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冰炎


「是……是關於『我的夢想』……」小記者顫抖著,無法完整說出一句話來。

唔咿──!冰炎殿下的眼神好可怕阿阿阿阿!

這是小記者內心的無聲吶喊。

「我的夢想?」冰炎疑惑挑眉。

「就是關於小時候的夢想阿,學長應該也寫過吧?小學時不是都會有這麼一道作文題目:我的夢想嗎?」褚冥漾看小記者抖到沒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好心的接過話解釋著。

唉,學長真是壞心,幹麻這樣欺負一個普通人呢?

看,人家小女生都被你嚇到不敢講話了啦!

聽到褚冥漾的話,冰炎挑了挑眉,以一副「關我啥事」的表情回看。

果然,學長的這種態度他也早該料到了阿……褚冥漾無奈嘆息。

「那麼,學長你的夢想是?」褚冥漾問。

「我怎麼可能會去寫那種愚蠢的題目!」冰炎雙手環胸,那種傲視群雄般的眼神就彷彿在他眼前的人只是一隻渺小的螞蟻似的。

「咦?學長沒有寫過嗎?」這下換褚冥漾驚訝了。

他還以為每個人都有寫過這個題目呢!

畢竟這可是小學時最基本的一道作文題目阿。

「我根本沒寫過作文。」冰炎哼了聲,這樣回答,「守世界沒人在寫作文的!」

……真的是因為這樣嗎?褚冥漾懷疑的盯著冰炎看。

該不會是學長你不會寫吧?

「褚,你找死嗎?」冰炎露出笑容,低聲吐出威脅話語。

「對不起剛剛說的話請你當作沒聽到謝謝!」褚冥漾一秒道歉。

認識這麼久了,該怎麼避免自己遭殃他可是知道的很,雖然成功的次數並不多啦……

冰炎哼了聲,沒說話。

「阿……那學長總該有些什麼夢想吧?像是小時候最希望做的事啦那類的?」褚冥漾決定換個說法再問一次。

「這麼說來,的確是有……」冰炎低頭沉思。

「那學長的夢想呢?」褚冥漾雙眼一亮,連一邊的小記者也突然振作起精神,側耳傾聽著。

「希望能跟家人一起幸福的生活著。」思考過後,冰炎不假思索地回答。

「呃……」褚冥漾尷尬了,小記者熱情的眼神也突然沒了火花。

這、這的確也算是一種夢想啦,可是、可是………

褚冥漾與小記者相望兩尷尬。

「那、那五歲之後的夢想呢?」為了轉移現場的尷尬氣氛,褚冥漾再度開口問道。

「快點長大快點離開無殿!」似乎是想起了些什麼,冰炎突然間殺氣騰騰的,帶著怒氣快速說完這句話。

這舉動讓小記者嚇到了,驚跳了一下忍不住悄悄往褚冥漾身後縮,尋求庇護。

「學、學長?」褚冥漾也被冰炎突如其來的怒氣嚇到了。

怎、怎麼了嗎?難道說在無殿的生活並不如意嗎?還是說……跟扇董事……有關……呢?

感覺到週遭的氣溫慢慢上升,褚冥漾知道自己猜對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不必拿他跟小記者來出氣吧!?

「學長你冷靜點啦!」要燒起來要燒起來了啦!

褚冥漾膽膽顫心驚的看著他與小記者週遭似乎快要實體化的──冰炎的怒火--差點嚇的跟小記者抱在一起發抖。

不過要是真的那麼做,待會被火燒的人就會換成他了,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因此他抖歸抖,抗議歸抗議,倒也不敢做出什麼動作來。

「哼!你知道就好。」哼了聲,發現自己差點失控的冰炎淡淡瞥了褚冥漾一眼,似是在警告。

褚冥漾額頭冒出冷汗,暗自慶幸自己的危機預測能力有正常發揮作用。

「你是問完了沒?」冰炎不耐煩的說道。

「這個嘛……」褚冥漾將視線調往小記者的方向。

「能……能不能再說的詳細一點?」小記者鼓起勇氣要求著。

為了這一期的銷售成績、為了她的績效獎金,她絕對要拼了阿阿阿阿!

她絕對會成功採訪到守世界的各位,讓那些瞧不起她的前輩們瞧瞧的!

小記者握拳,背後彷彿有火焰燃燒了起來般充滿鬥志。

「詳細點?」冰炎低聲反問。

「是、是的,因為這份問券將會整理成一篇報導,所、所以過程能夠越詳細自然是越好。」嗚嗚嗚,冰炎殿下好可怕阿阿阿阿……

雖然身體在發抖,但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小記者努力與那凌厲的紅眼對視,忍著不將頭轉開。

冰炎則是暗自對小記者的膽量感到驚訝。

能跟他這樣對視還能夠保持自己的氣勢,這個小女人倒也不簡單。

冰炎笑了笑,決定配合到底。

「在無殿的那段日子,基本上算是滿不錯的,只要沒有那個該死的老妖婆來攪局的話……」咬牙切齒的語氣。

「呃……扇董事做了什麼嗎?」冰炎每次講到扇董事都是這副樣子,這讓褚冥漾忍不住好奇的想要知道扇董事到底都做了什麼事情。

「她做的事可多了……」剛降不久的溫度隱隱有再度升高的傾向。

「把年幼的我丟入一群魔獸當中讓他自生自滅、把我丟給鬼族說要讓他和鬼族培養友誼、將我丟在時空的迷宮當中說是要幫我訓練方向感、甚至還在我洗澡的時候突然跑進浴室說是要增加母子之間的感情,誰跟妳是母子阿妳這個老妖怪!?」冰炎忍不住激動的提高音量。

呃……突然跑進浴室?褚冥漾傻住了。

坐在一旁的小記者絲毫不受現場詭異氣氛的影響,振筆疾書的將冰炎剛才所說的一言一語快速的記錄下來。

「之後呢?」小記者寫到一個段落,看冰炎不再繼續說話只是激動的喘著氣,忍不住開口問。

「之後?」冰炎突然揚起一抹笑容,那笑容讓褚冥漾忍不住感到頭皮發麻。

這、這是某人將要遭殃時的笑容阿!褚冥漾悄悄移動雙腳想往後退。

「之後我當然是見一次打一次阿!那老妖婆既然敢惹我當然就該付出一些代價!」冷哼了聲,冰炎下了結論。

代、價?

看冰炎依舊是餘怒未消的樣子,褚冥漾識相的沒有多問。

「謝謝您的合作,冰炎殿下。」小記者快速整理好一些重點之後,就站起身彎腰向冰炎道謝。

「也謝謝你的幫忙,漾漾。」最後再轉向褚冥漾的方向鞠躬道謝。

「阿,用不著謝我啦,這只是件小事而已。」褚冥漾慌忙擺手,突然間被一個女孩子這樣鞠躬道謝,他實在是受不起阿!

「不過,我們這樣真的有幫到妳嗎?」褚冥漾忍不住疑惑問道。

「有的,這些資料對我而言幫助很大。」小記者綻開一抹笑容。

「那就好。」褚冥漾鬆了一口氣。

「真的很謝謝你們的幫忙,那我就先告辭了。」小記者揮揮手,慢慢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

她可還得去收集其他人的資料才行呢!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