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因夢想而偉大。

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有夢最美,築夢踏實。

為了追求夢想,人們會變的更加成熟。

為了實現夢想,人們會更加努力。

而為了要圓夢,人們也會努力使自己變的更完美。

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就必須有所突破。

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努力充實自己,使自己變的更圓滿。

為了圓一個夢而發現自我的本質,進而突破、超越。

夢想是一個目標,是一個讓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夢想是讓自己開心的原因,是一個會帶你走過喜怒哀樂的旅程,是一個為自己而畫的生命藍圖。

為了實現自我的夢想而奮鬥不懈,就算再辛苦、再困難,只要是想到夢想實現後的甘美、滿足以及成就感,那麼,過程中的一切辛苦似乎也是值得的。

縱然夢想有時會使人感到徬徨、緊張、失落、難過以及心痛,但是,一但自己與夢想的距離又更接近一步時,那種興奮到會忍不住跳起來傻笑的心情、那種喜悅,是隨時都會浮於腦際的!

但是,夢想往往與現實相反。

也有人為了實現他所謂的夢想而墮落、失去自我。

功利、價值觀的誘惑,更使的他漸漸地矇蔽了自我的淳樸以及善良之心。

為了實現夢想,而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到最後才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結果,自己反而被夢想給摧毀……

雖然人因夢想而偉大,有夢的人最美,但是,若沒有用對方法,反而會賠上自己的人生。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看大家是如何談論他們小時候的夢想吧!


*     *     *


小時候,你一定也寫過這一道作文題目:「我的夢想」。

相信大部分人會寫上,長大後想當老師、長大後想當醫生、長大後想當警察、長大後想當消防員、長大後想當空姐、空少或者開飛機,或是當個漫畫家、小說家,亦或是當個漂亮的新娘、嫁給有錢人,再不然就是環遊世界……等等等這一類的夢想。

但是,這是指在「原世界」的部份,若是背景換到火星世界、咳對不起口誤重來,我是說若背景換到守世界的時候,大家的夢想是不是會比較不一樣呢?

那麼以下,就讓小記者來帶領大家,看看守世界的眾人,是如何述說關於他們的夢想。


(一)褚冥漾


「我的夢想嗎?」褚冥漾歪著頭,努力回想自己小學時拿到這個作文題目,自己到底寫了些什麼。

「請你一定要想起來!」不然我這期的報導就要開天窗了阿阿阿阿!

褚冥漾兀自偏著頭回想,一點都沒有察覺小記者心中的哀嚎。

「阿,我想起來了。」因為當時似乎還發生了某件事,所以他印象倒還滿深刻的就是了。

「真的嗎?」小記者雙眼發亮,準備好紙筆準備記下重點。

「我記得我當時是寫……『希望自己可以不要再那麼衰了。』的樣子。」褚冥漾邊說邊點著頭。

「這……這算是哪門子的夢想阿?」小記者聞言,不禁傻住了。

「這對當時的我來說,的確是最迫切的需求阿!」褚冥漾無辜的眨眨眼。

「這算什麼!?你難道沒有更偉大一點、更令人感到熱血沸騰的夢想嗎!?」小記者忍不住緊緊抓著筆記本,語氣情不自禁的激動起來。

「呃……更偉大一點、更讓人熱血沸騰的夢想?」褚冥漾忍不住倒退一步,看著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眼前,抓住他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又擅自激動起來,自稱是小記者的女性。

她……應該不是校內相關人員吧?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到底有沒有?」小記者咄咄逼人的問著。

「沒、沒有……我就只有那一個渺小的夢想而已阿……」褚冥漾又再度後退一步,害怕的看著突然發飆的小記者。

「嘖!這樣一點都沒有新意……算了,無魚蝦也好,其他的就讓我自己來想辦法吧,現在還是先詳細問清楚好了。」小記者低頭喃喃自語著。

褚冥漾心裡升起一股想要逃跑的衝動,但是他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小記者就突然抬起頭往他看過來。

「請你詳細告訴我關於你的夢想!」小記者雙眼閃過一道光芒。

「呃……可是那實在沒什麼耶,妳真的要聽?」褚冥漾不確定的詢問著。

「是的!」小記者肯定的點點頭。

「那、那好吧。」褚冥漾搔搔頭,開始緩緩訴說起來。

小時候的他很衰,當然現在也是,走到哪都會有意外發生,身上常常大傷小傷的,因此在學校也不太交的到朋友,就連老師們也不大敢接近他。

但人緣不好歸不好,該交的作業還是得交。

當他知道要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夢想」時,腦海瞬間閃過的不是想當老師想當醫生那一類的詞,而是希望自己可以不要再那麼衰了。

因為他的關係,已經害的家人們都遭受到影響。

有一次為了保護他不被掉下來的花瓶砸傷,老姊一把推開他,自己卻被玻璃碎片割傷腳。

還有一次為了閃避突然衝出巷子的汽車,老姊緊急拉了他一把,但是卻害的自己扭傷……

當然還不只這些啦……說到這,褚冥漾突然露出落寞的表情來,像是沉浸在過去的記憶當中。

小記者記錄到一半,發現聲音沒了不由得抬頭看過去,然後心臟突然一跳。

這、這、這……漾漾你幹麻露出那樣惹人憐的表情啦,這會害的我想要衝過去抱住你大喊不要哭姊姊秀秀耶!

小記者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蠢動,因為她知道,要是她真的衝過去抱住他,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學院裡的人都知道,要是對小妖師出手,冰炎殿下絕對會好好招待她的!

所以她不能衝動!要忍住才行!

「接下來呢?」小記者顫抖著聲音,緊握雙拳問著接下來的發展。

「阿,抱歉我失神了。」褚冥漾回過神來,看到坐在前方的小記者奇怪的動作及表情,雖然覺得疑惑,不過他沒有多問,只是接著陳述。

「之後我的作文內容就真的寫希望自己可以不要再那麼衰。不過……」褚冥漾略為停頓。

「不過什麼?」小記者追問。

「被同學嘲笑了。」褚冥漾苦笑了下。

「為什麼?」小記者愣了愣。

「他們說……我永遠都不可能變的幸運,永遠都會是這麼衰,不可能改變了……他們還說……說我永遠都會是個衰人……」褚冥漾忍不住低下頭。

不行!她忍不住了!

「漾漾乖不要哭!是哪些混蛋欺負你的?儘管跟姊姊說,姊姊絕對會幫你報仇的!!」小記者敵不過漾漾那樣落寞又需要人疼愛的神情,忍不住衝上前將人抱進懷裡。

「呃,我沒有哭阿!」褚冥漾錯愕的抬起頭看著小記者突來的舉動。

「別騙我了,你絕對有為了這件事哭過!」小記者將漾漾更往她胸前壓。

「……就算真的有哭過好了,但那也是小時候的事了阿。不對現在重點不是這個,可以請你先放開我嗎?」褚冥漾漲紅著臉,不敢太大力掙扎。一來是怕自己會弄傷眼前的女性,二來是怕……自己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阿阿阿阿!

「阿,對不起!」小記者總算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一秒放開褚冥漾之後,忍不住瞄瞄四周,然後,白了一張臉。

在褚冥漾身後不遠處,冰炎殿下不知何時出現,正瞇著一雙紅眼瞪著她看阿阿阿阿!完蛋,今天該不會是她的忌日吧?

小記者忍不住瑟瑟發抖。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褚冥漾覺得奇怪的看著突然間臉色變白,開始發抖的小記者,關心的問著。

小記者雖然很感動漾漾這麼關心她,但是她現在根本不敢亂動阿!

「褚。」冰炎緩緩走到戀人身後,輕聲呼喚,一雙厲眼還是盯著前方那可疑的女人瞧。

「學長。」看到來人,褚冥漾忍不住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你在做什麼?」冰炎順勢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下。

「阿,我在回答她的問題。」褚冥漾眼神柔和,緩緩說著。

「喔?什麼問題?」冰炎將視線從褚冥漾臉上移開,落到對面的女人身上。

接觸到冰炎殿下那宛如深不見底的紅眼,小記者顫抖的幅度更大了……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