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了安因之後,褚冥漾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手錶,心裡想著這個時候有誰有空的,一邊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突然,耳邊傳來一陣窸窣聲,無奈的朝天翻了個白眼。

唉,要埋伏也不做的隱密一點,那麼明顯,就算我想裝作沒看見都不行了。暗自嘆了口氣,褚冥漾停下腳步。

「出來吧!躲這麼久應該夠了吧?」冷冷的語調顯示出主人的不耐煩。

「哼!既然都被你發現了那也沒辦法!」

「妖師,滾出這個校園!」

這次來找碴的居然只有兩個人,看來他們應該是新生吧!

不然不會不知道惹火我的下場。

嘛~給他們一點教訓也好!

打定主意之後,褚冥漾擺出戰鬥架勢就準備先採取行動。

就在這時,一陣耳熟到讓他想裝作沒聽到的叫喚聲,由遠而近的傳了過來,伴隨著來人跑步時身後揚起的灰塵出現了。

「漾~」五色雞登場。

看著這個只會製造混亂的人出現,褚冥漾簡直想哀嚎了。

天阿,他剛剛不應該繼續在這邊逗留的!

應該直接回黑館才是……

「我就知道本大爺的小弟不簡單,那麼輕鬆就考到黑袍了!哪像那個天使,居然花了一百年才考到!」一手搭著褚冥漾的肩膀,西瑞一邊驕傲的這麼說道。

「西瑞,安因會花那麼久才考到黑袍是有原因的!」褚冥漾嘆了一口氣,友人不知為何總是對天使有著一絲敵意存在,他已經不只一次跟西瑞解釋過安因的情況了,但是西瑞也總是當做沒聽到,每次都會出言嘲諷安因。

好在安因有事情已經先離開了,不然這兩個人要是又打起來他可不知道該怎麼勸架了。

安因對於西瑞也是非常看不順眼,兩人每次見面,氣氛都不會很好。

打起來已經是家常便飯了,西瑞那張嘴喔……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知道安因很在意花了一百年才考到黑袍的事情,西瑞就偏要在安因面前諷刺他……

褚冥漾搖搖頭,頗為無奈。

「我管他有什麼原因!反正那個臭天使我就是看他不順眼啦!」西瑞撇撇嘴,說出這番言論。

「喂!別故意忽視我們的存在!」

「就算你這樣做我們也不會放過你的!」

被我們忽略的找碴二人組總算心生不滿的開口打斷了他跟西瑞之間的談話。

老實說,如果這兩個人沒出聲的話,他還真忘了自己上一秒正在被人找碴呢!

「漾~這兩個是誰?」西瑞好奇的問著。

「不認識。」一秒回答。

「是來找碴的嗎?」西瑞又問,雙眼開始染上興奮。

「似乎是這樣沒錯!」看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那兩人,他就好心一點提醒對方一下吧!

「喂!我勸你們還是打消想找碴的念頭吧!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你們,這個人可不好惹喔,你們應該是新生吧?如果不想未來的校園生活過的很"精采"的話,那最好別打我們的主意!另外,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先離開了,我待會可是還有事要做的阿!」

「不用你假好心!」

「妖師的話誰會相信阿!?」

好吧!既然你們不相信,那我不管了!

聳聳肩,褚冥漾走到一旁去打算將這兩個人交給西瑞去好好調教一番。

「你怕了嗎?」有個笨蛋開始挑釁了。

「哈!妖師也沒什麼了不起嘛!」

「漾~我可以解決掉他們吧?」西瑞轉過頭去問著站到一旁的褚冥漾,臉上的表情是一臉的躍躍欲試。

「隨便你!反正學院裡又死不了人!」褚冥漾說出這番不負責任的話來。

聽到褚冥漾的話,西瑞雙眼亮了起來,馬上甩出獸爪走到找碴二人組面前去。

「為免你們死的不明不白,本大爺就先報上名來!聽清楚了,本大爺乃是西瑞.羅耶伊亞,要報仇記得來找我阿!」接著很樂的瞬間衝上前去。

「羅耶伊亞?就是那個殺手家族的?」

「居然跟妖師混在一起,真不愧是殺手家族的!」冷哼。

找碴二人組完全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樣,褚冥漾看著對方那無知到近乎愚蠢的樣子,搖了搖頭。

今年的學生素質似乎比往年差阿?

對前方傳來的淒厲叫聲視若無睹,褚冥漾逕自思考著。

過了一會,現場終於趨於平靜。

看著前方的西瑞還一臉打不過癮的樣子,褚冥漾不禁搖頭失笑。

都已經把人打個半死了。褚冥漾走上前去,對地上那兩個已被打到體無完膚的兩人視而不見。

「西瑞!」褚冥漾輕聲喚道。

「幹麻?」聞聲,西瑞疑惑的抬起頭來。

誰知道,下一秒他就被眼前的人給一把抱住。

「你……你……你幹麻?」突然間被抱了個滿懷,西瑞結結巴巴的發問。

難得可以看到友人這副慌亂的樣子,褚冥漾噗哧一笑。

「謝謝你!」接著,誠摯的道謝。

「幹麻謝我,我又沒做什麼?」西瑞一臉不解。

「呵,很多方面都受到你的照顧,所以我說謝謝你!」褚冥漾開口解釋,但是他覺得,西瑞大概聽不懂他的意思吧。

果然,西瑞還是一臉的疑惑,只不過,臉上微紅。

最後再緊緊抱了對方一下,褚冥漾才放開手。

真的,很多方面都多虧有你,真的很謝謝你!

褚冥漾笑咪咪的看著西瑞。

「你笑什麼?」西瑞感到困窘,大吼一聲。

「沒什麼!對了,你找我有事嗎?」褚冥漾識相的轉移了話題。

「喔!本大爺來找小弟一起去逛街!」西瑞一秒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那,我們走吧!」褚冥漾率先往前走,嘴邊的笑容久久不散。

 

*     *     *

 

在陪西瑞的途中,他們不只一次被人找碴,褚冥漾都不用出手,那些人就都被西瑞給打飛了!

看西瑞似乎玩的很樂的樣子,褚冥漾也就不打算阻止了,樂的在旁邊看戲。

到最後甚至還一一計算西瑞花多少時間來解決那些找碴的人。

時間就在被人找碴、找碴的人被打飛之間度過了。

等到他們逛完街,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

回到學院之後,西瑞心滿意足(因為有免費沙包打)的跟他道別,就離開了,難得的沒有纏著他要繼續續攤。

跟西瑞道別之後,褚冥漾轉身朝著黑館走,心裡想著,現在這個時間,有任務的人也都結束了吧?

所以說,是時間去通報這個好消息囉~

唔……黑館裡應該不少人吧?安因已經通知過了,那就剩下……奴勒麗、蘭德爾學長、尼羅還有學長……囉?

點點頭,不知何時停下腳步的褚冥漾,再度邁開步伐往前走。

就在快要接近黑館的時候,他看到夏碎學長正朝著自己的方向走過來,而且對方也發現他了。

「褚!」夏碎帶著一如往常的溫和微笑向他打招呼。

「夏碎學長,你們剛完成任務嗎?」褚冥漾快步迎上前去。

「是阿!我們剛回來,正打算去回報任務呢!對了,我聽說囉,恭喜你通過黑袍測驗!」夏碎笑著跟小學弟說。

這個小學弟為了考上黑袍有多努力,他都看在眼裡,因此當他得知褚冥漾終於成功通過黑袍測驗時,自己也替他感到高興。

夏碎也是花了好大的勁才考過黑袍,所以他也了解,黑袍測驗有多困難。

如今,褚如願考上黑袍,他也感到與有榮焉,畢竟自己也算是褚的半個符咒學老師嘛!

雖然他大部分都只是在幫褚解答一些符咒使用上的疑惑而已,真正教導褚符咒的,其實是安因。

但是,褚對於學習從不馬虎,學習上遇到什麼問題,他都會跟自己討教,也會自己去圖書館查閱一些相關資料,向學的程度不下於自己的弟弟,千冬歲。

有時候甚至還會從褚那裡聽到一些頗為精闢的見解。

褚的成長,褚的努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大家都在說,褚考上黑袍是遲早的問題。

因此,現在得知這個消息,可以說,他並不意外!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似乎有聽到千冬歲說,米可蕥似乎有打算推薦褚去考藍袍的這件事。

這個小學弟,真的成長了很多阿!

「沒有啦,這都是多虧了大家的幫忙,如果沒有大家的幫忙,我也不會那麼順利通過阿!」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別這麼說,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底的!」看著面前這謙虛的小學弟,夏碎一臉溫柔的笑容。

褚這是因為這樣才會讓那麼多人喜愛阿!

「夏碎學長,真的很謝謝你!」褚冥漾走上前,抱住夏碎。

夏碎先是愣了一秒,之後嘴角綻放出瞭然的微笑,跟著環過手抱住褚冥漾。

過了幾秒之後,褚冥漾才一臉不好意思的退開身。

「抱歉,突然抱住你,我只是想表達我的感謝之意而已……」褚冥漾吶吶解釋。

「沒關係,我並不會很介意!」夏碎抬起手摸了摸小學弟的頭,要他別介意。

自己突然被抱住都沒說什麼了,褚這個抱人的人反而紅著一張臉害羞不已。

夏碎對此輕笑出聲。

這個小學弟就是這麼單純,才會每次都被奴勒麗捉弄阿!

「你應該還沒跟黑館裡的大家說吧,去吧!現在大家應該都在的。」夏碎拍拍褚冥漾的頭,笑著催促。

「嗯!那我就先回去囉!夏碎學長,待會見!」褚冥漾點點頭,朝夏碎揮揮手,一溜煙的跑開了。

夏碎笑看小學弟的身影遠離自己的視線,才轉身朝著自己的目的地前進。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