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這些都給你吃吧!」喵喵伸手指著盤子裡剩下的一大半蛋糕。

她沒有問他吃不吃的完,因為他們都知道,甜食對褚冥漾來說,不管肚子再撐,褚冥漾永遠都吃的下。

據本人所說,『裝甜食的胃和裝正餐的胃是不一樣的!!』

就是這麼一回事。

「好!」褚冥漾歡樂的應了一聲,接著一口吞掉自己手上的盤子裡,最後那一口蛋糕。

「小月,來吃蛋糕!」轉頭叫喚著在另一頭的月芽兒。

月芽兒正將自己烤的最後一片餅乾塞進嘴裡,聽到叫喚,轉過頭去應了一聲。「漾漾你吃吧,我已經吃不下了!」

她剛剛已經吃了兩塊蛋糕,和一大半的餅乾,也喝了很多飲料了!

肚子實在很撐,沒辦法再塞進更多東西了。

「是嗎,那這些我要全部都吃掉了喔!」褚冥漾拿起盤子示意。

「嗯,你吃吧!」月芽兒實在很佩服褚冥漾,他剛剛明明吃了比自己還多的東西,為什麼那一大塊蛋糕他還吃的下去呢?

看著褚冥漾開心的拿起叉子,直接將整個裝著蛋糕的盤子端到自己面前,一口一口吃著蛋糕的友人,月芽兒由衷感到佩服。

她雖然也喜歡吃甜食,但總是有個界限在的,超過那個界限,她就沒辦法了。

不像褚冥漾,似乎只要是甜食,他永遠都有辦法把甜食塞進胃裡,也不管自己會不會撐死……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不同了。

不過,月芽兒喜歡的卻是褚冥漾的那份純真。

記得第一次遇到漾漾時,她驚喜於遇到同好,進而跟漾漾成為知心好友。

但越跟漾漾相處,就會發現越多漾漾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漾漾是個純真又善良的人,那份純真讓身為妖師的他,不會去怨恨自己的命運。

他總是說,他相信自己身為妖師是有其意義存在的,妖師並不像其他種族口中所描述的那樣,是個黑暗種族。所以,不管學院裡的人怎麼罵他、欺負他,甚至要他滾出學院,他還是那一臉淡定的笑容。

她常為了這件事,暗暗為褚冥漾感到心疼。

她總認為,漾漾的那雙黑眸很漂亮,是很深邃、很純粹的黑。

而且,漾漾的眼睛會說話,常常會不自覺的透露出自己情緒。

那樣一雙美麗的黑眸,那樣一個善良的人,為什麼會有人不喜歡呢?

她很喜歡漾漾,對於漾漾的感情,也早已不像一開始那樣,只是純粹的友情了。

是的,月芽兒對褚冥漾的感情,名為愛情。越是跟褚冥漾相處,月芽兒發現自己越發不能自己的被褚冥漾深深吸引。

所以,她跟他告白了。

『我喜歡你!』當時她是這麼說的。

褚冥漾貌似被她突如其來的告白嚇到,頓了一下之後,才揚起笑容說,『我也喜歡妳阿!』

但是月芽兒知道,褚冥漾的喜歡,跟自己對他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褚冥漾對她的喜歡,是朋友之間的喜歡,就像她對喵喵、千冬歲和萊恩那樣的,是名為友情的喜歡。

但是她對褚冥漾,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不是朋友之間的喜歡。

這兩者是不一樣的!

雖然不一樣,但是月芽兒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失落,因為她知道,褚冥漾心裡其實早就有人了!

這件事喵喵她們也知道,就只有褚冥漾自己不知道!

她不禁為對方感到可憐,遇到一個這麼遲鈍的對象,感情要想開花結果,可有的等了!!

她跟他,還能是朋友,她就已經滿足了。

她衷心地希望,漾漾能夠幸福。

只要漾漾幸福快樂,那她也會感到高興的。

她衷心祈禱,漾漾能得到幸福。


*     *     *


時間已近午夜,宴會也早就結束了。

收拾完在廚房製造的混亂之後,Atlantis的眾人正站在宴會廳外,等著跟月芽兒告辭。

背著已經睡著了的褚冥漾,冰炎收緊了手,以盡量不吵醒背上人兒的動作,走到殊那律恩面前,跟對方告辭。

「謝謝您今天的邀請。」冰炎不及不徐的跟殊那律恩道謝。

「你們玩的開心就好!」殊那律恩淡淡的回道。

「那麼,我們就先告退了。」冰炎對著殊那律恩點點頭,轉過身緩緩往夥伴們的方向走去。

前方喵喵等人正在跟月芽兒道別。

「喵喵,下次要再來玩喔!」月芽兒握著喵喵的手這麼說。

「嗯嗯,喵喵下次會帶點心來的!」喵喵點點頭,開心的承諾。

「下次如果要出去玩,要記得約我喔!」雖然保鑣可能甩不掉了,不過月芽兒還是想跟朋友們一起出去。

「好!喵喵會打電話約妳的!」拼命點頭,兩人定下了下一次的約會。

冰炎緩緩走近,喵喵看到學長向她們走過來,開心的迎上前去,問「漾漾睡著了嗎?」

「嗯,鬧了那麼久,應該是累了。」

冰炎回想起散會之前發生的事情,暗暗決定,以後絕不讓褚喝酒了!

原來,漾漾在解決剩下的蛋糕時,可能是一時吞的太快,導致自己去噎到了,咳的面紅耳赤時,看到桌上有杯飲料就拿起來直接往嘴巴裡灌,卻不知道他喝到的是酒。

灌完那杯酒之後,沒多久褚冥漾一張臉就變的通紅,很明顯就是喝醉了。

「漾漾,你還好嗎?」千冬歲擔心的拍了拍低垂著頭的友人。

「我~迷~四~(我沒事)」大著舌頭,褚冥漾如此回答。

看到友人紅透的一張臉,千冬歲知道,友人八成是喝醉了。

如果只是喝醉不鬧事的話還好,問題是,褚冥漾喝醉之後開始發起酒瘋,逢人就抱,先是一把抱住眼前的千冬歲,臉貼著臉蹭著千冬歲,讓千冬歲跟著紅了臉,拼命推拒。

「漾漾你做什麼,放開我啦……」誰知道喝醉的漾漾力氣會那麼大,千冬歲使力要扳開漾漾抱著自己的手卻無論如何也扳不開。

之後,萊恩也跑過來幫忙,兩人合力之下總算是將漾漾給拉開了,誰知道,漾漾卻轉移了目標一把抱住前來幫忙的萊恩。

最後連喵喵跟月芽兒也無法倖免,都被褚冥漾抱了一陣子才拉開。

而就在褚冥漾死命抱著月芽兒,眾人死命要拉開褚冥漾時,剛接到電話走出去接聽的冰炎與夏碎兩人正好回來,看到眼前的混亂一陣傻眼。

「這是怎麼回事?」夏碎看著眼前混亂的場麵,問著。

「漾漾喝醉了,逢人就抱!」千冬歲的臉還很紅,一邊使力要拉開纏著月芽兒的漾漾,一邊艱難的回答夏碎的問題。

「該不會你們都被漾漾抱過了吧?」看著眼前的四個人衣衫有點凌亂的樣子,夏碎疑惑的問出口。

誰知道,他這一問卻讓在場的眾人紅透了一張臉。

看來,他猜對了!夏碎無奈的搖了搖頭。

視線轉向一旁,是黑了一張臉的冰炎。

哎呀哎呀,漾漾慘了,夏碎無良的站在一旁,並不上前幫忙。

冰炎看著無比的怒火走上前,一把就拉開的纏在月芽兒身上的褚冥漾,將人拉到自己身前。

「褚,你在做什麼?」冰冷的語氣,顯示著聲音主人此刻快要爆發的情緒。

「唔……學長?」褚冥漾迷迷糊糊的,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你到底在做什麼!?」冰炎咬牙切齒發問。

「唔……我看到好多好多蛋糕喔……嘿嘿~」褚冥漾只是不斷傻笑著,說著一堆語焉不詳的話。

「學長,剛才漾漾不小心喝到酒。」千冬歲推推滑到鼻樑上的眼鏡,解釋著。

「所以他現在是喝醉了?」冰炎危險的瞇起眼。

眼前的眾人動作一致的點點頭。

看著那不斷掙扎扭動,紅著一張臉嘴裡低低估估不知道在唸些什麼的褚冥漾,冰炎無奈的按了按額頭。

頭痛阿……

好在,鬧了一陣子之後,褚冥漾似乎是累了,眼睛一閉就睡了過去,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冰炎低頭看著巴在自己身上的褚冥漾,只能無可奈何的將人抱緊,讓褚冥漾能安穩的睡了。

這個笨蛋……


*     *     *


『漾漾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讓他幸福!』

這是在冰炎經過月芽兒身邊時,她對自己說的一句話。

『我會的!』他記得自己是這麼回答的。

溫柔的眼凝視著躺在床上的褚冥漾,他們已經回到黑館了,回到黑館之後,冰炎就將人抱到床上去,讓他能睡的更安穩。

而自己,則是進浴室去洗了個澡。

看到床上那睡的很熟的人兒,冰炎一顆心溫暖了起來。

曾幾何時自己的視線都繞著這個人轉?為他擔心,為他扛起一切,為他鋪好未來的道路……

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經深深的被這個人所吸引,無可自拔了。

他也知道,褚對他也是一樣的心情,但是褚自己卻還沒察覺到,他不禁為了褚的遲鈍而氣惱。

這個人,為什麼就是這麼遲鈍呢?

他都做的這麼明顯了,就連那個月芽兒也都看出來了,就當事人自己不知道!

冰炎感到一陣陣的無力……

看來,得下重一點的藥了……

看著床上醉昏頭的人,冰炎嘴角凝著一抹邪惡的笑容,身體也緩緩貼附上去。

我說過要讓你好看的,褚!紅眼閃爍著一絲算記,冰炎緩緩低下頭。

將自己的嘴唇貼上去,冰炎在對方口中嚐到了酒味。

我會讓你知道,你是我的!!紅眼閃爍著勢在必得的決心。

而床上的睡美人,只是安穩的閉著眼,深深地沉睡著。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颯彌亞
  • 大大寫的文好好看!!簡直成了最佳的精神糧食~(嚼

    幾乎有一半的特傳同人都被我看過了,非常厲害,跟我的文筆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希望大大能繼續寫下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