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冰炎


在一陣詭異的沉默以及夏碎笑容背後隱藏的黑氣襲擊下,現場氣氛僵硬到不行。

褚冥漾僵著一張笑臉,腦袋裡思緒百轉千迴。

夏碎學長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學長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類似這樣的問題一直在他腦海中轉著。

然後,他的目光突然間看到一旁的冰炎,這才想到,在場的人還沒說出自己夢到什麼的,就只剩下學長了。

於是,他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學長,你還沒說你的夢!」講完這句話之後,才發現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

其中,冰炎更是惡狠狠的瞪著他。

咦?他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褚冥漾不自覺的搔搔頭,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回去。

學長?

「嘖!我的夢很平常,沒什麼好說的。」冰炎撇嘴,拒絕回答。

「咦?怎麼這樣!?大家都說了就只有學長沒說,這樣不公平!」褚冥漾據理力爭。

「就是阿,冰炎,我都說了,你也該說出來才是。」夏碎笑瞇瞇的附和,不過若注意一點看的話,可以注意到他眼中的幸災樂禍。

「對阿,喵喵也想聽。」連喵喵也點頭附和。

褚冥漾看這麼多人聲援他,轉過頭努力用眼神哀求著冰炎。

被那水汪汪、如墨一般的大眼盯著看,冰炎原本堅定不移的心志也逐漸開始動搖。

「嘖!知道了啦,我說就是了,所以把你那蠢臉收起來!」冰炎順勢一巴掌巴過去,力道當然是有控制的。

雖然被巴了,但褚冥漾卻笑的很開心,笑的像是得到什麼寶物一樣。

看到對方的笑容,冰炎再度小小聲的嘖了一聲。

這個笨蛋,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笑成那樣,冰炎注意到不遠的角落有人因為褚剛才露出的嬌憨笑容而看呆的樣子。

這讓冰炎心情更不好了。他再度出手將對方的笑容打掉,在對方回以疑惑的眼神時,以一句「如果想聽我說就別再露出那種愚蠢的表情」睹住對方的問題。

褚冥漾趕緊點點頭,表示自己會專心聽。

是學長耶!學長到底夢到什麼他可是超好奇的阿,如今總算可以一窺一二,叫他怎能不興奮呢?

不過在收到冰炎警告性的一瞥之後,他才趕緊端正表情,做出認真聽講的模樣。

接著,冰炎輕咳了聲,才帶著一臉厭惡的表情,開始述說自己的夢。


*     *     *


那是一個,一點都不美麗一點都不精采一點都不令人高興的爛夢。(by冰炎)

夢的背景是在無殿,內容是他待在無殿的那幾年所發生的事。

冰炎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夢到這些事情,而且,如果可以的話他連想都不願意再想起來。

乾脆就那樣消失在記憶深處會更好!冰炎情緒激動的表示。

夢的內容是他一點都不愉快的童年生活。

在無殿的那一段時間,他根本就是被扇當成玩具了!

每天每天,扇總是能想出各種不同的方法,打著「鍛鍊」為名,行整人之實。

試問,有誰會在一踏出房門就遇到一隻比自己身高還高的魔獸就擋在主要通道上虎視眈眈看著你的?

你走右邊牠眼珠子跟著轉向右邊,你腳步踏左邊他眼珠子跟著轉向左邊,帶有腐蝕性的口水還不斷的滴下來……最後更是直接往你衝過來,不得已之下也只能迎擊,但是那隻魔獸皮超厚,用爆符根本就打不穿,最後他是用自身冰的能力先將牠冰鎮再一槍敲碎的。

而那時,他身上也早已滿身傷了,衣服更是被溶了一大半……

試問,有誰會在吃飯前把你的餐點拿走,丟出一堆小妖獸還放話說「不打敗牠們你今天就沒飯吃唷,小冰炎~」,接著自己捧著茶點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觀看的?

又氣又怒的他,只能惡狠狠瞪著對方的動作,眼睜睜看扇將自己的餐點收走,然後一堆小妖獸瞬間往他撲過來,等到他狼狽的閃開之後就看到扇一個人拿起點心慢條斯里、笑瞇瞇的邊欣賞他被追的滿場跑邊吃著手上的點心,還一邊丟出讓人更加生氣的話來。

「小冰炎你要專心點阿!」

「小冰炎用點力阿!你那力道怎麼可能傷的了我心愛的寵物呢?」

「阿這個餅乾好好吃。」

之類讓人聽了怒火更加上漲、讓人想直接將爆符丟過去炸它個粉碎再駛進鞭屍讓人死了又死死了再死的話語,不斷的飄散在冰炎的耳邊。

冰炎只記得那時他的腦神經啪的一聲斷裂,直接暴走了。

等他回過神來在他面前的人已經不是扇那個死老太婆,而是他的師父,傘。

地上則是一片妖獸的殘骸,周圍全是被火燒過的痕跡,而扇,早就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是他的師父聽到騷動趕過來才看到暴走又失去意識的他正在破壞周圍的舉動,強行制止了他的。

又再問,有誰會把鬼族當寵物養並放他們出來攻擊人,還睜眼說瞎話是要培養孩子的人際關係的?

精靈跟鬼族永遠不可能變成好朋友!

更何況扇養來當作寵物的那些鬼族還是最低階的、根本就沒有智能的鬼族,跟那種鬼東西能夠當朋友嗎你說!?

又有誰會在一個孩子剛踏進陌生的地方還人生地不熟的時候就把人丟著,打著訓練方向感的名義把人丟在空間迷宮中的?

他已經忘了他當時是花了多久的時間尋找出路,又是被困在那個空間當中多久了,只記得自己最後的印象是面無表情的傘把他救出那個空間的,而傘的身後依然是那個該死的、笑的異常燦爛的扇那妖婆,至於鏡則是用扇子黨在自己嘴前所以他也看不清對方的表情。

還有一次是用強力結界關住他限制他的行動,然後要他自己想辦法破除結界不然就一輩子當待在結界中,但是如果他對扇說一聲「扇大人我錯了,請妳放我出去」扇說她說不定會考慮考慮放他出去這樣。

還考慮考慮勒!?想都不用想這決定當然是被他否決掉啦!

但是那個困住他的結界的確很強,他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打破那個難纏的結界盡速遠離扇的身邊。

直到他越來越大,能力越來越強,應對的經驗也越來越多之後,吃鱉的情形才越來越少發生。

但是,只要看到扇出現他絕對是一臉厭惡外加不耐煩,只希望能離對方越遠越好。

因為,在冰炎的認知裡,扇就等於是麻煩的代名詞!


*     *     *


聽完學長精采的夢境,大家又再度沉默了。

沒想到,學長的童年居然過的這麼……精采阿!

難怪學長每次看到扇董事出現都會是那樣不耐煩的表情了。

不過……能夠熬過扇董事那樣的「熱情款待」,學長果然也不是人!

這是褚冥漾心中唯一的感慨。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