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坦承



其實你一直都知道。

知道自己的目光會無意識的追逐著那個人。

眾人齊聚的時候,你放在那人身上的關注絕對多過你的友人。

就算只有你們兩個人相處,你還是會偷偷注視著他。

偶爾被抓去出任務時,你雖然嘴上在哀哀叫,但是心裡其實是高興的。

雖然……雖然那人總愛惡意戲弄你。

但只要能得到他的關注,你甘之如飴。

因此這份心情,你其實從沒有想過要說出來。

只要可以一直注視著他就好了。

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就行了。


你,從來沒想過要說出來。

直到那個人在你面前倒下。



哭紅雙眼,你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蒼白面容,眼淚不斷落下。

為什麼?

為什麼要為了保護你而讓自己受傷呢?

明明他是那樣強大,卻為了要保護你而讓自己受傷了。

你無法接受。

都是我害的,如果我沒有跟去的話,那他就不會受傷了……

顫抖著身體,你坐在病床前不斷掉落,腦海裡全是自責的想法。

接著,耳邊突然傳來嘆氣聲,然後你就被抱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別哭了。」那人抬起你的臉,伸手拭去你頰上的淚痕。

但是,看到他身上還纏著繃帶,淚水再度傾瀉而出。

「對不起……如果我沒有跟著去的話,你就不會受傷了……」一連串的自責話語從你口中傳出。

「不是你的錯。」他伸出手拍拍哭泣人兒的頭,柔聲安慰。

「可是……你是為了保護我才受傷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保護我呢?像你這種人就算死了也不會有人覺得難過的,為什麼他要保護自己呢?

耳邊再度傳來一聲嘆息。

「我本來打算等你自己發現的,但是現在看來不先說清楚不行了……」

聽到他這樣說,還在抽噎的你疑惑的抬起頭。

「褚,我喜歡你。」

你懷疑自己聽錯了,還是說現在其實是在夢中呢?

「我沒騙你。」眼前的人再度探了一口氣,一把將你攬進懷裡。

「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喜歡褚冥漾,此份心情絕無虛假。」

「就算我是妖師?」瞪大了眼,你顫抖著聲音問著。

「就算你是妖師。」他肯定的回覆。

「就算……我的祖先是害你們失去敬愛的王子還詛咒你們一族的人?」

「那跟你沒關係,我還不至於分不清事實。」

你張大了嘴,滿眼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不可能!學長不可能會喜歡你的!像你這樣低賤的種族,是不會有人真心喜歡的!

你一定在作夢!對,你一定是在作夢!

「我該怎麼做你才會相信我呢,褚?」紅眼透露出一絲無奈,他伸出手將不斷搖頭往後退的人拉回自己身邊。

「因為,這不可能啊!」你只是不斷搖頭,拒絕接受這件事。

「好吧,既然這樣我也只好這麼做了。」

「?」

「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以精靈之名發誓,會真心喜歡褚冥漾,如有貳心那身上的詛咒就永遠沒有解開的一天。」

「學長你做什麼!?」來不及阻止他的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在你面前唸完誓詞,然後一圈紅色的圖騰在浮現在他的小指上。

「為了讓你相信我沒有騙你。」紅眼看著你,無比誠摯。

而此時的你早已感動的熱淚盈眶。

「這真的是真的嗎?我不是在作夢?」眼中的淚水中就還是落下了。

「是真的。」他無奈的貼近你,伸舌舔去你臉上的淚水。

「那麼,該你說了,褚。」帶著自信的笑容,他笑的溫柔,紅眼裡是滿滿的柔情。

然後,你也笑了。

「學長,我喜歡你。」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