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接到通知趕到醫療班的冰炎,冷著聲音詢問提爾。

「等人到齊再說!」提爾難得一臉嚴肅的說話。

冰炎皺了一下眉,環視一下出現在醫療班的人。

有一臉著急的喵喵、看起來很冷靜的千冬歲、可能還有萊恩,只是他看不到,還有一起被叫到醫療班跟他一樣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夏碎,這些都是跟褚有關的人。

想到剛剛接到的那通要他快點到醫療班的電話,他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電話是米可蕥打給他的,只說了一句「漾漾出事了,學長快點到醫療班來!」之後就掛斷了。

當他十萬火急的趕過來後,就看到眼前這一群人聚集在醫療班的畫面。

空氣中飄散著一股莫名的凝重感,沒有人願意開口打破沉默,直到醫療班的門再次被推開為止。

「抱歉!我們來遲了。」來人開口這麼說。

大家的目光瞬間移過去,進來的人是褚冥玥和白陵然。

「看來人都到齊了,那現在我就跟你們說一下漾漾小朋友目前的狀況吧!」提爾凝著一張臉開口。

「那個笨蛋又出了什麼事?還是說又給我惹了什麼麻煩?」褚冥玥皺眉問出了這句話。

「小玥別這樣,先讓提爾輔長說明一下吧!」白陵然嘴邊泛起一抹苦笑,開口打斷褚冥玥的抱怨。

「咳!我現在要講的事…你們大概都會很生氣吧!」提爾咳了一聲,不知該如何開口。

「漾漾到底怎麼了?」喵喵著急的問道。

「事實上…漾漾他似乎被侵犯了!」提爾頓了一下之後,一口氣說出這句話。

「被侵犯?這是什麼意思?」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接著問出口。

「意思就是,他差點被強暴!」

「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眾人驚駭的齊聲問道。

「詳細情形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漾漾是被米纳斯送來醫療班的!」

「米纳斯?是褚的幻武嗎?」夏碎輕聲問了這麼一句。

「沒錯!他剛被送來這裡時已經失去意識了…」皺了一下眉,後面的話他實在說不出口。

「提爾,繼續說下去!」冰炎注意到提爾似乎還有話沒說完。

「……」為難的看了大家一眼,他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說吧!我想我們承受的住的!」這句話是白陵然說的。

看著大家堅定的點了點頭,提爾嘆了一口氣。

「好吧!我說就是了!只是我所知道的也不是那麼清楚喔!」他先說清楚,免的大家還以為他有所隱瞞。

「快說!」褚冥玥雙手環胸,等著他說出來。

「其實,漾漾剛被送來的時候,幾乎是全裸的,臉上腫了一大半,應該是被人打的,另外,他身上有被施過咒術的痕跡。身體也青青紫紫的,有很多淤青和傷痕,還有被蠟燭燙過的痕跡,而且…還有一大堆的吻痕。」為難的說了這麼大一串,他想這些人一定會很生氣!

眾人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冰炎首先開口打破沉默。

「知道是誰幹的嗎?」口氣中有著隱忍的怒氣。

「不知道!他被送來的時候就已經沒有意識了!」提爾搖搖頭,他也很想知道是誰幹的,居然會對這樣純真令人喜愛的一個人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行為。

「千冬歲,有辦法查到嗎?」冰炎轉頭問著一旁的千冬歲。

「我現在就去查!」憤慨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他就起身準備離開醫療班。

「那就麻煩你了!」冰炎現在也一肚子火,要是讓他知道是誰幹的,他絕對會讓那個人生不如死!

點點頭,千冬歲就馬上離開醫療班了。

「現在可以進去看他嗎?」冰炎轉過身,問向一旁的提爾。

「可以,只是他現在還沒清醒。」點點頭,提爾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房間,打開門讓大家進去。

一群人魚貫走進病房中。


*     *     *


『給我乖一點!別亂動』

『老大,輪到我們了沒?』

『別吵啦!我都還沒吃甜頭勒!』

不要碰我───────

別過來────────

「不要──────」大叫一聲後,我嚇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醫療班的病房牆壁。

我獲救了嗎?腦袋鈍鈍的,有一瞬間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

「褚!你怎麼樣了!?」冰炎在病房外聽到裡頭突然傳來一聲大叫,嚇的趕緊衝進病房來,眾人也跟著衝進病房。

一進病房,就看到床上那嬌小的身子抖的有如風中的落葉,臉頰上還有未乾的淚水。

「褚!」冰炎心疼的趕緊過去,一把將人攬到自己懷裡。

感覺到自己被人抱住,褚冥漾又開始掙扎了。

「不要!別碰我!」我拼命扭動身子想掙脫開來。

「褚!你看清楚一點,是我!你安全了,不要怕!」冰炎緊緊抱住對方,一邊在他身邊低聲說著話。

「學…長?」看到那熟悉的銀髮,我喃喃的說。

「是我!你還好嗎?」冰炎把人推離自己的胸膛一段距離,定睛看著對方那受到驚嚇無神的眼,心裡泛起一陣疼。

直到這時,我才看清楚圍在我病床的人是誰,喵喵看起來一臉擔心,夏碎學長也是,老姊跟然也出現了。

看見熟悉的人之後,淚水突然像斷了線的珍珠,我把臉埋在學長的胸膛,大哭了起來。

冰炎默默拍著他的背,讓懷中的人好好發洩一下情緒。

直到懷中人哭累了,再次睡著為止。


*     *     *


關上病房門,提爾再一次做完檢查之後走出門來。

「褚還好吧?」夏碎擔心的問著。

「沒問題,他只是剛醒來心情有點不穩定而已,剛剛又大哭一場,應該是累了,讓他休息一下就沒事了。」提爾說完之後,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到底是誰這麼殘忍,居然忍心傷害漾漾!」喵喵眼框有點泛紅,剛剛看到漾漾那個樣子,她看的很難過。

「現在還不清楚犯人是誰,只能等千冬歲查出來了。」夏碎看到褚變成那樣,也是一陣不忍。

「那麼,等你們找到犯人後,也請務必讓我們知曉。」白陵然繃著一張臉,敢傷害他們妖師一族的人,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夏碎承諾著。

「我那個笨弟弟就拜託你了!」褚冥玥也是一肚子火,敢傷害她弟弟?要是讓我知道兇手是誰,我會讓你後悔自己曾出生在這世上!!

「我會好好照顧他的!」冰炎點點頭,目送兩人離開。

等兩人走掉之後,冰炎才轉過身來對著米可蕥開口。

「米可蕥,這一陣子麻煩你們盡量待在他身邊,別讓他一個人,我怕他會胡思亂想!」冰炎淡淡的提出請求。

「放心吧學長!喵喵不會讓漾漾一個人的!」喵喵信誓旦旦的說。

喵喵會盡量讓漾漾覺得開心的!漾漾你要快點好起來喔!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