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沒有任務,冰炎正悠閒的坐在陽台的椅子上,看著手中一本厚度像是磚塊一樣的書。

這樣難得的悠閒時光,偏偏就是會有人來打擾,而且還是他很討厭的一個人!

「小冰炎~」隨著話落,一個人影也順勢往他背後趴,雙手更順勢往他身上攬。

「我說過了不要那樣叫我!!」冰炎將趴在自己身後的人用力一推,接著迅速站起身瞪著面前的人看。

「火氣這麼大阿~是不是因為漾漾小朋友不在的關係阿~」一手搖著扇子一臉戲謔盯著他看的,正是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無殿三主之一的扇!

冰炎沒回話,只是瞪著她看。

「妳來做什麼?」

接著,咬牙切齒的問出這一句話來。

扇會挑這時候來找他絕對沒好事!冰炎一臉警戒的盯著眼前的人。

「小冰炎說這話真傷我的心阿~難道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扇用扇子掩著嘴,故做一臉傷心的盯著冰炎看。

「少來了!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妳又幹了什麼事了?」冰炎翻翻白眼,對於扇的為人他還不夠清楚嗎!?

在無殿的那幾年他可不是白活的,那些打著「訓練」為名,實際上根本是扇自己想以此來捉弄他的把戲,冰炎看的可多了!他吃的虧還不夠多嗎!?

如今,他怎麼可能會被扇這樣三言兩語就給騙過去呢!?

「哼!小冰炎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還是漾漾小朋友比較可愛!」訕訕的為噘著嘴,扇一臉不滿的看著面前已經比他還高的冰炎。

還是小時候的冰炎可愛多了,哪像現在,就只知道反抗她!

不過,漾漾小朋友可是比小時候的冰炎還要可愛的阿~改天再去找他玩好了!扇在心裡定下這個主意。

「那是因為褚每次都會被妳三言兩語的騙過去吧!?」冰炎嗤之以鼻。

說褚可愛,還不是因為妳整不到我反去整他的緣故,因為褚每次的反應都不一樣,所以扇也才會因為這樣而樂此不疲吧!

收起扇子,看著面前一臉「有事快講,沒事就快點滾出這裡」的冰炎,扇也收起嘻笑的態度,開始說起今天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呐!」扇將一張封面精美的卡片遞給冰炎。

「這是什麼?」冰炎一臉疑惑的接過,並在扇的示意下將卡片打開來看。

那是一張邀請函,一位名叫「月芽兒.雪」的生日即將到來,對方打算舉行慶祝宴會,卡片裡寫的是舉行的時間還有地點。

「所以?」冰炎抬起頭來,給他看這個要做什麼?

月芽兒.雪?是個沒聽過的名字。

「替我們去參加這個宴會吧!」扇再度張開扇子搧阿搧的。

「我不要!」冰炎一秒拒絕,他討厭人多的地方。而宴會,人也一定很多。

「哎呀呀~小冰炎你也拒絕的太快了吧!」扇又露出笑嘻嘻的表情來,一把扇子在身前搧來搧去「這個月芽兒.雪的全名是月芽兒.雪.殊那律恩。」

「殊那律恩?她跟殊那律恩鬼王是什麼關係?」冰炎驚訝的問著。

「月芽兒.雪就是殊那律恩的女兒。她今年已經十八歲了,她的母親是冰之泠淵的天使和人類的混血,所以月芽兒.雪算是混了三族的血吧!當初殊那律恩為了不讓她們母女受到傷害,畢竟可能會成為其他鬼族的目標,所以來請求無殿的保護,因此殊那律恩有女兒的消息並沒有很多人知道。」扇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

「這次他女兒生日殊那律恩寄了這張邀請函來請我們三人去參加,不過你也知道,無殿是不能干涉守世界的,更何況那裡還是鬼族的領地,我們不能隨便出現,所以只好請你代替我們去參加啦!如果你一定要拒絕的話,那我就找漾漾小朋友代替我們去囉~」扇笑嘻嘻的語出威脅。

「妳──!」冰炎咬牙,扇絕對是故意的!

看到冰炎面露猙獰的表情,並且咬牙切齒的瞪著自己,扇就知道冰炎一定會答應的,畢竟為了不讓漾漾小朋友被那些鬼族生吞活剝,因而遭遇到危險,他當然就得答應啦!!

「我去!」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兩個字,冰炎得極力克制才能不讓自己衝上前去毆打面前的人一頓。

可惡!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冰炎暗暗發誓。

因此,事情就這樣底定了。

「當然,如果你想找漾漾小朋友一起去也是可以的唷~我想對方應該不會太在意多一個人!」扇在一旁幸災樂禍的提議。

「話都說完了吧?那就給我滾出這裡!」冰炎惱怒的將人轟出房門。

望著在眼前砰一聲大力關上的房門,扇依舊不改嘻笑的臉色。

「小冰炎還真是粗魯阿~小心漾漾小朋友不要你喔!」搖著扇子站在房門前,扇在最後離開前丟下這麼一句話。

然後,如自己所預期的,房門裡傳來一陣怒吼!

「給我滾!!」震天怒吼從房門裡傳了出來。

扇掩嘴笑了笑,趁冰炎還沒惱羞成怒的衝出來打人前離開了黑館。


*     *     *


「褚,後天晚上你有事嗎?」冰炎問著來向他借廁所的褚冥漾。

「嗯?後天晚上……我應該沒事吧!」褚冥漾偏頭想了想,這樣回答。

「那好,把時間給我空下來!」冰炎用命令的語氣吩咐著。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要做什麼?」褚冥漾一臉疑惑。

他才剛從廁所盥洗出來,學長劈頭就問他後天晚上有沒有空,接著還要自己把時間給空下來……

到底是要做什麼阿?

褚冥漾百思不得其解。

「去參加生日宴會!」冰炎皺著眉,到現在還是很不情願的樣子。

「生日宴會?誰的?」褚冥漾一臉好奇。

「你不認識的人!」冰炎不耐煩的這樣回答。老實說,他實在不是很想去,要不是怕那個老太婆真的要褚一個人去,他才不想接受呢!

哼!這個可惡的臭老太婆!

「不認識的人?那我幹麻去阿!?」褚冥漾疑惑的問道。

是說,不認識的人他去了也尷尬吧!而且,那是生日宴會耶,那不就表示得準備一份禮物帶去嗎?不然兩手空空的去參加好像也說不太過去耶……可是他又不認識對方,要怎麼準備禮物阿?

「要不是那個老太婆威脅我,誰想去啊!!」冰炎煩躁的低吼。

老太婆?喔喔!是在說扇董事吧?

原來是扇董事要學長去的喔……難怪學長拒絕不了……

扇董事真的很喜歡整人呢,學長小時候一定過的很辛苦吧!褚冥漾一臉同情的看著眼前的冰炎。

「反正其他事你不用管,那天晚上的時間給我空下來就是了!」冰炎惱怒的低吼出聲。

「好啦……」褚冥漾摸摸鼻子點點頭。

看學長一臉很想馬上殺了扇董事的樣子,他還是乖乖點頭比較好。

不過,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冰炎抬眼看著面前的褚冥漾。

「禮物真的不用準備嗎?」去人家的生日宴會真的不用準備什麼個禮物嗎?這樣不會很失禮嗎……

「你不用操心,禮物我會準備的!」冰炎還不至於兩手空空的過去,對方好歹也是鬼王,他女兒的生日當然得準備一份大禮才行。

「喔……那,只有我們兩個要去嗎?」褚冥漾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不然呢?」冰炎反問。

「我可以找喵喵他們一起去嗎?」整個會場都是不認識的人,他怕他待到一半就會想落跑了。

「米可蕥他們嗎……」冰炎低頭想了想,既然那裡是殊那律恩的地盤,那也就表示當天整個會場裡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鬼族。如果讓米可蕥他們也一起去的話……那麼他們也就可以幫他保護褚了!

「好吧!也讓他們一起去!」想通之後,冰炎點頭答應了。

「那我馬上問問看他們那天有沒有空!」得到冰炎的應允,褚冥漾馬上開心的跑回自己的房間打電話問人了。

「希望那天不會發生什麼事才好……」看著跑出他房間的褚冥漾,冰炎低聲喃喃自語著。

在鬼族的地盤裡,實在很難說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雖然殊那律恩不會跟其他鬼王一樣覬覦褚的妖師身分,但是那天也會有很多其他的鬼族到場,難保不會出事!

看來他得將褚看緊一點才行了!!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羊
  • 那個...不好意思,我要小小指證(吐槽?!)
    一般來說,當生物進行繁衍時,基因通常是拆成1/2 1/2的~
    所以小月的血統是:
    1/4人類 + 1/4冰之深淵天使 + 1/2鬼族喔~
    所以說 小月的鬼族血統還是比較重的喔~
  • 這個這個......
    其實不用那麼認真嘛我也只是突然想到才這樣寫的啊事實什麼的就你知我知就好,吶?

    紫烯 於 2013/02/15 15: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