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黑館,氣氛異常沉重。

幾乎所有的黑館住戶都聚集在大廳裡,臉色凝重,沉默著。

前天,當冰炎帶回昏睡中的漾漾時,黑袍們都被嚇到了!

直逼著問冰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冰炎就著從提爾那邊聽到的訊息,冷著一張臉緩慢的訴說,語氣中挾帶無限怒火。

聽完事情經過之後,大家都沉默了。

誰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所有人都很憤怒,都想替他們可愛的學弟報仇!

但是,因為還不知道犯人是誰,大家都無從下手。

他們都在等,等待情報班的通知。

漾漾,我們會替你報仇的!!


*     *     *


這兩天,大家的睡眠狀況都很不好。

記得冰炎帶漾漾回黑館的第一天,那天半夜他們都聽到從漾漾的房裡傳出淒厲的尖叫聲。

大家被嚇到從夢中驚醒,馬上起身衝到四樓漾漾的房間去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一進房之後才發現,冰炎正抱著滿臉淚痕的漾漾,拼命安慰他。

『別怕!沒事了!你已經安全了。』

在漾漾終於又睡著之後,大家才紛紛回自己房間。

冰炎則是直接留在漾漾房裡,避免他又做惡夢。

那晚,米納斯靜靜的出現在他眼前。

緩緩對他訴說事情發生的詳細經過。

聽完整個過程之後,冰炎簡直想馬上殺了那些該死的傢伙!!

想到米納斯最後說的話,他更是心痛到無以附加。

米納斯跟他說,褚那天曾經大聲呼救,但是被之後對方下了咒術導致無法出聲,就算如此,他還是在心裡一直叫救命,希望有人能聽到出現救他。

『主人的心因為這件事受到很大的創傷,這個創傷我無法幫主人治好,只有跟主人親近的你們才會有辦法做到,希望你們能讓主人的傷口慢慢癒合,直至這件事不會自讓他受到打擊為止。』

『我們會的!』

說完之後,米納斯目光溫柔的看了褚一眼,才緩緩消失。

想到那天褚拼命求救卻沒得到半點回應的情景,他的心一陣陣的痛著,就像被人用力抓住心臟一樣,差點喘不過氣來。

褚…對不起!冰炎無聲的道歉。

抱著褚一起躺上床,將人安置在自己懷中,他在睡去之前,喃喃發誓著。

我不會再讓這種事發生了!


*     *     *


這兩天以來,每到夜晚,漾漾的房間就會傳來一陣尖叫。

大家每次都會馬上就往四樓的房間跑,然後再次看著漾漾淚流滿面的睡去。

每個人都看的很心疼。

尤其當冰炎對他們說,漾漾在事發當時曾經向大家呼救未果之後,心痛的感覺更是劇烈。

他們都想替這令人憐愛的黑髮少年出一口氣。

究竟是什麼樣人面獸心的傢伙,對漾漾做出這種事來?

漾漾又是以著怎樣懼怕的心情,向他們求救的?

每次想到這些問題,就會讓黑館的住戶們覺得一陣怒火從心中竄起。

那些該死的禽獸!

敢欺負黑館的吉祥物,就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付出相對的代價!

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黑館的眾人默默發誓!


*     *     *


第三天,黑館依舊聚集在大廳裡,但這次聚集在黑館大廳的人不是只有黑袍而已,還有漾漾的同學們和漾漾的姊姊和表哥。

「千冬歲,查到是誰幹的了嗎?」冰炎端坐在位置上,緩緩開口。

「四眼書呆你快點說,本大爺要去宰了那些膽敢傷害本大爺小弟的人!」西瑞舉起獸爪,威脅似的晃了晃。

「查到了!依據我使用的雪野家祕術和放出去的使役獸所查到的資料,已經找到當天出現在左商店街的三個可疑人士。經過過濾後,已經找到最符合結果的三個人了。」千冬歲白了西瑞一眼,推了一下眼鏡,發出逆光後才繼續往下說下去。

「依據我所查到的消息來看,犯人就是惡靈學院的紫袍-里歐奇.凱爾和兩個白袍-金.歐斯提亞和杰斯.奈爾曼。他們不知道從哪邊聽到消息,知道漾漾是妖師而且還是冰炎學長的戀人,就決定來找碴了!」

聽到這個結果,所有人不禁給了冰炎一個白眼。

原來…這件事冰炎也得負一半的責任阿…

感受到大家投射在他身上帶著些許譴責的視線,冰炎不禁鐵青著一張臉。

要是事先知道公開他們在一起的事會讓他心愛的人受到這種傷害的話,他一開始也就不會堅持要公開了。

但,事事難預料,誰也沒有想到漾漾會因為這件事而成為受害者。

「知道他們現在人在哪嗎?」為了緩和氣氛,夏碎開口問道。

「在醫療班總部。前兩天他們突然都被送到醫療班總部去,好像受了很嚴重的傷,這兩天都待在裡面療傷。看那傷口的情形應該是米納斯造成的。」千冬歲再度開口。

「跟漾漾所受到的傷害比起來,那才不算什麼呢!」喵喵義憤填膺的說著。

的確是還不夠,眾人皆在心裡這麼認為。

「他們什麼時候出院?」褚冥玥雙手環胸,問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

「今天!」推了下眼鏡,千冬歲嘴邊反起一抹邪惡的笑意。

「喔?意思就是說…宴會即將開始了!」眾人眼睛一亮,紛紛開始摩拳擦掌。

他們等這一刻已經等很久了!

等著,漾漾,我們絕對會替你報仇!!

對於他們讓漾漾受到的傷害,他們絕對會千倍萬倍奉還的!!


*     *     *


「媽的!那個妖師明明就被我下咒了,居然還有那能耐攻擊我!」里歐奇.凱爾緩緩步出醫療班總部,身後跟著那兩名白袍。

「就是阿,老大!那家伙還真不知好歹!老大你少說也是有名的望族之一阿!」金.歐斯提亞狗腿的拍著馬屁。

「不過,他那天明明沒有意識了,到底是怎麼攻擊我們的?」杰斯.奈爾曼喃喃自語著。

「管他怎麼做的,反正我一定會加倍奉還!」里歐奇.凱爾憤怒的對著兩個跟班說這麼。

「你們是里歐奇.凱爾、金.歐斯提亞和杰斯.奈爾曼嗎?」突然有個聲音插入。

三人轉過頭,只看到一群人圍著他們。

「你們是誰?」里歐奇.凱爾瞇起眼,戒備的問著。

「你不需要知道我們是誰。」有著銀髮紅眼的人這麼說。

「只要知道我們會讓你們知道敢欺負我們所重視的人的下場!」紫袍女性緩緩開口。

「我會讓你後悔曾出生在這世上!」妖師首領露出令人膽寒的笑容。

「敢欺負本大爺的僕人,受死吧!」有著一頭五彩繽紛色彩的頭髮的人,瞬間亮出獸爪。

「哎呀呀~這幾天被小朋友半夜吵醒的美容覺時間,就讓你們來賠吧!」一個身後有著尾巴的美艷大姊緩緩走向他們。

「我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拿著雙刀綁起頭髮的白袍,殺氣騰騰的看著他們。

「喵喵要替漾漾報仇!」金髮少女也叫出幻武兵器,蓄勢待發。

「喜歡強迫人嗎?那我就讓你們再也不能"動"!!」戴著面具的紫袍彎出一朵危險的笑容。

「神諭家族將不會再為你們做任何預言!」戴著面具紅袍拿著一把弓,淡淡的開口。

「居然讓年輕的學生受到如此傷害,主神不會原諒你們的!」身上發出淡光的精靈這麼說。

「尼羅!待會把他們扒光吊在醫療班大門上吧!」某吸血鬼淡淡吩咐他的管家。

「是!」狼人管家領命,轉過身目光烱炯的盯著眼前的三人看!

「那麼大家,宴會開始了!」天使微笑著,目光如炬,緩緩宣布了這個令眾人感到興奮的宣言。

「阿─────────」慘叫聲回蕩著。


事後──────


聽說,醫療班的大門上吊著三具赤裸裸的屍體。

聽說,那三具屍體的性器官都被割掉了,醫療班想盡辦法要幫他們恢復卻都沒有效果。

聽說,在屍體被發現之前,偶然經過的某人順手偷走了三人的器官。

聽說,在三人恢復之後莫名其妙的接到一大堆公會給的任務。

聽說,三人受了詛咒,靈魂在死後不得回到安息之地。

聽說,三人在恢復之後只要看到銀色頭髮、五顏六色的頭髮、紅袍、面具、吸血鬼、狼人、惡魔,都會馬上躲的遠遠的。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阿阿阿阿抄想殺光那些畜牲的阿阿阿阿
  • 放心黑袍們不會讓那些人好過的XD

    紫烯 於 2012/05/27 12:28 回覆

  • 小羊
  • 我要吐槽!!!
    為什麼醫療班要復活他們!!!???
    放火一燒 湮滅證據不就得了~?
    管他望族不望族~ 用冰牙或焰之谷的曾曾孫媳婦來壓啊!!

    要不然見一次殺一次多麻煩阿~ (0 . 0|||)

    再吐槽一個
    亞里斯那三隻消失去哪了? 鞭屍團怎麼沒找那對無線電雙胞胎兄弟??
  • 因為這樣才可以死了又鞭鞭了又死啊哇哈哈哈!
    你放心他們不嫌麻煩的,有免費沙包可以出氣他們可是很高興的呢!
    嘛.....亞里斯三兄弟其實也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幫漾漾報酬啊喔呵呵~

    紫烯 於 2013/02/15 15:25 回覆

  • 您的暱稱 ...
  • 我說…順手摘掉**的人到底是誰啊?
  • 訪客
  • 不就是黑色仙人掌順手拿了嗎~
  • 澈風之戀
  • 吉祥物~樣樣是黑官的吉祥物?話說奴勒麗會幫他報仇?我倒覺得比較會在她睡覺時把他恩恩啊啊ㄝ~
  • 訪客
  • 他們不告訴老安嗎?消失的老安快來幫忙啊ლ(´ڡ`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