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進屋裡,我驚恐的發現,剛剛還在自己旁邊的眾人都不見了!

「咦?」

怎麼會這樣?

剛剛不是還在旁邊的嗎?

「學長?」對著黑暗的前方輕輕喊了聲,沒人回應。

「喵喵?千冬歲?夏碎學長?伊多?雅多?」一個個人名從我口中喊出,但都沒有半個人回應我。

不可能會走失吧?

我們才剛踏進來而已耶!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懷中的小炎似乎感受到我不安的心情,抬起身子來窩在我的脖子處蹭了蹭,像是在安慰我一樣。

「咪~」主人別擔心!我會保護主人的!

「呵~謝謝你!炎!」笑著摸摸小狐狸毛茸茸的腦袋,我感覺不安散去了大半。

好了,現在該先找到大家才對!

看這情形,這房子裡似乎有什麼力量在干擾,才會讓我們這群人一踏進屋子裡就被分散開來了。

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所以現在得先想想辦法找到大家才行!

不過,要怎麼找呢?我陷入了沉思。


*     *     *


『咯咯』

突然,黑暗中傳來一陣詭異的笑聲。

「誰!?」警戒的抬起頭環顧四周,近是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

雖然看不到,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附近的樣子。

對了,我有光影村的免費電源可以用阿!!

兩指併攏輕輕一彈,周圍瞬間大亮。

轉頭看看四周,斑駁的牆面,倒向一邊的椅子,還有翻過去的桌子,地上還有不少破損的碗盤………

看來這裡應該是飯廳吧!看看一地的碗盤、筷子和湯匙就能知道。

細細打量的同時,我也不忘警戒四周。

剛剛明明有聲音傳來,但點亮這邊之後卻什麼也沒看到,看樣子似乎是躲在暗處的樣子!

哼!想偷襲我嗎?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好歹我也是守世界惡名昭彰的妖師阿!

在校園被圍睹那麼多次我都能活下來了,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個鬼屋!?

突然,後方傳來一陣騷動,我迅速轉頭準備應戰,沒想到卻看到一顆……人頭,朝我飛過來……

人頭!?

「哇阿──────」我嚇的迅速抱頭蹲在地上。

剛剛那畫面給我的震撼實在太大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頭朝我飛過來阿阿阿阿……

小狐狸跳出我的懷抱,對著人頭飛過去的方向警戒的弓身低鳴著。

「嘶嘶────」

「小炎?」害怕的稍微張開眼,就看到勇敢的小狐狸正對著剛剛那顆人頭飛過去的方向低低鳴叫。

小狐狸聽到我的叫聲,轉過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轉回去看看四周,似乎是確定不會有危險了,才回身竄回我身上來。

「咪~」小狐狸蹭了蹭我的頸窩。

「我沒事!只是被嚇了一跳而已……」到現在心臟還跳的劇烈阿……

看來此地不宜久留,還是邊走邊尋找大家好了!

打定主意,我抱緊懷中的小狐狸,開始朝著黑暗中走去。


*     *     *


一踏進這裡之後,冰炎馬上就發現自己跟周圍的人分開了。

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之後,冰炎發出一聲冷笑。

哼!雕蟲小技!就先看看你要搞什麼鬼吧!

冰炎不發一語,思考過後信步往前走入黑暗當中。


*     *     *


「哎呀~看來我們跟大家分開了呢,歲!」夏碎依舊是一臉溫和的笑,絲毫沒有緊張不安的樣子。

「這裡有人!」千冬歲警戒的盯著兩人的四周。

「看來大家的情況應該跟我們一樣吧!」夏碎也環顧起周圍來。

「主人,其他人呢?」小亭一臉疑惑的看著四周,正在奇怪怎麼剛剛人還那麼多,一轉眼就正剩下他們三個。

「我們跟大家分散了!」夏碎低頭柔聲解釋。

「漾漾他們不知道怎麼樣了……」千冬歲皺眉喃喃自語。

「我們去跟大家會合吧!」夏碎轉頭笑咪咪的看著自家弟弟,伸手邀請。

「嗯。」害羞的搭上那隻向自己伸來的手,千冬歲臉上微紅。

「那麼,我們走吧!」一手握緊千冬歲,另一手牽著小亭,三人往前走去。


*     *     *


「哎呀哎呀~」惡魔搖著尾巴,一臉興味的看著四周。

「發生什麼事了?其他人呢?」莉莉亞訝異的轉頭環顧四周。

「看來是分散開了!」庚冷靜的說道。

「這就是鬼屋嗎?好有趣喔!」喵喵一臉興奮。

「這房子有奇怪的力量在呢~」奴勒麗在這附近走了一圈,這麼說。

「看來就是因為那個力量我們才會跟大家分開吧!」庚跟著看了看四周觀察,做下結論。

「那現在要怎麼辦?」莉莉亞皺眉。

「先去探險!再去跟大家會合吧!」喵喵興奮的提議道。

「也好,反正我們本來就是來探險的嘛~」奴勒麗搖了搖尾巴,笑著走回來。

「這樣不好吧?不先想辦法破除嗎?」莉莉亞聽到喵喵的提議,不贊同的搖搖頭。

「沒關係!反正也沒有立即的危險。」庚轉向莉莉亞的方向,柔聲說道。

「是嗎……」莉莉亞低頭喃喃自語。

「走吧走吧!」喵喵興奮的拉著莉莉亞,就開始移動腳步向前走。

「我自己會走妳不要拉我啦!」

庚跟奴勒麗則是默默跟在兩人身後一同走進黑暗當中。


*     *     *


「嗯~看來我們跟大家分開了!」蘭德爾沉思片刻,這麼說。

「這房子有個力量在干擾我們!」尼羅低聲說道。

「奇怪的力量是嗎……」蘭德爾思索片刻,下了決定「算了!看樣子沒有立即的危險,就先慢慢逛吧!」然後率先往前走。

「是!」尼羅應聲,慢慢跟在身後。


*     *     *


「咦?大家怎麼都不見了?」黎沚原本蹦跳著走進來,看到周圍只剩下阿斯利安跟伊多,訝異的問道。

「看來是跟大家分開了呢!」阿利走上前,抬起頭看了看周圍。

「我看不到其他人的狀況,這房子裡有奇怪的力量在干擾我使用水鏡。」伊多看著一片黑暗的鏡面皺眉。

「有奇怪的力量在干擾!」阿斯利安下了結論。

「那我們現在要去找其他人嗎?」黎沚轉頭,問著身後的兩人。

「我們可以一邊逛一邊找!」阿斯利安說道。

「抱歉!幫不上忙!」伊多一邊收起水鏡一邊道歉。

「不用道歉啦,反正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黎沚笑著說。

「更何況這裡有那麼多黑袍在!」阿斯利安補充道。

「說的也是。」伊多想了想,會心的笑了。


*     *     *


「哥,你在嗎?漾學長?」丹恩看了看四周。

「似乎跟其他人分散了!」雅多走過來,觀察周圍的地形後這麼回答。

「其他人也是跟我們一樣的狀況嗎?」丹恩問著站在他身旁的水妖精。

「大概吧!」雅多淡淡的回答。

「那我們現在要去找大家嗎?」丹恩問著。

雅多不發一語,邁步向前走去。

「喂!等等我!」丹恩趕緊追上去。


*     *     *


「小班長,你還在嗎?」光頭黑袍環顧黑暗的四周。

「幹麻?」歐蘿妲淡淡的回應。

「如何?這種情況……」向著發聲處走去,光頭黑袍看到一臉淡定的歐蘿妲。

「只是個小把戲而已,傷不了人的!」歐蘿妲冷哼一聲。

「不說這個了,要不要來睹一把?」光頭黑袍不知死活的提出睹約。

「好阿!」露出自信的笑容,歐蘿妲一口答應。


*     *     *


「這就是鬼屋?」西瑞看了看破舊的房子,皺起眉。

「西瑞~」雷多歡樂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別過來!」西瑞轉頭,一臉凶惡的看著正要往他撲過來的雷多。

「西瑞小心!」雷多突然將西瑞一把撲倒。

推倒人的同時,一個閃著亮光的物體劃過。

「你幹什麼!?」西瑞怒吼,死命推著壓在他身上的人。

「噓──!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這裡,剛剛有一片碎玻璃朝你飛過來!」雷多斂起嘻笑的表情這麼說。

「什麼?有人想偷襲本大爺嗎?」慢慢站起身,西瑞瞇眼看著笑臉神經病說的,那塊剛剛飛向他的玻璃。

玻璃已經碎成片了,但他剛剛的確有聽到東西劃過的破風聲響。

看來這裡的確有除了他們之外的其他「人」!!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