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從烤箱裡拿出剛烤好正散發出誘人香味的櫻桃黑森林蛋糕,圍在桌旁的一群人開心的歡呼一聲。

「我也完成了!」月芽兒彎腰從另一個烤箱拿出剛烤好的餅乾,陣陣香味飄散而來,讓褚冥漾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那,我們開始慶祝吧!」喵喵歡樂的將蛋糕端到桌子上放好,跟月芽兒剛烤好的餅乾擺在一起。

「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喔……」褚冥漾雙眼放光,幾乎想立刻去挖蛋糕來吃了!

「漾漾不行!要讓小月先切蛋糕!」喵喵看到一旁的友人流露出垂涎的表情來,趕緊出聲警告。

「我知道了啦……」於是褚冥漾轉頭,一臉期待的看著一旁忙進忙出的月芽兒。「小月,快點來切蛋糕了!」催促著對方。

「好好!」知道褚冥漾已經等不及了,月芽兒將飲品準備好之後端上桌,就趕緊拿起刀子想切蛋糕。

「等一下,小月妳還沒許願!」喵喵伸出手阻止月芽兒的動作。

「對喔!」真是的,一著急就什麼都給忘了。

閉起眼,月芽兒雙手交握。

「第一個願望,希望我的家人、朋友們,永遠平安健康、幸福快樂!」睜開眼,月芽兒對著眼前的友人們露出笑容。

眾人拍拍手。

「第二個願望,希望和平的時光能早日降臨!」

掌聲再度響起。

『最後一個願望,希望跟漾漾之間的情誼能夠長長久久!』閉上眼,月芽兒默默在心裡訴說。

支後她張開眼,吹熄了蛋糕上的蠟燭。

「小月,生日快樂!」眾人開心的跟她道賀。

「謝謝!」月芽兒也開心的回應。


*     *     *


「不過去跟他們一起嗎?」夏碎手捧著一個盤子,在冰炎身邊落坐。

然後將視線往正開心跟喵喵她們笑鬧的褚冥漾看過去。

「不用了!」冰炎淡淡的回答,他不想過去打擾大家的興致。更何況,他跟那個月芽兒也沒什麼交情。

看著身旁的冰炎明明就一臉很在意卻又硬要裝做沒什麼的彆扭樣子,夏碎在心裡低低笑了一聲。

明明很在意還說沒什麼!

「你就不怕褚會被搶走嗎?」夏碎出言刺激。

「要是搶的走再說吧!」冰炎冷哼,表情依舊不變,對自己很有信心。

「呵。就真的對自己那麼有信心嗎?」夏碎挑眉。

「哼!他的腦殘也只有我才能忍受了!」再度冷哼一聲。

「這倒也是……」夏碎沉吟片刻,「不過,我聽歲說,那個月芽兒好像滿喜歡褚的,似乎也曾經跟褚告白過!」就不信這樣你還能無動於衷。

「有這種事?」冰炎微微挑了一下眉。

該死的!

褚瞞著我他跟那個月芽兒私底下交情很好的事也就算了!

可是他居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沒告訴我!?

褚冥漾,回去之後看我怎麼修理你!!

冰炎心裡怒火竄起,表面上仍然裝做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夏碎看著搭檔依然是一臉的平靜無波,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憂,但是他知道,冰炎心裡大概已經氣炸了吧!

夏碎在心裡竊笑一聲,就不信這樣你真能保持平靜。

「是阿!而且她似乎還跟褚求過婚的樣子!」夏碎又默默的投下一枚震撼彈。

這下子你還能保持平靜嗎,冰炎?

一聽到這話,冰炎臉色果然變了,瞬間變的陰晴不定,思緒百轉千迴,最後,他惡狠狠的瞪著褚冥漾的方向。

褚,回去之後你就.死.定.了!

看到冰炎總算變了臉色,夏碎反而開心的笑了。


*     *     *


「對了小月,從剛剛我就很想問妳了,這個廚房是怎麼回事?」褚冥漾看著一應俱全的廚房,疑惑的問著。

這裡,做甜點的器具應有盡有,兩個大大的冰箱,兩個大大的烤箱,甚至還有微波爐和一些他不知道名字的器具。

「你是說這些廚房裡的這些器材嗎?」兩人不愧是好友,褚冥漾這樣沒頭沒尾的問題月芽兒居然懂他在問什麼。

褚冥漾點點頭。

「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喜歡吃甜點吧?」月芽兒問著發出疑問的褚冥漾。

褚冥漾又點了一下頭。

「雖然很喜歡外面賣的,但我也很喜歡自己動手做!而為了能夠隨時隨地吃到甜點,我就要求父親幫我買這些器材囉~」月芽兒輕描淡寫的說著。

「所以這一大間廚房都是小月的囉?」喵喵緊接著問。

「嗯!」月芽兒點點頭,順手拿起盤子裡的餅乾丟進嘴巴。

我勒………

看著面前這麼一大間廚房和無數的烹飪器材,眾人頓時無語。

這些東西價值可不斐阿!!雖然對個名震一方的鬼王來說,應該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之前就曾經聽小月說過她父親的事情,那時就隱隱約約知道,小月她很受父親的寵愛了,不過沒想到會寵到這個地步!

這已經不叫寵愛,該叫溺愛了吧!

雖然沒有親眼見識過,但是光聽小月對他們說的那些關於她父親的種種,就可以了解到,疏那律恩真的很疼愛小月呢!!

他想,不管小月跟父親要求什麼,那個溺愛女兒的傻爸爸一定什麼都會答應她的吧!說不定連問都不問就欣然答應了勒!

雖然是個鬼王,但看來到底是個愛女兒的傻爸爸而已吧……

而且,說不定還有戀女兒癖呢!褚冥漾在心裡這樣想。


*     *     *


為什麼褚冥漾會這樣認為呢?

那是因為,每次月芽兒跟褚冥漾他們約出去吃蛋糕,她身後都會跟著一位保鑣,說是為了保護公主的安全必要的設置,雖然她本人覺得一點也不需要。

而且有時候出去的太頻繁,她父親還會不高興,說什麼都不留下來陪陪爸爸,都跟別人出去鬼混這樣的話。

而這些話,都是月芽兒在跟褚冥漾他們抱怨時親口說的!

她說,她有時候也很受不了她父親的過度保護。

走到哪都有保鑣跟著,雖然那些保鑣為了不引人注目而隱藏起來了,但她還是很不高興。

因為這樣一來,有些地方她就不能去了!

她的保鑣們會以「安全」做為理由,限制她出入某些地方。

當她生氣的要保鑣們讓開時,保鑣們就會拿出她父親來壓她!

而爭吵的結果到最後通常都會不了了之。

有時候,她會故意撇開保鑣溜出去,但沒多久又會被追上了。

月芽兒第一次跟褚冥漾相遇,就是在她剛撇開保鑣想找個地方休息時遇到的!

跟保鑣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是月芽兒無聊的生活中少有的樂趣之一。

月芽兒最大的興趣,就是品嘗各式各樣的甜點,另外,她也喜歡自己動手做。

而她最擅長的,就是做餅乾!吃過她做的餅乾的人,個個都稱讚,說她的手藝已經可以媲美專業的了!讓她一度很想去原世界考個證明來看看。

偶爾,跟褚冥漾他們去品嘗不一樣的甜食,偶爾,試著自己動手做各種甜點。

月芽兒的生活,平和又安祥。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