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閃過之後,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處雜草叢生,看起來相當陰森的住宅區。

「就是這裡嗎?」

中間一棟看起來與旁邊其他一般民房不同的建築物,想來就是今天的探險地點--民雄鬼屋了!

我抬起頭看看四周圍,四周都是雜草,有些草還長的比人高,看來這裡真的都荒廢了,雜草才會找那麼高。

中間那棟建築,真的就跟千冬歲所說的一樣,是個西班牙式建築呢!

那明顯的建築風格讓人一看就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民雄鬼屋了!

旁邊也的確有著眾多舊式民宅,大都是矮房,就只有中間那棟西班牙建築有三層樓高,彷彿傲視群雄一樣佇立在眾多的矮舊民宅當中。斑駁的外牆爬滿藤蔓,壁面上明顯可見剝落的油漆。

由於現在已經入夜,周圍完全沒有燈光,只有月光照射下來,偶爾還會被雲遮住呈現完全的黑暗,因此看起來就更加陰森了。

懷中的小炎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安的躁動鳴叫著。

我拍拍牠的頭,低聲安撫。

「乖!沒事的!」

「這裡是哪裡?敵人在哪?」五色雞皺眉,看了看周圍荒涼的環境,一開口就說出讓人很想扁他的話。

「難不成就藏在這些雜草裡嗎?還是那些破房子?」突然,五色雞兩眼放光,甩出獸爪大聲叫囂。

「來吧!本大爺已經準備好了!見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啦!」五色雞興奮的摩拳擦掌。

聽到他的話,我一開始的反應是頭上三條線,無言。

但是,之後我卻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

於是,顫抖著聲音開口……

「呃……西瑞,你知道我們是來這裡做什麼的嗎?」我問著一臉興奮,躍躍欲試的五色雞。

「不是有架打嗎?」那隻雞這麼回答我。

是誰跟你說這裡有架打的?

無言了三秒,我回了句「不是!」

「那我們來這裡幹麻?」聞言,五色雞反倒一臉疑惑的盯著我。

……………………

天阿!

你根本不知道我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就這樣跟來了?

那你到底是從誰那裡知道我們今天的行程的阿!?

「西瑞,是誰跟你說我們今天要出去的?」我再問。

「那個笑臉神經病前幾天跑來找我,說什麼你們要去探險,問我有沒有要一起去阿!不過,有這種好康的事情你這個做小弟的居然也不通知我,真是太不夠意思了!!」五色雞忿忿不平的抱怨著。

雷多!原來兇手就是你!!

我一秒轉頭瞪著雷多!雷多卻一副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的表情回望著我。

「西瑞,這裡是原世界的鬼屋!」轉頭,我無奈的跟西瑞解釋。

「鬼屋?就是那種有死掉的冤魂到處飄的地方嗎?」五色雞雙眼放光,興奮的盯著眼前的建築物瞧。

死掉的冤魂到處飄?

你是又看了什麼節目阿……

不過,有沒有幽靈在裡面飄,我也不知道。

「大概吧!」所以我只能這樣敷衍他。

「走吧!」學長率先踏出步伐往前走,我也趕緊跟上去。

「漾~讓我們進去殺他個片鬼不留吧!」五色雞勾住我的脖子就將我往前拖。

片鬼不留是啥鬼啦!?還有,不要勾住我的脖子啦!

「不用了你自己去!」我掙脫開扣住我脖子的雞爪,馬上跑回學長身邊。

「漾~你不用害羞,本大爺全都了解!你就安心的跟本大爺一起闖進去吧!」

見鬼!誰害羞啦!?

還有,鬼才想跟你一起進去呢!?

天知道跟你一起走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還是跟著學長走比較安全!

想著想著,我更加貼近學長的身體。

冰炎看著那貼近自己的身體,也順勢摟抱的更緊。

反正是他自己送門來的,有免費的嫩豆腐不吃是笨蛋!

「西瑞~我們一起走吧!」雷多開心的撲過去,當然馬上就被拍開。

「笑臉神經病,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黏著本大爺!」五色雞邊說邊往前跑開。

「西瑞等等我阿~」雷多看了馬上追過去。

「別過來你是沒聽到嗎───────」打鬧聲就這樣遠去了。

眾人看著消失在眼前的兩個人,全都當作沒看到一樣自顧自的往前走,只有伊多一臉抱歉的樣子。

「抱歉!是我督導不周,給大家添麻煩了!」伊多一臉尷尬的道歉。

「算了!那兩個就別管他了!讓他們自己去吧,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冰炎冷淡的說。

「那我們走吧!」夏碎學長依舊是那一臉溫和的笑。

千冬歲反常的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安靜的跟在夏碎學長身後。

於是,眾人浩浩蕩蕩的朝著台灣著名的鬼屋──民雄鬼屋走去。


*     *     *


『咯咯──』

『有人來了。』

『又是那些不知死活的小鬼們嗎?』

『八成又是要來探險的吧?』

『這就是說我們又可以好好大玩特玩一番了吧!』

『就趁這段時間好好玩玩吧!』

『那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嗎?』

『照舊吧!』

『不要!這次人家要當第一個!』

『好好,那你就第一個吧!』

『那麼,給那些不知死活的小鬼們一點顏色瞧瞧吧!』

『快點各就各位吧!』

『好戲即將開場啦~』

『看我怎麼整死你們!』

『咯咯咯────』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