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館裡,感情跟我最好的,非學長莫屬。

畢竟,我跟學長可是一對情侶阿!

而且,自從成為情侶之後,學長就自動跑去跟賽塔商量,申請將我跟他的房間給打通,擴大成一間了。

因此,現在我們兩個是住在一起的。

也就是所謂的……同居了吧?

雖然成為戀人,但學長也不會因此少打我或巴我!

常常我腦袋裡剛冒出點什麼的時候,就被學長巴掉了。

嗚嗚……

我的人權阿!

小心我告你虐待!

每次想抗議的時候,只要被學長那雙紅眼一瞪……

我所有的不滿也只能往肚子裡吞了……

不然你要我怎樣?

反抗學長嗎?

我又不是不要命了!?

他是誰?

他是學長耶!

是史上最強的黑袍耶!

是變態紅眼殺人兔耶!

你說,我怎麼可能反抗的了他!!

我又不是吃飽沒事幹……

阿!

剛剛想的那些絕對不能被學長聽到!

要是被學長聽到我就完蛋了……

「很可惜,你的擔心成真了!」陰惻惻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我僵硬著身體轉過頭,看到一雙冒著火氣的紅眼正直勾勾的瞪著我看。

「阿哈哈……學長你不是出任務去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冷汗悄悄從我額上滴落。

「那種小任務,不用多久就能搞定了!」學長撇撇嘴,不屑一顧。

呃……基本上,黑袍的任務都不會多簡單的吧?

鬼!

學長你果然是鬼!!

「看來你還很有精神嘛!我看我們就來做點運動消磨一下時間好了!」學長嘴角噙著一抹邪惡的笑容,慢慢朝我逼近。

「不用了!我明天還要上課阿阿阿阿!」別過來啦!

驚恐的伸出雙手抵在學長的胸膛上,學長依舊一吋吋逼近。

「沒關係!我已經幫你請假了!」笑容擴大,學長抓起我的雙手抵在頭頂上,就緩緩低下頭覆蓋住我的雙唇。

「唔!唔!」學長不要啦!我腰還很痠耶……

「抗議無效!」稍微離開我的嘴唇一段距離,學長吐出這句話之後又低下頭來繼續親吻我。

就這樣,我被紅眼殺人兔拆吃入腹了。


*     *     *


當初剛住進黑館時,學長的確是最照顧我的人!

畢竟我們就住在隔壁嘛。

不過,或許也是因為任務的關係,學長才會對我那麼好吧!

因為不敢用自己房間的廁所,所以每天都去跟學長借。

這情況在我們的房間合併之後解決了,那間有奇怪人偶的廁所現在變成倉庫,用來堆放雜物用的。

這是題外話。

我想說的是,學長真的對我很好!

功課有不懂的地方,我也會去找學長。

雖然免不了會被唸一頓,像是「連這種簡單的東西也拿來問我!」或是「你到底有沒有再上課阿!」這一類的話。

每當我拿著課本是找學長時,幾乎都會聽到一遍。

縱然滿臉不耐,但學長還是會耐心的教導我,直到我完全會了為止。

只是教導的過程當中……還是逃不過被學長巴的命運阿!

看到我錯的太離譜,學長會直接一巴打下來,痛的我淚眼汪汪。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阿!這邊要這樣!」

喊過這一句之後,學長會不耐的搶過我手上的筆,在我的課本上寫下正確答案來,之後再一臉怒意的把筆丟回來給我。

這樣的情形常常會在學長房間上演。

我覺得那段時間的自己,簡直是被打到快要沒尊嚴了……

學長的那種斯巴達教育……真的很成功!

至少,之後的考試我都可以應付自如。

至今,我還沒有哪一科被當掉的,這算是唯一的好處了吧……?


*     *     *


學長是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

這點從我身上可以看的出來。

學長明明不喜歡吃甜食,但是他知道我愛吃,所以有時候去出任務,都會順便帶一些蛋糕點心回來給我。

嘴裡邊碎碎唸著「這麼甜的東西哪裡好吃了!」,一邊將剛買的蛋糕遞過來給我。

當我開心的拆掉蛋糕盒,拿出湯匙挖起一大口放進嘴裡,露出一臉幸福的笑容時,學長會一臉嫌惡的看著那盒蛋糕,好像跟蛋糕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嗯!很好吃!」

學長皺眉,看著又挖起一口蛋糕塞進嘴裡的我。

「學長要不要吃吃看?」挖起一口蛋糕,我遞到學長嘴巴旁邊。

看著湯匙上那黑黑的顏色,學長皺眉,一口吞下去。

然後,發表評論。

「太甜!」雙眉皺的死緊。

那種甜甜的感覺一直在喉嚨那邊揮之不去,讓他的眉皺的更緊了!趕緊站起身走到冰箱前,拿出冰開水就往嘴裡猛灌,試圖消去那甜甜的味道。

「哪會?」大叫著再挖一口蛋糕入口,我抗議。

不會很甜阿!

巧克力這樣的甜度剛剛好,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就是剛剛好!

「對我來說,很甜!」灌了一兩杯水,巧克力的味道總算是沖淡不少,不再像剛剛那麼難受了。

「會嗎……」低喃著,我低頭把盒子裡的蛋糕一口一口往嘴裡送。

雖然每次都說很甜,但在那之後,學長還是會買點心回來給我吃。

然後,重複以上對話一遍又一遍。

你們說,這不叫刀子口豆腐心嗎!?


*     *     *


我喜歡待在學長身邊的理由還有一個!

那就是,待在學長身邊那些黑館的「住戶」們才不敢捉弄我。

畢竟忌憚著一邊的學長,倒不敢明目張膽的現身。

記得剛住進來時,我被黑館的「住戶」們嚇的很慘。

不是在飲水機倒水的時候,突然流出紅色的液體來讓我以為是血。

就是在我走上樓梯時突然竄出來害我嚇到摔了一跤。

有的更惡質一點的,會直接在我面前現身對著我擺鬼臉,看到我嚇的臉色發白他們就會越開心。

然後,我也被那些傢伙捉弄的更慘……

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阿……

但是,如果我跟學長走在一起,他們幾乎都不會冒出來嚇我。

大概也是知道要是真的那麼做,會被學長扁吧!

所以,只有跟在學長身邊,我才是安全的!

不過,這種情況在我也拿到黑袍之後,減少了許多。

畢竟,我也不再是當出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男孩了。

現在,我學會了冷靜!

我學會了反擊!

所以他們再也無法嚇到我了!!

這是指大多數的情況下啦……

有時候我還是會被嚇到。

也因此還讓學長嗤笑我黑袍拿假的。

呿!

學長真過分!

要拿到這個黑袍我也是努力了很久耶!!

我才不像黑袍大魔王是那麼簡單就拿到的,我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奮戰不懈,才能順利通過的阿……

學長就只會笑我啦!

反正我是笨蛋!

哼!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