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冰炎殿下。漾漾已經在幾分鐘前離開囉!」伊多漾著淺笑,這麼對冰炎說。

「對阿對阿!漾漾在剛剛已經先離開囉」雷多依舊掛著刺眼的笑容。

「是嗎?那就打擾了!」說完馬上丟下移動符消失了。

「伊多,這樣好嗎?」雅多皺著眉,看著他大哥的舉動。

「沒關係的,我也想那兩個人早日合好阿!」

「這倒是…漾漾再那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眾人都想到前些日子,漾漾出現在水妖精聖地時那副悽慘的樣子。眼睛腫的像核桃那麼大還佈滿血絲,顯示著眼睛的主人這幾天睡不好又哭了很久的事實。

漾漾出現的那天他們簡直快要嚇壞了!還以為漾漾是遇到了什麼危險的事情。


*     *     *


前幾天──────

「漾漾!你怎麼了!?」雷多心驚的問著。

伊多則是馬上將人往他房間帶,聽著漾漾小小的啜泣聲,等他慢慢平復心情才詢問他事情的始末。

漾漾則是斷斷續續的說出學長如何誤會他,如何不聽他的解釋,倒是略過了”處罰”那段沒說出來。

講到傷心處,剛止住不久的淚水又滾滾而下,襯著那雙核桃大眼和哭紅的雙頰以及披散在肩後的長髮,讓伊多更是心疼的連忙將人往懷裡帶。

輕拍著背安慰著漾漾,之後哭了很久又失眠的漾漾,就這樣在伊多懷裡睡著了,眼角猶帶著淚光。

伊多將睡著的漾漾安置好後,就靜靜關上門出去了。

「伊多!漾漾還好吧!?」

「伊多!漾漾還好吧!?」

一看到伊多出現,雙胞胎同時問出了這句話。

「他哭累睡著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雅多皺著眉問出這句話。

「漾漾有說發生什麼事嗎?」雷多也緊接著問道。

「這個嘛…似乎是他跟冰炎殿下之間有一些誤會沒有澄清才會變成這樣。」伊多苦笑著這麼答。

「是這樣嗎?」

「如果只是這樣漾漾不會哭的那麼慘吧?」雅多挑著眉,覺得事情似乎沒那麼單純。

「誰知道呢?漾漾並沒有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訴我。只說了他跟冰炎殿下之間的誤會而已。」

「是嗎?」

「還有,我想漾漾可能會在這邊住幾天吧!」

「離家…出走嗎?」

伊多也只是無奈的笑著默不作聲。

「我知道了!這幾天我會好好陪在他身邊的!」雷多慷慨激昂的說著。

「你就算了吧!別讓人家心情更不好就不錯了!」雅多諷刺的說道。

「我才不會呢!我一定會讓漾漾心情好起來的!」

伊多笑看著兩位弟弟的抬槓,只希望真的能讓漾漾心情變好。

 

*     *     *

「褚這幾天有回來嗎?」冰炎看著眼前的褚冥玥,面無表情的問道。努力的沒讓褚冥玥注意到自己的心急。

「你要找漾漾?他不是在你們學校嗎?」挑著一邊眉,褚冥玥淡淡的回答,存心不給正面答案。

「他沒回來嗎?」冰炎耐著性子再問一次。知道眼前的人存心找他麻煩,但為了快點找到褚,他也只能壓下脾氣,站在這裡讓人數落。

在尋找褚的過程中,公會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跟他作對,三天兩頭就會丟一些任務讓他處理,而且還指名了一定要他接!

他實在無法不把這些事與眼前的褚冥玥聯想在一起。畢竟褚冥玥可是公會裡那名惡名昭彰的紫袍巡司,難保不會為了幫弟弟出氣而故意這麼整他!

不!他敢肯定,這一切絕對跟褚冥玥有關!!

也因為這樣,所以從水妖精聖地離開後,到現在已經過了十五天。換句話說,褚已經離開了半個多月!

縱然生氣,他卻不能對著眼前人發脾氣,只能苦苦壓抑住。

這幾天他一直不眠不休的重複解任務和找人的動作,情緒又都繃的很緊,精神與身體的疲累度已經達到頂點,快要撐不住了。

「……」褚冥玥沒有回答,只是盯著眼前的人看,試著從他眼中看到一絲真心。

想起那天漾漾突然跑回家的樣子,她還真有點被嚇到。

一頭長髮遮掩著面容,瘦削的身形和那紅紅的眼框,如果不是太熟悉他的弟弟,再加上他開口喊了自己一聲姊,我還真以為我多了個妹妹呢!

那天的漾漾,看起來很糟。整個人瘦了好多,襯著那頭飄逸的長髮,感覺好像隨時會倒下的樣子。

但不管我怎麼追問,他就是不肯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只要我一問,他眼框就會開始泛淚,好像非常不願意去回憶那件事的樣子,後來她也就不堅持一定要問出個結果來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事情絕對跟眼前的人有關,這點她倒是非常清楚。所以也才會有後面那一連串的報復行動,就讓你接任務接到死吧,哼!

如今,眼前的人雙眼佈滿紅絲,感覺像是好幾天沒睡覺的樣子,神情也透露著一絲疲憊。

看樣子,他真的被整的很慘阿~呵呵~褚冥玥愉快的想著。

好吧!看在你都這副樣子了還不忘繼續尋找漾漾的下落,我就不再繼續整你了,好心的把答案告訴你吧!

「如果你要找漾漾的話,那他二十分鐘前就出門了,說是要去街上散散心。」看著一秒轉身就要走出去找人的冰炎,褚冥玥又淡淡的補了一句話。

「下次如果你再讓他哭著回”娘家”,我可是不會輕易放過你。」

離去的腳步稍微鈍了一下。

「我不會再讓他哭了」說完,馬上舉步離開。

「希望你的這句承諾不會失效阿。」


*     *     *


「真巧!這不是褚同學嗎?有沒有時間跟我去喝一杯咖啡阿?」安地爾笑笑的提出邀請。

真是幸運呢~他今天剛巧來想來原世界渡個假順便喝杯咖啡,沒想到居然就遇到他了。

不過,按照往例,自己應該是會被拒絕的。想想也是,有誰會願意跟個鬼族去喝咖啡呢?安地爾自嘲的笑了笑。

「好阿。」

「!?」聽到意料之外的答案,安地爾愣了一下。

「怎麼?不是要去喝咖啡嗎?」疑惑的眼神飄來。

「沒有…我只是想到有家咖啡店的蛋糕很好吃,咖啡也不錯喝,我們就去那家吧!」馬上從愕然中回復,安地爾笑著這麼說。

「那就帶路吧!」


咖啡廳裡───────


捧著咖啡,看著眼前明顯心不在焉的妖師,安地爾思索著該說些什麼好。

同時間,他也注意到周圍的視線。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坐在他對面的人有著一頭柔順的長髮,瘦削的身形和一張瓜子臉,如果不看身上穿的衣飾,絕對會有人誤認他的性別。

此刻那張臉似乎有些黯然,偶爾發呆,偶爾嘆氣,不自覺的散發出一股特有的魅力。也無怪乎眾人的視線會一直往這邊看過來了。

「你似乎有什麼心事?需要我幫忙嗎?」

聞言,對面的青年抬起頭來。

「我還不知道一個堂堂的鬼族居然兼做心理治療師!」十足諷刺的語氣。

「哎呀!別這麼說嘛!畢竟你是我王所需要的人,若能因此讓你心甘情願的過來我們的陣營對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阿!」

「我是不會加入的!」

「別急著撇清嘛~畢竟之後事情的發展誰會知道呢?」

「我說了絕對不會加入你們那邊的!」

安地爾只是笑笑的啜飲杯中的咖啡不答話。

「安地爾!你沒聽到嗎?我說─────」褚冥漾皺眉正想重申自己的立場。

「褚!跟他這種人沒必要廢話太多!」一句冰冷至極的話插了進來。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