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看那些人!』

『他們的眼神好可怕喔……』

『他們想幹麻阿?』

『不會是想抓我們吧?』

『怎麼可能,普通人類根本沒辦法碰到我們!』

『可是他們看起來好兇喔……』

『不會跟那個昏倒的人有關吧?』

『難道是想幫他出氣嗎?』

『哈!要是他們能做到的話就來阿!難道我還會怕他們嗎!?』

『不!他們裡面有些人是真的很厲害的!』

『怎麼,你吃過他們的虧嗎?』

『我剛剛就差一點被他們抓到耶!』

『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也被打飛耶!』

『我被威脅過!』

『我剛剛被抓住,不過他後來放了我!』

『真的有那麼厲害?』

『是阿,還是別跟他們硬碰硬吧!』

『嘖!』

『我看今天我們就到這邊吧!天也快亮了!』

『好了好了~撤退了~』


*     *     *


眾人抬頭看著頭頂上六個飄來飄去的白影,個個蓄勢待發。

看出白影似乎有想要離開的動作,喵喵大聲叫了一聲!

「他們要跑了!」喵喵伸手指著緩緩飄離的白影。

「你以為我會那麼輕易就讓你們跑掉嗎?」冰炎沉下臉色,咬牙切齒的說著。

接著拿起烽云凋戈,一臉凶惡的衝上前去。

「在帳還沒算清之前休想就這樣離開!」千冬歲拿出破界弓,舉起手就往那飄的最遠的鬼魂射去一箭。

鬼魂衣角被箭射中,釘在牆上掙扎著。

「哪裡走!?看本大爺如何幫小弟報仇!」西瑞甩出獸爪,縱身往上一跳就往距離他最近的鬼魂一掌拍下去。

感覺到背後有人接近,鬼魂大驚轉過身,堪堪避開西瑞的一掌。

「西瑞~我來幫你吧!」雷多興沖沖的跑到西瑞身邊想要幫忙。

「該死的笑臉神經病!你別來礙事啦!」西瑞不領情的轉過身去。

「抱歉!此路不通喔~」夏碎笑吟吟的拿著冬翎甩擋在竄逃到另一邊的鬼魂面前,臉上那溫和的笑意讓人一瞬間忘了警戒。

「小亭可以吃掉他嗎?」小亭張大嘴就打算往竄逃而來的鬼魂咬下去。

「不行喔~那個不好吃的!」夏碎阻止了黑蛇小妹妹亂來的行為。

逃過一劫的鬼魂頭上開始冒汗。

「別想跑!」丹恩用爆符做了一把短匕首就往空中的鬼魂一丟。

誰知匕首卻穿過鬼魂的身體向後飛去,之後落在地上爆炸出聲。

看著那把看似不中用的匕首在落地後爆炸,鬼魂嚇白了一張臉。

「我也要打我也要打!」黎沚興奮的往上一跳,一腳就把其中一個鬼魂給踹飛到
房間的另一邊去。

「哎呀~別跑嘛~來陪大姊姊玩嘛~」奴勒麗貼在某個鬼魂的耳邊輕聲細語著,嚇的那個鬼魂一溜煙飛的老遠,頭上還滴下兩三滴冷汗。

「這種小角色本小姐馬上就能解決了!」莉莉亞冷哼了一聲。

「老師,要不要來賭一下?」歐蘿妲看著眼前一片混亂的場面,嘴邊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問著一旁的光頭黑袍。

「好阿!要賭什麼?」光頭黑袍轉過頭,看著一旁的小班長。

「雷多!告訴過你多少次別隨便受傷了你是聽不懂嗎!?」雅多怒吼一聲,看著額上流下的點點血跡就知道,他的雙胞胎兄弟又受傷了!

而在另一邊的雷多,正因為西瑞的一掌而讓頭上留了不少血。

另一邊,阿斯利安、伊多、庚、蘭德爾和尼羅則像是沒事人一樣杵在一邊,笑看著眼前的混亂場面。

「不阻止嗎?」阿斯利安看著眼前滿屋子飛竄的鬼魂和打的正起勁的眾人,擔心房子會被他們毀掉。

「阻止不了吧。」庚無奈的笑了一下。

「房子應該還撐的住吧?」伊多抱著昏倒的褚冥漾看了一下四周,擔心房子會就這樣垮下來。

小炎依舊擔心的蹲伏在主人身邊。

「放心!我已經先設一層結界了!」蘭德爾喝著不知道從哪裡端來的茶,一臉享受的瞇起眼。

尼羅靜靜站在一旁,等候主子的吩咐。

「你別擔心,漾漾並沒有受傷,他只要休息一下就會醒來了!」看著小狐狸不斷伸爪蹭著褚冥漾,伊多趕緊出言安慰牠。


*     *     *


「有一隻往那邊逃了,抓住他!」喵喵指著遠方的一隻鬼魂,大聲示警。

不過千冬歲正在對付眼前的鬼魂,無暇轉身應付另外一隻。

其他人也都三三兩兩散在左右,單獨或合力對付鬼魂當中。

就在眾人都以為那隻鬼魂會跑了的時候,突然一把大刀橫劈過去,擋住了鬼魂的前進路線。

「萊恩?」喵喵驚叫了一聲。

「你剛剛都在哪裡阿,怎麼都沒看到你?」千冬歲問著突然出現的萊恩。

「我一直都跟在冰炎學長後面阿!」萊恩悠悠的回答。

「你一直都在學長後面!?」千冬歲轉頭,另一邊顯然也聽到萊恩說話的冰炎正一臉疑惑的回望這邊。

…………

好樣的!萊恩你又消失了是吧!?

千冬歲在心裡默默的想,並沒有說出口。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還是先想辦法解決眼前這些東西要緊!

於是千冬歲專心對付起眼前那個不斷上下飛來飛去閃躲的鬼魂。

「莉莉亞小朋友~往妳那邊去囉,別讓他跑了!」奴勒麗像貓在戲老鼠一樣,輕鬆跟在鬼魂身邊晃,並沒有使多少力。

「知道了!」莉莉亞大聲應喝。

「雅多,往你那邊去了!」雷多喊著在另一邊的雙胞胎兄弟。

「我知道!」雅多迎上前,迎面一拳打下去。

鬼魂閃避不及硬生生接了一掌,直接往後飛去直到撞上牆才停了下來。

「看招!」西瑞氣勢洶洶的一掌將鬼魂拍飛。

「你想跑去哪阿?」夏碎用冬翎甩將想往上竄去的鬼魂捆綁住,讓他動彈不得。

「看我的!」黎沚大喝一聲,一把抓住鬼魂的腳開始轉圈,轉了幾圈之後一鬆手,鬼魂就順著離心力的作用飛去撞牆了。

冰炎則一個用力,用烽云凋戈將鬼魂釘在地面上,鬼魂不斷扭動掙扎妄想逃開。

「你死心吧!你是跑不掉的!」冰炎看著不斷扭動掙扎的鬼魂,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看來這是最後一隻了!」奴勒麗跳到冰炎身邊,將一顆捆的跟個肉粽差不多,不斷扭動的鬼魂丟了過來。

「這就是全部了嗎?」冰炎冷眼看著被他們修理過後的鬼魂們。

所有的鬼魂都被他們集中在一起捆了起來。

「的確是六隻沒錯!我計算過了,剛剛在空中飄的數目就是六隻!」千冬歲推推眼鏡,發揮情報班的資料收集手段。

「那接下來該怎麼做呢?」光頭黑袍問著一臉冷肅的冰炎。

「先盤問一下吧!」夏碎看了看一邊的冰炎提議道。

冰炎點點頭。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在這裡裝神弄鬼!?」冰炎冷著一張臉開口。

『我們哪有裝神弄鬼!?』

『我們……我們本來就是鬼阿……』

『是阿是阿!我們本來就是鬼了!』

「你們是鬼?那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夏碎接著問。

『這裡是我們的根據地阿,每當鬼門開我們都嘛會在這邊一直待到鬼門關才離開。』

「你們待在這種地方做什麼?」聽著鬼魂的一言一句,冰炎皺眉。

『因為這裡每到了這時候都會有很多人來探險阿,所以我們才想說……要嚇嚇他們……』

『誰知道這次會踢到鐵板……』

雖然這句話說的特別小聲,但冰炎他們還是聽到了。

「為什麼會想要嚇人?」千冬歲跟著問。

『因為有些人被嚇到的反應很好玩阿!我們又很無聊,所以……』鬼魂們尷尬的嘿嘿笑著。

「所以你們就在這邊裝神弄鬼的嗎?」夏碎接著說下去。

鬼魂們點點頭。

「那為什麼這間房子裡會有奇怪的力量,是你們做的嗎?」伊多問著面前跪了一地的鬼魂們。

『奇怪的力量?什麼力量?』

看著眼前這些鬼魂們茫然的表情,伊多知道他問不出什麼結果來了。

「我想,是這裡的房子結構所造成的吧!」冰炎緩緩開口。剛剛一路走來他就發現了,這邊的房子構造似乎是按照原世界所謂的五行來建造的。

「原來如此,房子的結構嗎……」伊多沉吟片刻,了解的點點頭。

「他們要怎麼處理?」光頭黑袍看了看眼前這些鬼魂,問了這樣一句。

「抓了也沒用,還不如全放了吧!」夏碎這樣說。

冰炎點點頭,接著轉過身去大喝一聲「給我滾!下次要是再讓我聽到你們在這邊裝神弄鬼的消息,我就劈了你們!」惡狠狠的威脅話語就這樣脫口而出。

『是!』眾鬼魂們抖了抖,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褚呢,還沒醒嗎?」冰炎轉過身,問著在一邊照顧褚的庚。

「看來他被嚇的不輕阿……」庚搖搖頭,這樣回答冰炎。

「唉~畢竟全部的鬼都集中嚇他一個阿……」夏碎嘆了一聲。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阿斯利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折騰了一晚,大家應該都累了。

「嗯!」冰炎小心翼翼抱起褚冥漾,深怕吵醒他。

「走吧!回去了!」

眾人走到屋外去,移動陣一開,身影瞬間從這幢幢鬼影的矮房子中消失。

初次的鬼屋探險之旅,就這樣劃下了句點。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