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個人覺得有點虐,慎入
◎ 漾漾長髮設定有


*     *     *


從老張的店出來之後,我想著要順便去左商店街新開的蛋糕店買蛋糕回去吃。

聽喵喵說那間蛋糕店的蛋糕種類有很多,而且都很好吃,光是想像而已,我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加快了腳步往蛋糕店前進,在經過某個巷子時我突然被拉了進去,隨後就感覺到拉我的人架起了結界。

嚇了一跳的我,反射性的往來人看去…

進入眼簾的卻是一個紫袍和兩個白袍…

奇怪?他們是誰,我不記得我有看過他們阿!

眼前三個人給他的氣息讓他很不喜歡。

那種眼神是什麼意思!?

「請問…你們把我拉來這裡有什麼事嗎?」耐著性子,我疑惑的問著前方的三人,難道是我在無意間得罪他們了嗎?

滿心的疑惑並未得到解答。

「你就是褚冥漾嗎?」紫袍身旁的某個白袍這麼問。

「我是!請問有事嗎?」所以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就是那個妖師嗎?」另一個白袍接著問。

答案揭曉了!原來又是想找妖師麻煩的人!

自從我的身分曝光之後,被找碴已經司空見慣了!

剛開始那段時間幾乎我一出教室就會被找碴,那時多虧了千冬歲他們我才能不受傷害。

之後有幾次找碴的人還會趁我落單時來睹我,那時我也還能自己解決。

只是有幾次反應不及受了傷,被喵喵他們唸,說什麼有人找我麻煩時可以打電話給他們,他們絕對會用最快的速度趕來幫我的!

但是…我不想給他們添麻煩,所以都盡量自己解決比較多。

只不過,有一次真的被傷的太重了,我滿身是血的被送到醫療班去,嚇了輔長好大一跳,甚至還驚動到學長…

當學長看到滿身是血的我時,怒火輻射而出,冷著聲音問我「是誰幹的?」

我搖搖頭不說話,如果說出來,那麼那些人下場一定很慘。

學長看我沒回答他居然沒生氣,而是直接轉頭問站在一旁的千冬歲。

「千冬歲,知道是誰幹的嗎?」

「當然,我都收集好資料了!」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胸有成竹的這麼回答。

「很好,那麼把名單給我。」

我無言了!

情報班可以這樣用嗎!?

「下次要再敢受這麼重的傷,你就給我等著瞧!」學長拋下一句威脅,之後拿過千冬歲給的名單轉身就走。

「漾漾,我們會幫你報仇的!」喵喵跑到我的床邊,用堅定無比的眼神這麼說著。

不用了我不需要你們幫我報仇阿!!如果輔長知道是因為我才增加工作量的話,會不會讓我的傷勢從此好不起來阿阿阿…

看著瞬間跑掉的友人,我欲哭無淚。

聽說,那群人似乎受到了殘酷的教訓,之後看到我都是一臉驚慌的立刻跑掉,搞的我是一頭霧水。

在這件事之後,找碴的人就變少了。

想不到現在居然又出現三個!

而且看起來…應該不是我們學院的人!否則他們不會不知道動了我的下場。

盯著眼前的三人,我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不知道能不能偷偷用移動符逃回黑館?

但是現在在結界裡面,可以用移動符嗎?

在我思考的同時,那個自始自終沒說過話的紫袍終於開口了。

「聽說你跟冰炎的殿下是一對戀人?」那名紫袍緩緩開口。

「!!」為什麼要這麼問?

「真的假的?兩個男人居然會在一起,還真噁心耶!」其中一個白袍聽到,立刻大肆嘲笑起來。

「那個冰炎的殿下居然會跟妖師在一起,而且還是一個男人,這消息如果賣掉可以賺一大筆錢吧!」旁邊的白袍接著開口。

「冰炎殿下到底是看上你哪一點阿?」

「該不會是你床上功夫很了得吧,哈哈哈!」訕笑聲響起。

「我想這些不關你們的事吧!」聽著對方越來愈下流的話,我的怒火也開始高漲。

搞什麼!?他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說不定真的是這樣喔!」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紫袍突然蹦出這句話來。

什麼?愣了一下的我,馬上被兩個衝到眼前的白色身影給抓住。

「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我死命掙扎著。

「給我抓好他!」那個紫袍緩緩往我走過來。

「你要做什麼!別過來!」我拼命掙扎,希望能掙脫開那兩個白袍的抓握。

「做什麼?待會你就知道了!」揚起一抹令人厭惡的猥褻笑容,那個紫袍走到我身前,要身後兩名白袍把我放倒在地上,接著瞬間撕了我的衣服!

「你幹什麼!住手!」我大驚失色的叫了出來。

衣服很快的被那個紫袍撕光,瞬間我幾乎全裸的身體就這樣展現在那三人眼前。

看到我裸呈的身子,那個紫袍瞬間呆了一下。

「難怪冰炎殿下會喜歡你,這樣的身子,就算是我也會愛上的!」邊說邊慢慢撫摸上我的身體。

「你走開!」我仍用力掙扎著,還伸出腳想踹那個壓在我身上的人。

那個紫袍一個不注意,居然真被我踹了一腳往後跌去。

「老大你還好吧?」抓住我的其中一名白袍問道。

那個紫袍被我踹倒後,惱羞成怒的站起身,怒氣沖沖的走過來瞬間就給我一巴掌,打的我臉偏了一邊,瞬間感覺到臉頰腫起來了,嘴角也流了血。

「媽的!老子願意上你是你的榮幸,你居然還敢反抗!」大手揪著我的長髮,說完之後又繼續往我身上壓。

我當然是拼命掙扎,嘴裡還邊大喊救命。

「省省力氣吧!現在不管你怎麼叫都不會有人聽見的!」紫袍惡用力的捏住我的臉,湊到我面前這麼說。

「為了避免你壞了我的興致,就讓你暫時不能動吧!雖然這樣樂趣會減少許多。」說完就下了一個咒讓我不動彈,甚至把我的聲音也給封住了。

然後他低下頭,開始啃咬我的頸子和胸前。

不要!你走開!好噁心,走開!眼淚慢慢滑落。

「怎麼,開心的哭了嗎?」惡意的問句在我耳邊響起。

走開!嗚嗚…誰能來救我?

「老大,待會也讓我們享受一下吧!」抓住我的其中一個白袍,看到自家老大的動作,也興奮的這麼說。

「等我享受完再說吧!」紫袍握住了我的稚嫩,開始上下套弄著,一手還忙著脫他的褲子。

不要──────誰可以救我!

喵喵…千冬歲…萊恩…西瑞…

學長…

現在不管是誰都好,快來救我…

感到絕望的我,眼神漸漸變的空洞,也已經感覺不到身體正被侵犯…

米纳斯…

失去意識前,我無聲的喊了這個名字,最後我只記得水波在我身邊盪漾開來。

然後,眼前一片黑,我失去了意識。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