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夏碎


眾人決定無視於角落邊單方面的暴力行為,話題依舊持續著。

「那下一個就換夏碎學長囉?」喵喵微微歪著頭,眨眨眼。

「好阿。」夏碎溫和一笑。

角落邊傳出的哀嚎聲,眾人自動當作沒聽到。

然後夏碎啟口,帶著一貫的溫和微笑緩緩訴說著自己的夢。


*     *     *


那一天,夏碎與冰炎接到一個任務,因此一早就出門了,宿舍裡只剩下睡的香甜的小亭。

出門前,夏碎只留下一張小紙條告知自己的去向,摸摸熟睡中小女孩的頭,輕巧的拉上拉門,出發了。

那次的任務並沒有很困難,因此很快就解決了。

「那我就先離開了。」冰炎對著一旁的搭檔說。

「快去吧,任務我去通報就行了。」知道搭檔急著去跟戀人會合,夏碎識相的將回報的工作攬下。

「麻煩你了。」冰炎點點頭,一下子就轉開移送陣離開了。

看著搭檔離開的背影,夏碎笑了笑。

冰炎自從遇上褚之後,真的變了很多呢!

不再板著一張臉,取而代之的是生動的表情。情緒的變化也較之前容易辨認,該怎麼說呢……感覺就是更像個人了吧!

而這一切,都是褚帶給冰炎的。

夏碎很高興搭檔可以遇上願意珍惜一生的人。

回過神,夏碎也跟著轉開移送陣,準備去回報任務成果。

等他回報完任務,正打算就這樣回去宿舍時,突然想到了那個在宿舍等他回去的小女孩。

買些點心回去吧!小亭一定會很開心的。

於是,腳步一轉,轉向商店街的方向。

幾分鐘後,夏碎提著剛買好的點心,揚著溫和的笑臉,一步一步慢慢回到宿舍。


*     *     *


「我回來了。」拉開拉門,夏碎對著房裡喊。

他想,小亭這時間應該醒了吧,或許正在看電視也不一定。

「主人!」

果不其然,他才剛喊完,就聽到房裡傳來碰碰碰的聲音,接著一抹小小身影飛快的竄出房間,往他身上撲過來。

「主人,歡迎回來!」小亭興奮的聲音大大的在耳邊響起。

「我回來了,小亭。」笑著抱住小女孩,夏碎笑笑的將人往房裡抱。

房間裡依稀還能聽到電視機流瀉而出的聲音。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小亭都在做什麼呢?」夏碎笑著詢問小女孩。

「看電視!」小亭很有精神的回答。

「這樣阿……」走進房裡後,夏碎輕輕的將小女孩放下。

直到將小女孩放下時,夏碎才注意到小女孩身上的穿著。

「小亭……你這身衣服是怎麼回事?」夏碎愣了愣,艱難的提問。

「好看嗎好看嗎?這是小亭自己做的唷!」小女孩開心的展示著自己忙了一上午的成果。

那是一件,綴滿了無數蕾絲花邊與荷葉邊的,令人看了眼花撩亂的,女僕裝。


*     *     *


小亭轉著圈,希望能夠得到主人的稱讚。

這可是她依照電視上看到的樣式,再經過自己的改造後所做出來的服裝唷。

「好看嗎,主人?」

「很……很好看。」夏碎艱難的啟口。

「那是什麼?」突然,小亭的視線膠著在夏碎的手上。

「阿,這是要給妳吃的。」聽到小亭問起,他這才想起自己買的點心。

「點心!那小亭去泡茶!」小女孩咚咚咚的跑向廚房。

夏碎就那樣呆愣的看著那個小小身影進入廚房中,久久無法回神。

直到小亭捧著茶盤出來,一切都準備就緒等著開動,但夏碎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主人?」小亭疑惑的喊了一聲。

夏碎沒有回應。

小亭感到奇怪,走過去輕輕扯著夏碎的衣袖。

「主人?」

「阿,抱歉。」被小亭這一扯,夏碎才回過神來。

「可以吃了嗎?」小亭一臉渴望的看著夏碎。

「吃吧,那本來就是要買給妳吃的。」夏碎愛憐的摸摸小女孩的頭。

「那小亭要開動了!」歡呼一聲,小亭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前。

抓起桌上的點心,一個一個快速的往嘴裡塞。

經過夏碎的多次教導,總算是讓小女孩學會細嚼慢嚥了。小亭不再像以前那樣,會直接把點心倒進嘴巴裡吃掉,而是一個一個慢慢丟進嘴巴裡吃,雖然……她的進食速度依然比平常人還要快一倍就是了。

等到小女孩將盤子裡的點心一掃而空後,夏碎才開口問出導致他剛剛愣住好長一段時間的問題來。

「小亭。」

「什麼事,主人?」小亭抬起頭。

「妳……怎麼會突然想要換衣服呢?」夏碎艱難的說出這種比較不會傷害到人的問法。

「之前那套衣服妳不喜歡嗎?」

「不會阿!之前那套衣服小亭也很喜歡!」小亭搖搖頭。

「那,怎麼會突然換呢?」

「因為電視上這麼演阿!」小亭理所當然的回答。

「電視?」聽到這個答案,夏碎怔住。

「對阿!」小亭點點頭,開始口沫橫飛的述說:「電視上的女孩子就是穿著這種衣服,喊著:『主人,歡迎回來!』的阿,所以小亭也想要穿那樣的衣服!」

「呃……小亭是看到哪個頻道的節目呢?」夏碎的笑臉開始有點僵硬了。

「就是這個!」小亭拿起遙控器,轉到她看到女僕裝出現的那個頻道。

『主人,歡迎回來!』穿著綴滿蕾絲服裝的女孩,漾著甜美的笑容說出這句話。

『他們是女僕,甜美的笑容,還有這一身最夢幻的裝扮,粉紅配上白色,加上一點點蕾絲,超級吸睛,這家咖啡廳,服務生換上女僕裝,跪著幫你點餐送餐,這樣的服務方式,深受宅男喜愛,生意拉出長紅。女僕咖啡廳近幾年來正蓬勃的發展當中,許多男性朋友皆聞風而來,就是為了一睹女僕的風采……』

「……」夏碎沉默了。

「主人?」小亭歪著頭,「主人不喜歡小亭這件衣服嗎?」然後,怯怯的詢問。

「不,怎麼會呢。」揚起有點僵硬的笑容,夏碎安撫著小女孩。

「那,小亭可以穿這件衣服囉?」小亭開心的張大雙眼。

「……當然,妳喜歡就好。」僵硬的微笑。

「耶!主人最好了!」小亭高興的撲過去。

「小亭長大要嫁給主人!」小女孩開心的宣示。

夏碎苦笑著接住小女孩,忍不住在心裡這樣想。

這算是……他的教育失敗……嗎?


*     *     *


一說完,夏碎發現周圍的眾人都沉默了。

「嗯?怎麼了嗎?」夏碎笑著詢問,一邊將嘴湊近茶杯邊緣輕啜。

「夏碎……」修理完某隻色馬的冰炎回到座位,剛好聽到最關鍵的那一段。

「嗯?」夏碎疑惑的望著搭檔。

「真沒想到你居然有這種癖好!」冰炎嘴邊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冰炎這句話,剛好說出在場所有人的心聲。

「反正那只是個夢而已不是嗎?」夏碎笑笑的不多做反駁。

而這句話,也留給眾人更多的想像空間……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