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雅多離去的方向看了好一會兒之後,褚冥漾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

蛋糕蛋糕!我要吃蛋糕!褚冥漾心裡這麼想。

原本他就是想去餐廳找蛋糕吃,但中途遇到找碴的人因而中斷了他的行動,所以,沒事之後,他又想起原本的目的了。

一路往前走,褚冥漾心裡滿滿的都是蛋糕。

但是,孩子!餐廳在反方向啊!!

褚冥漾完全沒意識到這點,反而一路往跟餐廳相反的方向走去。

與餐廳的距離…也因此而越來越遠了…

就這樣,他走到了風之白園去。

「奇怪,餐廳不是在這邊嗎?」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白園,褚冥漾疑惑不解。

他不是一路往餐廳走來的嗎?

怎麼會走到白園呢?

甩甩頭,想讓因酒精而暈眩的腦袋清醒一點,但越甩思緒卻越是不清明。

「唷~這不是褚同學嗎?有沒有興趣陪我去喝杯咖啡阿?」戲謔的聲音陡然傳入耳中。


*     *     *


「歲,漾漾不在這邊了!」

「怎麼會?使役獸回報給我的消息顯示著漾漾剛才的確還在那邊的!」

「那現在怎麼辦?」

「我再試一次看看!萊恩你就在附近問問看有沒有人看到漾漾吧!」

「嗯!」


*     *     *


褚冥漾往聲音來源看過去,看到來人後,立刻警戒起來。

「安地爾,你在這邊做什麼?」

「別那麼緊張嘛~我只是想找褚同學一起去喝杯咖啡而已啊!」安地爾笑笑的望著一臉警戒的褚冥漾。

「我不要喝咖啡!」褚冥漾皺著眉,拒絕。

「不喝咖啡也沒關係,那要不要吃蛋糕阿?我知道原世界有一家咖啡館的蛋糕很好吃喔!」安地爾拋出誘餌。

「蛋糕!」聽到這兩個字,褚冥漾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

「我是那裡的VIP,店裡的限定蛋糕也隨便你點喔!就當我請客吧!如何?」看著眼前明顯心動的人,安地爾知道對方上勾了!

「限定蛋糕!」褚冥漾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要去嗎?」安地爾紳士的微微彎腰,伸出一隻手來邀請。

褚冥漾掙扎著,但一想到蛋糕可以吃到飽,那瞬間的掙扎就完全將之拋諸腦後去了!

於是,怯怯的伸出手來,搭在安地爾伸出的那隻手上。

安地爾微微一笑,移動陣的光芒瞬間亮起,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光芒中。


*     *     *


安地爾嘴邊噙著一抹笑意,看著眼前蛋糕吃不停的人。

從一進這家店後,褚冥漾當真把他當成凱子了!點了滿滿一桌的蛋糕,雖然他不是很在意那些錢啦!

但是…看著滿桌的蛋糕,安地爾懷疑,眼前的人是否吃的完全部的蛋糕?

剛剛一進來時,褚冥漾頓時雙眼放光,盯著櫥窗裡的蛋糕流口水。

從左邊看到右邊,再從右邊看回來,就是不知道要點哪一種蛋糕。

當人在櫥窗前站了十分鐘還是無法決定要點哪種蛋糕後,他開口了:「既然無法決定,不如就全部口味都點吧!反正我請客!」

聽到他這麼說,褚冥漾居然很高興的轉回身來,對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一瞬間,他居然被那笑容迷眩了眼。

「安地爾,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聽到這句話,安地爾才回過神來。

他是個好人?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他!畢竟他可是鬼族高手耶,有誰會說鬼族是好人的?也只有這個褚冥漾才會這樣了!

安地爾無奈的搖搖頭,抬眼跟等候多時的服務生說:「店裡的蛋糕全部來一份吧!順便再給我一杯咖啡!」

「還有限定蛋糕!」褚冥漾又追加了限定蛋糕。

「這麼多你吃的完嗎?」安地爾錯愕了一下。

「當然!蛋糕再多我都吃的完!」褚冥漾信誓旦旦的保證。

「好吧!限定蛋糕也要!」安地爾無奈的轉身,跟服務生吩咐。

「好的!請兩位這邊請,稍待一會蛋糕馬上會為您送上來!」服務生將兩人帶到VIP包廂去了。

從回想中回過神來,一桌的蛋糕居然已經被褚冥漾給吃掉大半了。

「你這樣正餐還吃的下嗎?」安地爾很好奇!

「當然!裝甜點的胃跟裝正餐的胃是不一樣的!!」褚冥漾抬起頭這麼說,嘴角還沾著奶油。

聽到對方這番話,安地爾算是徹底無言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言論呐~

「你嘴角沾到奶油了!」安地爾伸出手擦去他嘴邊的奶油,接著放進自己口中舔掉。

看到安地爾這樣親暱的動作,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紅了一張臉,呐呐道謝:「謝謝…」

「不客氣!」看到褚冥漾一張臉紅的像蘋果,安地爾嘴邊揚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但褚冥漾因為低下頭又開始專心吃起蛋糕,所以並沒看到。

接下來兩人都沒有說話,褚冥漾專心吃著他的蛋糕,安地爾則是一邊喝咖啡一邊看褚冥漾一臉滿足的吃著蛋糕。

看到褚冥漾一口接一口的吃,臉上更是因為吃了蛋糕而一臉幸福,讓安地爾不禁疑惑的問出口:「蛋糕真的有那麼好吃嗎?」明明那麼甜,虧他可以吃這麼多。

「很好吃啊!我覺得蛋糕是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了!」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褚冥漾回答著。

「真有那麼好吃?」安地爾皺眉。

「真的!不信你吃吃看!」褚冥漾像是想證明蛋糕真的很好吃,心急的挖起一口蛋糕遞到安地爾嘴邊要他品嘗看看。

安地爾驚訝的望著褚冥漾的動作,平常的他是絕對不敢這樣做,看到他跑都來不及了,怎麼敢接近他?沒想到他今天會這麼沒有戒心。

不對勁!今天的褚冥漾很不對勁!

安地爾開始仔細觀察褚冥漾,發現今天的他,雙頰有著不正常的嫣紅,雙眼水潤水潤的……

再加上剛剛遇到他時走路那搖搖晃晃的樣子…

難不成褚冥漾他…喝醉了!?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安地爾腦子裡開始轉著無數念頭。

今天還真幸運!

居然會讓他看到這麼有趣的一面。

雖然他今天休假,不過乾脆就趁這個機會把人拐到鬼族的陣營去吧!

「安地爾?」褚冥漾不滿的叫著眼前的人。

聽到叫喚,安地爾才回過神來,看到褚冥漾不滿的舉著手,叉子就在他嘴邊,執意要他把蛋糕吃下去。

安地爾也順勢張口把蛋糕吃下肚,畢竟這可是褚冥漾難得的服務啊!

「怎麼樣?好吃嗎?」褚冥漾急切的問著。

「太甜!」安地爾因那入口的甜味而皺起眉,趕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希望沖淡那味道。

「哪會,這明明很好吃的…」聽到他的回答,褚冥漾不滿的坐回去,嘴裡咕噥著一連串的話語。

「學長也是這樣,都說這很甜,可是明明就很好吃啊…」

原來亞那的孩子也不喜歡吃甜的啊?安地爾挑眉。

忽然,安地爾嘴邊綻出一抹笑容。

『終於來了!』

「安地爾.阿希斯!你在對我們學院的人做什麼!?」

 

*     *     *

 

「安地爾.阿希斯,你在對我們學院的人做什麼!?」

熟悉的聲音傳來,引的正在大啖蛋糕的那人抬起頭。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褚冥漾歪著頭,疑惑的在心裡問著,手卻還在不停的挖蛋糕往嘴裡送。

唔~這個限定蛋糕真的好好吃喔~褚冥漾一臉幸福。

「你還吃!」冰炎走上前,一巴直接往褚冥漾頭上送。

「好痛!幹麻打我啦!?」褚冥漾捂著頭,委屈的看著行兇的冰炎。

這個笨蛋!

冰炎又氣又無奈的看著眼前用淚汪汪的大眼瞧著自己的褚冥漾。

在任務中接到千冬歲的電話,告知他褚冥漾不知道為什麼喝醉了,一個人在學院裡面走著,還做了一些奇怪的行為。

說到這邊,千冬歲支支吾吾的,讓冰炎不自覺挑起眉,直覺那個笨蛋一定又做了一些會讓他很火大的事情,所以千冬歲才會不敢告訴他。

掛掉電話之後,冰炎思索一下,決定先完成任務再去找那個笨蛋!

於是,將心思放在任務上,暫時不去想某個笨蛋的事情。

誰知道,沒多久之後換萊恩打給他,說他也遇到喝醉的褚冥漾,因為覺得狀況似乎很不對勁,才趕緊打電話給他。

連續接到兩通電話,講的都是同一件事,這讓冰炎開始覺得火大了。

那個笨蛋!

冰炎額上的青筋跳動著,一邊跟萊恩說:「先把他帶回黑館再說,我現在有個任務走不開,等我完成就會回去!」

「嗯。」然後,電話就掛了。

收起手機,冰炎身周籠罩著一層黑氣。

褚,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

黑著一張臉,冰炎加快速度,一心只想快點回去教訓某個笨蛋!

但再次接到千冬歲的電話後,他才知道事情不妙!

褚的氣息消失在學院了!

而且居然連使役獸都探查不到!?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冰炎心急如焚,但又毫無頭緒,只能盡快完成任務趕回學院去。

等他完成任務趕回學院後,千冬歲帶他到褚的氣息最後消失的地方。

現場很乾淨、完整,也沒有打鬥的痕跡,所以褚應該是安全的。

就在這時,冰炎感覺到了一絲絲……鬼族的氣息?

難道是……

冷著面容,冰炎回頭吩咐身後的千冬歲和萊恩:「褚恐怕是被安地爾帶走了!」

「安地爾!?他是怎麼進來的?」萊恩驚訝。

「我並沒有收到結界被破壞的消息!」千冬歲推推眼鏡,這麼說。

「他是偷溜進來的,以他的能力,這麼做還沒問題。」冰炎冷笑。

「那漾漾……」千冬歲擔心自己的友人會受到傷害。

「褚應該沒事!他們既然想利用妖師的力量,那就不會傷害他!」

「現在該怎麼辦?」萊恩問。

「我會找到他們,你們就待在學院待命吧」冰炎說完,腳下移動陣一踩,身影就消失了。


*     *     *


而如今,那個讓他們擔心不已的人,卻好好的坐在咖啡館裡吃.蛋.糕!?

看桌上的空盤子,就可以知道褚到底吃掉多少個蛋糕了。

一整桌的蛋糕,有一半以上的盤子都空了……而褚手上還拿著一個盤子吃的津津有味。

看來我們是白擔心了是吧?冰炎冷著臉,忍不住上前往那吃的一臉滿足的人一頭巴下去。

「你還吃!?」

不意外的聽到一聲痛呼,接著褚冥漾捂著頭,淚眼汪汪的抬起頭看著他。

那一臉委屈眼角噙著淚的樣子,讓冰炎一肚子的火氣都不知道要往哪兒發了。

真是!

冰炎又氣又無奈,拿眼前這人沒有任何辦法。

不過說真的,喝醉的褚雙頰紅通通的,雙眼水潤又閃亮有神,嘴唇嬌嫩欲滴,讓他很想馬上低頭一親芳澤。

要不是安地爾還在旁邊,他早就把人抓過來好好親個夠了!

「回去了!」冰炎抓起褚冥漾,轉身就打算離開。

「不要!我還沒吃完!」褚冥漾拍開冰炎的手,坐回原位拿起另一盤蛋糕又開始吃了。

冰炎轉過頭,瞪著褚冥漾,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說:「我.說.回.去.了!」

「不要!人家蛋糕還沒吃完啦!」褚冥漾沒有抬頭,只是拼命進攻眼前的蛋糕。

冰炎額上的青筋又跳出來了!

他有個衝動想將人直接打昏帶回去!!

安地爾則是好整以瑕的看著眼前兩個人的爭吵。

「你到底回不回去!?」冰炎冷著聲問道。

「吃完蛋糕我再回去!」褚冥漾依舊堅持己見。

「……要吃蛋糕我買給你!想吃多少都隨你!現在,跟我回去!」這次他要再不聽,冰炎打算硬將人帶回去!

「真的嗎?吃多少都可以?」褚冥漾突然抬頭,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冰炎。

「真的!」冰炎承諾。

「可是……這邊的我也想吃耶……」褚冥漾看著桌上剩下的蛋糕,猶豫的來回望著冰炎與蛋糕。

「你可以打包帶回去阿!」安地爾這時出聲了。

「可以嗎?」褚冥漾瞬間轉頭看著安地爾。

「當然可以,反正這些本來就是要給你吃的!」

「哇~安地爾謝謝你!你人真好!」褚冥漾突然站起身,衝到安地爾面前親了他的臉頰一下。

之後又興高采烈的跑出包廂去找服務生拿紙盒。

只留下兩個一臉錯愕的男人在包廂裡對峙著。


*     *     *


冰炎黑著臉,瞪視著安地爾。

而安地爾則笑的像是偷腥的貓一樣,挑釁般看著冰炎。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冰炎首先出聲。

「我只是剛好休假,就來找褚同學一起喝杯咖啡而已!」安地爾笑笑的這麼說。

「說這種話誰會相信!?」

「信不信由你囉~」

冰炎正想再開口時,褚冥漾手上已拿著幾個紙盒重新回到包廂裡。

褚冥漾開心的將蛋糕一個一個裝入紙盒中。

等他裝好之後,冰炎立刻說:「走了!回去了!」

這次褚冥漾沒有再拒絕,乖順的拿起紙盒跟在冰炎身後。

經過安地爾身旁時,冰炎丟下一句話:「別再接近他了!」然後率先走出包廂。

在踏出包廂之前,褚冥漾回過身,對著安地爾道謝。

「謝謝你帶我來吃這麼好吃的蛋糕,安地爾!」褚冥漾笑著向安地爾道謝。

「不客氣!」抬起手揮了揮,安地爾也是笑笑的。

接著,褚冥漾總算是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咖啡館。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