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初夢,指的是新的一年做的第一個夢。

按照日本的傳統說法,初夢的內容可以預兆做夢的人未來一整年的運勢。在日本,由於很多日本人的除夕往往會守歲,通宵不睡,所以這裡的初夢指的是新年的第一天晚上所做的夢,這也就是為什麼,在日本歷中,1月2日被標為「初夢」。

而按照一般的傳統說法,如果在初夢中夢到了「富士山」、「鷹」、「茄子」這幾樣東西,就會被認為是吉利的象徵。

「為什麼夢到這三樣東西就代表吉利呢?」喵喵歪著頭,一臉疑惑的樣子。

「這最早可以追溯到日本的江戶時代,有一種說法認為,富士山是日本最高的山,鷹是聰明且強壯的鳥類,而『茄子』在日文中的發音和『達成』相似,所以都被認為是好運和吉利的表現。」推推眼鏡,千冬歲緩緩解釋著。

「那如果沒有夢到呢?」舉起手,喵喵再度發問。

「呵,這只是個比喻,並不一定真的要夢到啦。」千冬歲微笑。

「喔,那這樣喵喵暸解了!」

「在日本民間,也有人們用『一富士、二鷹、三茄子』這樣的俗語來描述初夢的吉利程度,也有人說『四扇、五多波姑、六座頭』,也就是說如果夢到了『扇子』、『煙草』、『盲藝人』中的一個,也是很吉利的。」千冬歲補充說明。

「初夢原來還有這麼深的涵義阿……」他都不知道,只知道初夢可以代表今後一年的運勢而已。

「那漾漾今年的第一個夢是夢到什麼呢?」話題一轉,喵喵將視線對著他,雙眼閃爍著興奮。

果然要聊這個就對了?褚冥漾忍不住苦笑著。

於是,四人的話題開始圍繞著「初夢」打轉。


*     *     *


(一)褚冥漾

「今年的第一個夢阿……」搔搔頭,褚冥漾回憶著。

他只記得是個頗悲慘的夢,悲慘到醒來之後,因為夢中那種悲慘的感覺還深刻的留在意識中,讓他因此還憂鬱了一段時間。

夢的內容是這樣的。

在他睡的正香甜時,被人一巴掌打醒。

「睡!還睡!都快中午了還不快起床!」褚家女主人一手拿著鍋鏟,一手扠腰站在他床前,一臉怒容。

「媽……」茫然的臉顯示著褚冥漾還未完全清醒。

「給我清醒點!」

當頭一個爆栗砸來,褚冥漾立刻瞪大了眼,睡蟲一瞬間全跑光了。

「我醒了我醒了!」看老媽還有要出手第二次的動作,他趕緊出聲阻止。

「既然醒來了就快點去刷牙,我有東西要你幫我買。」白鈴慈悻悻然伸回手,吩咐著。

「呃……那老姊呢?」從床上站起身,他一邊往浴室移動一邊問著。

「小玥一早就出門了,說是學校有事找她。」

「喔。」大概是公會那邊在找吧?

是說老姊也真辛苦耶,難得的連假就這樣泡在公會裡不用過了。

「快點去洗一洗好幫我買東西。」白鈴慈催促著。

「好啦!」


梳洗過後,簡單吃個早餐,褚冥漾抓起錢包就出門了。

出門時天空有點陰陰的,但是天空的另一邊是亮的,他判斷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下雨,所以沒帶傘就那樣出門了。

到了超市,快速買好老媽交代的東西,結完帳之後,褚冥漾提起頗重的塑膠袋就打算快點回家,但是就在這時,袋子卻刷的一聲破掉了,袋子裡的東西立刻滾了出來。

褚冥漾傻眼的看著一罐胡椒粉咚咚咚滾到收銀台下面去……

「這位客人,你要不要換一個新的塑膠袋?」站在收銀台前的店員好心的問著,另一邊的客人則幫忙撿起滾落在地上的物品。

「謝謝你。」褚冥漾先向幫忙的客人道謝,接著才轉頭對著店員說:「麻煩妳了,請再給我一個新的袋子。」

「好的。」店員拿了一個明顯比較耐用的袋子出來。

褚冥漾伸手接過之後,手腳俐落的將滾落出來的物品再一次放進袋子中,之後才小心翼翼的提著袋子踏出超市。

當他踏出超市的時候,天空開始飄起小小的雨滴,但還不到需要撐傘的地步,於是褚冥漾抓緊袋子快步往家的方向走。

到某個路口時,紅綠燈顯示著綠燈,褚冥漾沒有先注意左右是否有來車就一古腦的往前衝,因為雨勢正在慢慢變大。

就在他走到馬路的正中央時,一台闖紅燈的轎車就那樣極速衝了過來,那台轎車完全沒有要減速的意思,一路鳴按喇叭往褚冥漾的方向衝。

「哇!」嚇了一跳的褚冥漾往後退了一步,轎車只差一步就會撞到他了,一路往前衝的轎車在經過褚冥漾時還丟下一句髒話,讓褚冥漾怒火中燒。

「靠北!擋什麼路阿,拎北撞死你喔!」附贈中指一枚。

搞……搞什麼阿!?明明是你闖紅燈耶!

褚冥漾瞪大一雙眼,眼睜睜看著囂張的轎車就那樣揚長而去。

本以為倒楣事這樣就結束了,沒想到之後還有。

在經過住家附近的一個公園時,為了抄近路褚冥漾直接橫越草叢,沒想到卻因此踩到在草叢中躲雨的流浪狗的尾巴,那隻流浪狗馬上跳了起來,下意識就往踩住牠的人很狠咬下去。

「哇!好痛!」痛呼了一聲,褚冥漾趕緊伸手將咬住自己的狗抓開,那隻狗看自己造成敵人(褚冥漾)不小的傷害後,才搖著尾巴得意的離去,看都不看蹲在地上的褚冥漾一眼。

「阿靠!都流血了啦!」掀開牛仔褲褲管,剛才被狗咬到的地方正緩緩滲出血絲來,可見剛才咬下去的力道有多大,居然可以將穿著牛仔褲的他咬成這樣。

苦著一張臉,褚冥漾先將手上的塑膠袋放在一旁,接著轉頭察看四周有沒有人,接著才小小聲的唸起精靈百句歌療傷。

看到傷口漸漸消失,只剩下血跡殘留在皮膚上,他這才鬆了一口氣。擦掉血跡,拿起放在一旁的塑膠袋站起身。

「可惡!那隻狗真是太過分了,我只是不小心踩到牠而已,居然這樣報復我……」喃喃自語的咒罵著。

「阿阿,雨越來越大了,還是快點回去吧。」

好不容易離開公園,剩沒幾步路就快到家了,褚冥漾心想,終於可以逃離這惡運了,沒想到,念頭方過他就突然聽到頭上傳來一聲驚呼。

「樓下的快躲開!!」

咦?

正疑惑著,剛想抬頭一探究竟時,眼角究瞄到一個黑影快速接近他,接著,劇痛在他頭上炸開,他看到自己滿頭鮮血的倒在地上……

然後他就被嚇醒了。

「……」喵喵張大嘴一臉不可置信。

「……」千冬歲一臉同情的伸手拍拍他。

「這,就是我今年的第一個夢。」是個悲慘的、衰到爆的夢。

「你真的很衰。」突然有個聲音附和他,褚冥漾轉頭一看,才發現學長跟夏碎學長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

「褚,這一年……你盡量小心點。」夏碎學長表情怪異,給了他這麼一個建議。

「咦?為什麼,只是個夢而已不是嗎?」他疑惑的反問。

「褚,你該不會忘了自己是妖師吧。」冰炎看小學弟仍然依臉不相信的樣子,好心的提示。

「這跟妖師有什麼關係?」不懂。

冰炎因為小學弟的遲鈍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妖師做的夢都是有意義的。」這樣說總該懂了吧?

「你是說……我夢到的那些都會實現嗎!?」驚駭。

「不到全部實現的地步……不過衰了點是一定會的。」

「這意思是……我真的要衰一整年嗎!?」不是吧?

忍不住將視線投向友人們,喵喵、千冬歲跟萊恩都一臉「請你節哀」的表情,連夏碎學長也一臉「好好保重」的樣子,這讓他更加驚駭的將視線轉向學長。

學長,幫我!求救信號發送中。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紅眼黑袍只有這麼一句話。

不要阿阿阿阿阿阿阿!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