,相信本大爺的技術吧,保證一次就可以全部塞進去了!」信誓旦旦掛保證的這個聲音,是被褚戲稱為五色雞頭的同學。

「可是那個那麼大,放不下啦……」帶著點嬌嗔的嗓音。

「不會啦!只要你乖乖的別亂動就可以了!」

「真的嗎?」

「本大爺哪一次騙過你?」

「……好吧!」略微遲疑的聲音。

「漾你要抓好喔,本大爺要開始動了。」

「喔,好。」

「看我的!」躍躍欲試的興奮。

「等一下!別硬塞進來啦!」

接著出現的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吼~都是你啦!你看,破了啦!」

「誰叫你要亂動,本大爺都說了要你別亂動的!」反駁。

「因為會痛嘛……」可憐兮兮的聲音。

「可惡!再來一次,本大爺才不會這樣就認輸呢!」

「阿?還要再試一次喔……」

「當然!輕言放棄不是本大爺的作風!漾~來吧!」

「……好吧,這次你要小力一點喔……」不甘不願的答應。

「知道了啦!」不耐煩的回答。

至此,冰炎再也聽不下去了。他用力的踹開教室門,憤怒的衝進教室內吼道:「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但是入眼所及的,卻是個極其詭異的畫面。

「學長?」褚冥漾疑惑的視線飄來。

西瑞抬起頭,也是一臉疑惑。

「你們……在做什麼?」冰炎瞇起眼,看著眼前的兩人幾乎貼在一起的身影,不悅的皺眉。

「這個嗎?」褚冥漾轉回視線,看著自己手上的包包,和西瑞手上的課本及講義資料,尷尬的笑了笑:「因為之前的課我聽不是很懂,這些是千冬歲幫我整理出來的講義,我想說要帶回去慢慢看,但是量太多了包包放不下,所以就……」

「………」冰炎啞口無言了好一陣子,末了才像要掩飾什麼一樣,氣沖沖的上前巴了褚冥漾一下:「你是不會用傳送陣喔!」

接著惱羞成怒的將對方手上的課本及講義抓過來,一秒丟進傳送陣當中。

「阿……我忘了……」睜大眼,褚冥漾這時才突然想起守世界有個方便又好用的東西叫做傳送陣。

「你這個白痴!」冰炎忍不住又是一巴掌打下去。

「痛痛痛,學長你幹麻一直打我啦!」褚冥漾忍不住哭喪著臉抱著頭閃到一邊去。

「你還敢躲?」冰炎一秒瞇起眼瞪過去,「你是不是忘了我們有約了?」

「阿!現在幾點了!?」褚冥漾慘叫一聲,驚慌的抬手看錶,指針無情的指向五點半,距離他與學長約定的時間已整整過了半小時了。

「學長對不起!」他馬上彎腰低頭向對方道歉。

「算了,我早該知道你會忘記的……」無奈的搖搖頭,冰炎抓著人轉過身就直接往門口的方向移動。

「學長你不要抓著我啦,我自己會走!」為什麼每個人都喜歡抓著他的領子移動阿!?褚冥漾欲哭無淚。

「吵死了!」冰炎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邁步。

從頭到尾沒說一句話,被晾在一旁的西瑞,則是滿臉問號的看著兩人離去。


End



05.S與M


褚冥漾最近一直在思考某個問題,一個與他切深相關的問題。

──他嚴重懷疑己是個M,就是所謂的被虐狂啦!

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疑惑呢?

其實,打從認識了學長之後,這個疑惑就一直存在他心中了。

學長對他的打罵可以說是從來不間斷的,就算如今的他們早已是一對戀人,但是這樣的打罵行為還時時常出現,一點也沒有任何改變。

而且……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幾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阿!

應該說,不習慣也不行!

學長要打人,他難道還能躲嗎?更何況……說個悲哀的事實,他根本也躲不過阿!

雖說這樣難免滅自己威風,但這也的確是事實。

不過……有時候學長突如其來的溫柔舉動(在他看來是學長秀逗了),學長偶爾難得對他溫柔,不打不罵時,他反倒變的不習慣了……

所以,他果然是個M嗎?歪著頭,褚冥漾兀自低頭思考,完全沒發現某個靜悄悄來到他身後的黑袍。

這笨蛋在想什麼這麼認真,居然連我來了都沒發現到?冰炎挑眉,就那樣站著看前方的笨蛋何時才會發現他。

假如我是個M的話,那學長不就是個S了?而且還是個徹頭徹尾的S!

難怪學長那麼喜歡巴我,原來是因為這樣阿……褚冥漾猶不知死活的為著自己發現到的秘密而暗自竊喜。

阿,這話絕對不能被學長聽到,學長絕對不會承認的。

褚冥漾低下頭,掩嘴,抖著肩,小聲的竊笑著。

殊不知,站在他身後的冰炎早已將一切都聽了去,額頭也早已爆起青筋。

「褚……我沒想到你居然有SM的嗜好阿!」十足咬牙切齒的語氣。

「欸?學長你什麼時候站在我背後的!?」褚冥漾大驚失色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等他一看到冰炎的臉色,心裡立刻暗叫了聲糟。

「學學學、學長,剛剛那些只是我的腦殘而已就請你當作沒聽到吧!」抖著聲音,褚冥漾略白了一張臉求饒。

「來-不-及-了!既然你這麼喜歡玩SM,那我就奉陪到底吧!」陰惻惻的語氣,配合上燦爛過了頭的笑容,就算是正常人也知道該逃跑了。

「不要阿─────」淒厲的慘叫聲,從四樓的某間房間裡傳出。

一樓大廳的眾黑袍們則是習以為常的各做各的事,完全沒有被影響到。

只有安因抬眼看了一下樓上的方向,輕聲低喃:「今天的課大概又要取消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