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慶祝會,一直持續到很晚才結束。

看著攤在床上,喝的爛醉如泥的褚冥漾,冰炎的臉色實在好不起來。

回想起稍早之前的畫面,他覺得肚子裡有一把火在燃燒!!

這個笨蛋!


*     *     *


他只是出去講個電話而已,誰知道回到包廂之後,會看到那樣一個讓他非常火大的畫面!

褚冥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奴勒麗灌了酒,一張臉早已燒的通紅。

而那時奴勒麗正抱著褚冥漾上下其手,騷擾人騷擾的不亦樂乎!

那個被騷擾的笨蛋卻完全不在意的樣子,露出一臉傻呼呼的笑容攤在奴勒麗身上,似乎覺得很癢般扭轉身子。

奴勒麗看到褚冥漾的反應,玩心大起開始在褚冥漾身上各處搔癢。

這時,褚冥漾似乎終於受不了了,氣呼呼的站起身,丟下一句:「我不跟妳玩了啦!」之後,轉而賴到安因身上去了。

安因也被奴勒麗灌了一點酒,臉上微紅,看到褚冥漾跑到他身邊伸手要他抱,他也不拒絕,順勢就將人攬到懷抱中。

而此時的褚冥漾,正一臉滿足的掛在安因身上。

同樣喝了酒的米可蕥看到這個畫面,也跑到安因身邊大喊不公平,說她也要抱!

結果就形成一堆人抱在一起的畫面了……

冰炎鐵青著臉色走過去,將褚冥漾從安因身上拉起來,回到自己的座位那邊。

沒想到褚冥漾居然還掙扎著不要離開安因身邊,說什麼安因身上好香,他要跟安因抱抱之類的話,聽的冰炎怒火從心中燃起,惡狠狠的瞪了褚冥漾一眼,就不由分說的把人硬是扣留在自己身邊不讓他離開。

褚冥漾雖然對於冰炎這樣的舉動頗有微詞,但平常就不敢反抗冰炎的他,在喝了酒之後同樣也反抗不了人。

嘟嘟噥噥的說了幾句意義不清的話之後,放棄了掙扎,乖乖待在冰炎身旁。

誰知道這時候,連蘭德爾都來攪局!

蘭德爾手上拿了一塊蛋糕誘惑著喝醉的褚冥漾。

「漾漾,你想不想吃這塊蛋糕阿?」蘭德爾噙著詭異的笑容靠近。

「你想幹麻?」冰炎皺眉看著對方像是在引誘小狗的舉動。

「要!」褚冥漾看到蛋糕,雙眼大亮,忙不迭地點頭。

「那你抱我一下,這塊蛋糕就給你吃!」蘭德爾沒有回答冰炎的話,只是繼續誘惑人。

「蘭德爾你───」冰炎眉頭皺的更緊了。

還沒說完話,一旁的褚冥漾早已朝蘭德爾撲了過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而被抱住的蘭德爾,更是順勢將主動撲到他懷中的人抱的更緊。

上鉤了!蘭德爾嘴邊是停不了的得意笑容。

今天聽到尼羅說漾漾小朋友為了向尼羅表達他的感謝之意,主動抱了尼羅一下,讓尼羅小小嚇到一下。

不過尼羅卻說,他感到很高興,因為他有幫上對方的忙。

聽到尼羅這樣說,蘭德爾不禁覺得禇冥漾有點不公平!

自己也算是有給過他幫助吧?結果漾漾居然沒有給他一個擁抱,此舉讓吸血鬼伯爵感到有點吃味,於是便想出了這樣一個計謀來。

而禇冥漾也果真如他所想的,主動給了他一個擁抱阿!

正想再趁機多吃點豆腐的時候,懷中的人已經被氣憤的冰炎給拉走了。

「褚冥漾你這個白痴!」冰炎大力的巴了那個笨蛋一下。

「嗚,好痛喔!」學長幹麻打人啦!褚冥漾眼角掛著幾滴淚,好不委屈的看著面前的冰炎。

看著褚冥漾一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的無辜表情,冰炎氣不打一處來。

他果然是笨蛋!

人家故意那樣做就是要引你上鉤的,你居然還傻傻的撲過去!?

想到褚冥漾方才的舉動,還有蘭德爾那得意的笑容,冰炎深深覺得,自己剛剛那一巴應該再用力點的,看能不能就此打醒那個笨蛋!

夏碎剛剛也跟他透露,下午遇到褚的時候也被褚突然抱上去的舉動給嚇到了!

經由對方的說明他才了解,褚會有這樣的舉動似乎是想表達他的感謝之意。

『一個真心的擁抱,代表的是一個滿滿的感謝。』

這句話似乎是來自於原世界的,褚就是因為這句話,才會到處去抱人。

『到處抱人?』冰炎挑眉。

『是阿!在我之前褚似乎已經抱過不少人了!』夏碎說這句話時嘴角那礙眼的笑容真的很欠扁!

也就是說,今天出現在這裡的人都被褚抱過囉?

難怪今天看到褚的時候,褚會主動抱住他,還跟他說謝謝。

總算是找到解答了!

冰炎將打算爬到另一邊的桌子拿糕點的褚冥漾拉回自己身邊,順便瞪了對方一眼。

看到褚那一臉渴望,卻又摻雜著一絲委屈的表情,冰炎無奈的起身拿了好幾盤糕點給褚冥漾。

「學長謝謝你!」褚冥漾一臉開心的接過,低頭就吃了起來。

看著褚冥漾那一臉滿足的樣子,冰炎無奈的搖搖頭。


*     *     *


「唔…學……長?」睜開眼看到坐在床邊的身影,褚冥漾疑惑的喚道。

「醒了?」冷冷的聲音回應著。

「這裡是……」似乎不是他的房間。

「我的房間!」

咦?慶祝會結束了嗎?他怎麼都沒有印象?褚冥漾撫著額,試圖回想,但他的記憶只到自己被奴勒麗灌酒那邊,之後呢───?

「之後你喝醉了,我就把你帶回來!」

「就這樣?」

「就這樣!」

「學長,我有做出奇怪的舉動嗎?」他應該不會做出什麼怪事吧?褚冥漾不安的想。

「你說呢?」誰知道冰炎不正面回答,卻給了這樣一個曖昧不清的答案。

阿阿──那就是說有囉?

天阿!他沒臉見大家了啦!

褚冥漾將臉埋在棉被裡,無顏以對。

「既然你清醒了,那現在就該是算帳的時刻了?」冰炎將棉被拉開,俯身壓上去。

「算帳?」算什麼帳?褚冥漾疑惑的看著懸在自己上方的冰炎。

「你今天似乎見人就抱嘛……」低沉的嗓音裡潛藏著危險的信號。

「呃……那是……為了表示我的感謝之意阿阿阿阿!」學長,你不會連這個醋都吃吧?

「少囉唆!居然沒經過我的同意就亂抱人!你死定了!」冰炎俯下身以唇堵住了褚冥漾未開口的辯駁。

都說了那是為了表達感謝阿阿阿阿阿!

幾秒過後,寂靜的房間裡傳來了令人遐想的呻吟聲。

屬於情人的夜晚,才正要開始。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