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微風輕拂,櫻色的花瓣順著風吹從樹上飄落,紛紛掉落在青草地上。

白園隱密的一個角落裡,兩個身影正在樹下交談著。

「褚,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原諒我?」冰炎看著正在生悶氣的戀人,無奈的懇求著。

「反正你又不會聽進去,幹麻問我?」哼的一聲撇開頭,褚冥漾背靠在樹上,雙手環胸生氣的嘟起了嘴。

「褚……當時那樣的情況我如果閃開的話,受傷的就會是夏碎了。」

「但你也用不著幫夏碎學長擋阿!以夏碎學長的能力,學長只要適時提出警告就好了不是嗎?反正你一定在心裡想說只要把傷口轉移我就不會發現了對吧!」瞪了對方一眼,褚冥漾越說火氣越大。

「褚……」冰炎低低喊了一聲,無法反駁。

他承認他當時的確是這樣想的沒錯。

反正只要把傷口轉移掉不要讓褚發現就行了,他的確有這樣的想法。

他只是……不希望讓戀人擔心而已。

看冰炎不說話默認了自己的猜測,褚冥漾更加火大了。

「學長你每次都是這樣,明知道我會擔心你還─────」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冰炎上前,一把抱住戀人。

「下次,我會注意安全的。」嘴唇貼近褚冥漾耳邊,冰炎承諾著。

「是不准有下次!」滿腔的怒火,突然間被消弭了。

「嗯,不會有下次了。」冰炎低聲附和著。

「可惡……每次都來這招。」反正學長就是吃定我心軟就對了。

聽到戀人喃喃的抱怨聲,冰炎低聲的笑了。

「褚。」冰炎低低喚了一聲。

「嗯?」褚冥漾慵懶的應聲。

低下頭,凝視著戀人那溫潤的黑眸,冰炎原本冷硬的表情漸趨溫柔。

雙唇的距離,漸漸的縮短,眼看著即將貼合在一起……

突然,一陣強風吹了過來,冰炎忍不住伸手壓住自己的一頭銀髮,褚冥漾也跟著伸手壓住自己及腰的黑髮。

兩人靜待這陣怪異的強風過去。

等到那陣風平息了之後,褚冥漾眨了眨眼,跟著發現到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褚……」

「學長……」

兩人各自瞪大了眼在同時間開口。

之後,就看到兩人火速跳離開原本站著的大樹下,一雙手還拼命在身上拍著。

「哇──!掉到衣服裡面去了啦!」褚冥漾發出一聲慘叫,雙手拍的更起勁了。

「褚,快把衣服脫掉!」聽到戀人的慘呼,冰炎顧不得自己跟戀人也是差不多的情況,立刻撲過去戀人身旁幫助他脫掉衣服。

「學長,別只顧著我啦,你也快點脫掉衣服!」褚冥漾看戀人只顧著脫他的衣服自己卻不顧,急忙上前拉扯著冰炎的衣服。

等到兩人各自脫掉上衣,不管是肩膀、胸膛或是背部,都早已泛起一點一點的紅點了。

「為什麼學院裡面會有毛毛蟲阿!?」瞪著他跟冰炎剛才待過的那棵樹下,褚冥漾忍不住大聲罵道。

樹下,盡是一條一條長滿黑刺、正在蠕動的毛毛蟲。

看到那些噁心的蟲子,褚冥漾一個惱火就想喚出米納斯將那些臭蟲一次清除掉。

「等等!」冰炎出聲阻止,「似乎有點不對勁。」

瞇起眼,冰炎看到在那成堆的毛毛蟲中,有一角刺目的白色,他走上前一把抓起那團白。

───是張紙條。

「什麼?」褚冥漾好奇的湊過去看。


「聽說今天是原世界的愚人節,所以不管我做什麼你們都不能罵人唷~♥」


褚冥漾無言了,冰炎火大了。

「那個該死的臭老太婆!!!!!」

爆怒的吼聲響徹整個白園。

所以說,天上掉下來的永遠不會是禮物,只會是災難啦!


End



07.早餐


副標:所謂的賢妻良母(?)


早晨的陽光從窗簾間的隙縫灑入房內,照亮了滿室的黑暗,冰炎緩緩睜開眼,黑髮孩子安穩的睡顏即刻間落入眼底。

他不由得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低頭在對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凝視了那酣睡的容顏半晌,接著才放輕動作從被窩中起身。



褚冥漾是被一陣香味給燻醒的。

在閉著眼的狀態下,他先是抽了抽鼻子嗅著空氣中飄散著的香氣,跟著才慢慢睜開眼,一臉迷濛的眨了眨,之後,他迷迷糊糊的掀開被子,順著香味的來源走去。

然後,他看到了,他親愛的戀人,正穿著圍裙站在廚房裡料理早餐。

而且那件圍裙還是他特地買的,有著可愛的兔子圖案的圍裙。

褚冥漾就那樣愣愣的看著冰炎,久久沒有說話。

「醒了?」冰炎沒有回頭,手上的動作持續著,開口問道。

「嗯。」褚冥漾呆呆的回覆著。

看著冰炎動作俐落的打蛋、下鍋,沒幾分鐘的時間就煎好了一顆荷包蛋,他張大了嘴想說點什麼,但是在他還沒說出口前,就把冰炎的話打斷了。

「既然醒了就快點去刷牙,還站在那邊做什麼?」紅眼瞄了過來,沒幾秒又轉回去手邊的工作上。

「喔。」依舊呆呆的回應著,褚冥漾聽話的轉身走向浴室。



等他回到餐桌時,桌上早已擺好熱騰騰的早餐,而冰炎也早已脫下圍裙了。

褚冥漾忍不住一臉可惜的看了看冰炎,看了看掛在椅子上的那件圍裙,視線一直在冰炎和圍裙上來來去去。

「你那是什麼眼神!?」冰炎忍不住瞪了過去,「快吃!你待會不是還有任務嗎!?」

褚冥漾再度「喔」了一聲,乖乖的坐下來吃起早餐,但是眼神卻一直有意無意的偷看冰炎。

被看的當事人則是終於受不了,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有話就快說,別用那種蠢臉一直盯著我看!」瞪眼,口氣兇惡。

「沒有啦,只是剛剛看到學長穿圍裙的樣子……」褚冥漾縮了縮身子,聲音不知不覺越來越小,「意外的很適合你。」

而且,好像喔。

「什麼很像?」冰炎皺眉,問道。

「圍裙上的圖案阿。」褚冥漾伸手指了指。

冰炎疑惑的轉頭看去,一秒之後,他站起身大吼,「誰跟那個很像阿!?」

圍裙上的小兔子,紅紅的眼正無辜的回視。

今天,仍舊是個美好的一天阿~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