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冬歲


「那千冬歲呢?」喵喵轉頭,問著一旁的千冬歲。

「我嗎?我的夢沒什麼,只是個很平常的夢而已。」千冬歲淡淡的表示。

千冬歲擺明了不想講太多。

但是,他們都講了千冬歲怎麼可以不講呢!?褚冥漾心想。

正想開口催促兼誘拐千冬歲說出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在他開口前有人先他一步開口了。

「千冬歲夢到什麼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夏碎笑瞇瞇的開口表示,「我也很想知道千冬歲做了什麼樣的夢呢。」

「唔……既然哥想知道的話……」千冬歲的臉有點紅。

那是一個忙碌的早晨。

那天,他很早就起床了,接著開始準備族裡的冬祭事宜,一早就忙的團團轉的他,甚至沒來得及吃早餐。

呼喚少主、少主的聲音此起彼落的響起,到處都有人在呼喚他,讓他差點搞不清楚該先處理哪一件事比較好。

之後他要僕人們按照事情的輕重緩急來跟他通報,這樣處理起來的效率也會比較好,果然,之後事情的處理就順利多了。

他一直忙到中午才找到空檔休息,他休息的那段時間,家裡的僕人們還是忙碌的來來去去。

知道自己沒辦法休息太久,他趕緊胡亂吃了點東西果腹,接著就繼續投身入忙碌的準備工作中。

「就這樣?」褚冥漾驚訝的問。

「不然呢?」千冬歲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沒、沒事。」褚冥漾搖搖頭。

是說,千冬歲做了這樣的夢是不是表示他未來的一年都會忙碌到死阿?褚冥漾暗自猜測著。

同學,你保重。

褚冥漾用一種同情的眼神望過去,這引來千冬歲奇怪的一瞥。

一對上千冬歲的視線,褚冥漾連忙乾笑著說「沒事、沒事。」

轉回視線,千冬歲接著說了一句:「我說完了,再來換誰?」

千冬歲不著痕跡的轉移焦點。

其實……他夢到的內容不只是這樣而已。但是,剩下的內容他不打算說出來就是了,只要偷偷留在他心底就好。

之後的夢的內容,其實跟夏碎有關。

在忙著處理冬祭事宜的某個時間點,千冬歲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為了今天的冬祭,千冬歲特地將鈴聲調成震動模式。

照理來說這個時間是不會有人打電話給他的,所以千冬歲感到奇怪的打開手機盒蓋,這才發現是一封簡訊。

帶著一絲疑惑,他點開簡訊查看內容。


    新年快樂,冬祭的準備工作辛苦了。
                       夏碎



看到這則簡訊,千冬歲的嘴角情不自禁的越咧越大。

雖然內容不多,只有短短的問候,但千冬歲還是覺得很開心。

閉上眼,珍而重之的將簡訊保存下來,千冬歲忍不住將手機貼在自己胸前,慢慢平復激動的心情。

半晌之後,他終於恢復了一貫的冷靜,這才繼續將注意力放在準備工作上。

「下一個就換萊恩吧!」喵喵歡樂的點名。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千冬歲,在聽到喵喵的聲音之後才回過神來,接著忍不住為自己的失神暗自心驚。

悄悄瞄了瞄四周,希望沒有被誰看到才好。

夏碎奇怪的看著弟弟的舉動,一雙眼悄悄觀察著,看到千冬歲雙頰染上淡淡的薄紅,嘴角露出一抹笑來,一雙眼若有所思。

「嗯。」萊恩的聲音從咀嚼飯糰的口中模糊的發出來。


(四)萊恩


「我做的夢是關於………」

該不會都是滿滿的飯糰吧?阿哈哈,應該、不可能吧?

褚冥漾暗自在心裡吐嘈自己想太多。

那是一個充斥著滿滿的愛的故事。

那天萊恩難得的自己一個人去出任務,因為任務內容還滿簡單的,所以他沒有通知千冬歲就自己去了。

他想,他一個人就足以應付了。

但是到了任務現場,萊恩一雙眼忍不住訝異的睜大。

因為,視線裡,充斥著滿坑滿谷的飯糰。

「飯糰?」褚冥漾感到奇怪的插話。

「對,飯糰。」萊恩冷靜的回答。

有著各種顏色的飯糰充斥在萊恩的四周圍,飯糰大軍一步一步的,跳向萊恩的方向,臉上帶著兇狠的表情。

是的,你沒看錯,就是兇狠的表情。

圍繞著萊恩的飯糰大軍們,每一顆都有眼睛、鼻子跟嘴巴,嘴巴裡甚至還長了尖銳的牙齒,來勢洶洶的朝著萊恩靠近。

萊恩拿著武器的手一頓,看著其中一顆飯糰往他撲過來,連忙往一旁跳開。

這、這要他怎麼下手才好?

眼前的敵人是他最心愛的飯糰,他怎麼可能打的下去呢!?

萊恩臉部表情糾結,看著眼前的飯糰大軍……

然後,萊恩就那樣一直左閃右躲的閃避飯糰大軍的攻勢,手上的武器怎麼也不忍心往飯糰大軍身上砍。

在連續閃躲了接近三十多分鐘後,萊恩也漸漸感到有點累了,因而沒注意到後方有顆飯糰悄悄接近他的動作。

等他注意到時已經來不及了,他被身後那顆飯糰使勁撞過來的力道撲倒,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其他的飯糰看夥伴的計謀得逞,也紛紛往他身上壓……

最後的畫面,是他被一堆五顏六色的飯糰壓在最下面的景象,然後,萊恩就被驚醒了。

「……………」

「……………」

眾人徹底無言,不曉得該發表什麼評論才好。

對於萊恩對飯糰的熱愛程度,他們可以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有必要因為這樣就讓飯糰壓死嗎這位同學!?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