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有,慎入!


*     *     *


「唔?學長?」睜開酸澀的眼皮,我抬頭看了看床邊的人。

「醒了?」紅眼看過來。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沒印象。

「剛剛!你會有印象才怪!你這個笨蛋!誰叫你喝酒的!?」迭聲怒罵傳出來。

「我…我哪有喝酒!」理直氣壯的反駁回去。我明明就沒喝酒,學長幹麻罵我!

「你敢說你沒喝酒?那你這渾身酒味是哪來的?別跟我說你跌到酒槽裡去!」學長嘲諷的說著。

我…我不記得我有喝酒阿…委屈的低著頭。

「那塊蛋糕!奴勒麗給的東西你居然敢去碰!你難道不知道裡面有酒嗎!?」

我怎麼知道裡面有酒…

「你沒聞出來那有酒味嗎?」

哪裡有酒味!明明就只有蛋糕的味道!

聽到我的反駁,學長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

看來只要跟蛋糕扯上關係,褚冥漾永遠有藉口跟理由來反駁。

「你這身衣服是怎麼回事?」冰炎換了個問題。

「喔!這個阿,這是喵喵幫我換上的,說什麼這樣比較好看!」雖然我並不這麼覺得,男生穿女裝哪裡會好看了,明明就很怪異。

「是不錯看!」沒想到學長卻這麼回答。

咦?不是吧?學長你是出任務太累了嗎?不要開玩笑了!哈哈…

「我沒有開玩笑!真的很好看!」冰炎認真的又說了一次。

呃…既然你覺得好看那就算了…

「褚…」學長慢慢逼近過來。

「學長你做什麼?不要一直靠過來啦!」我伸出雙手抵在學長胸前。

「嗚!」然後,學長就吻了我。

冰炎不斷加深這個吻,想讓褚冥漾意亂情迷,而他也真的成功了。

我的意識在學長不斷加深的吻中已經糊成一片了。

「看來你吃了不少塊蛋糕!酒味真重!」離開我的唇時,學長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已經無法思考了。

冰炎繼續往下攻城掠地,同時手也忙碌的剝除我身上的衣服。

在翻開我的衣領時學長發現了好多個吻痕,同時臉色微微一變。

可惡!居然還給我種草莓!此仇不報非君子!

「居然連這個也有!」看著我身上的水藍色內衣,學長低聲說著。

接著就低頭吮著我的頸側,一一把那些吻痕給蓋過去。

「嗚…學長…」

冰炎邊吻邊伸手解下喵喵幫我穿上的內衣,看著從內衣中彈跳出來的豐盈,冰炎倒抽了一口氣。

「好美…」說著說著手就覆住其中一邊,緩慢揉搓著。

「呃!」因為那奇特的感覺,我低聲叫了一聲!

接著冰炎緩慢揉搓山峰頂端的小紅點,並將它纳入口中吸吮著。

「阿阿…學長!」

另一手則趁機往下來到我已經半抬頭的稚嫩,並伸手握住緩緩搓弄著。

「阿!」我短促的喊了一聲。

原本揉弄豐盈的手,不知何時已離開,現在悄悄來到我身後的穴口。

冰炎嘗試性的探出一指,馬上感覺到裡面的緊致。

「阿阿…」不適的皺著眉,體內的異物感讓我很不舒服。

「忍著點!」學長低聲說,隨後又探入了一指。

之後他的手指碰到了某個點,讓我全身顫抖了一下。

「學長!那裡…不要!」我哀求著。

「這裡是嗎?」喃喃自語著,學長沒理會我,只是繼續他的動作。

在身後的穴口已經容納進三指的時候,冰炎才把手往外撤。

「唔!」緊縮的穴口在學長的手指退出後,傳來一陣莫名的空虛。

扭動著身體,我不知道那份空虛是怎麼回事,只能抬眼求助眼前的人。

「學長…」蓄著水氣的大眼看了過去。

「別急!我會給你的!」揚起一抹邪惡的笑意,學長起身脫去衣服。

好白…學長的皮膚原來這麼白阿,好想摸摸看喔…邊這麼想,我的手也自動自發的往學長身上摸去,難得的是,學長並沒有發飆!

學長就這樣任由我摸他,也因為這樣所以我沒注意到學長的動作,等到我過神已經來不及了。

「好痛!」被劇痛拉回神志,眼淚也隨著那陣痛留了下來。

「噓!待會就不痛了!」學長柔聲安慰我。

等到那陣疼痛過去後,學長才開始移動他的腰。

「嗯…阿阿…」柔媚的呻吟從我口中傳出,我咬住嘴唇想壓抑住呻吟聲,沒想到學長卻在這時候用力一頂。

「呀阿──」學長!

「別咬住!我喜歡你的聲音!」學長輕易就說出會讓我臉紅的話,然後用力往剛剛傳來奇怪感覺的那個點頂了一下。

「阿阿───!學長…不要…」

學長沒說話,只是繼續刺激那個點,然後我一直狂亂的呻吟著。

看到我的反應,似乎讓學長失去了往常的自制力,更加狂放激情了。

就在我以為快承受不住這份歡愉時,學長一個用力在我體內釋放出他的灼熱,我也在學長懷中尖叫著達到了高潮。

疲累不已的我,在釋放過後就沉沉睡去了。

睡著前,我依稀聽到學長柔聲跟我道晚安的聲音。


*     *     *


之後的幾天,我都沒有辦法從學長的床上離開。

因為只要我一張開眼,學長就會撲過來給我一個熱情的吻,之後就這樣又那樣的把我給吃了N遍!

讓我連續三天都下不了床。

然後那個奇怪的豐胸藥藥效,似乎在第三天就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那頭長髮。

看著那頭長髮,我正想著要去剪掉比較方便時,學長就用嚴厲的語氣跟我說「不准剪掉!」

「為什麼?長頭髮要洗很麻煩耶!」

「我說不准剪就是不准剪!」

「你倒是給我一個理由,為什麼我不能剪自己的頭髮?」怒瞪著學長,我不滿的反問。

「因為我喜歡!」

靠!……這跟「因為我是黑袍!」有什麼不一樣!?

「你有意見嗎?」紅眼瞪過來。

哼!

「看來你精神很好嘛,我不介意做點運動幫助你入睡!」學長邪笑的靠近我,一秒把我撲倒之後就又拖著我去滾床單了。

想起這幾天的遭遇,再想到害我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我只有一個感想。

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去喝那種來路不明的東西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

  • 0///////0
    ^
  • 賽雅加
  • 學長變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