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夏碎


佩服完萊恩神奇的消失技能之後,小記者拿出名冊,將名單上寫著萊恩兩個大字的地方劃掉。

而在萊恩的名字上頭,早已有好幾個人的名字都被劃掉了,不管是漾漾、冰炎殿下、喵喵或者是千冬歲跟萊恩,這些都是小記者已採訪過的人。

攏長的名單上,只剩下兩個人名還沒被劃掉。

──夏碎以及五色雞同學。

小記者盯著這兩個名字看了半晌,悠悠的將名單收起來。

「好啦,我看我還是先從簡單的來好了。」

目標───藥師寺夏碎同學!

至於那隻難搞的雞?

還是先等她做好心理準備之後再去找他吧!

不過,現在問題來了,夏碎同學目前人在哪呢?

環顧廣大的校園,小記者只感到無限的茫然……

───走一步算一步吧!

小記者決定到各處去碰碰運氣!

第一站,她來到了紫館外面,只要有人出現就抓住對方問:「請問你知道藥師寺同學在哪嗎?」這個問題。

但是一連問了三、四個人,得到了答案都是「不知道」,這讓小記者感到挫敗的垂下了肩膀……

於是,第二站她來到了肯爾塔。

來到這邊總該有點消息了吧?她想。

不過,閃閃發光的水晶塔差點沒閃瞎她的眼,小記者難受的舉起手擋光。

實際看到肯爾塔之後,她才知道肯爾塔的發光級數有多大了。

嘖!早知道應該戴墨鏡才對。

小記者此刻真是無限後悔她這趟取材之旅居然沒有攜帶墨鏡了。

畢竟她當初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跑到肯爾塔來阿,她承認她低估了肯爾塔施放的閃光強度了。

小記者步履蹣跚的一步一步接近肯爾塔。

「這位同學,妳不舒服嗎?」

正當小記者瞇著眼努力抵擋閃光還要一邊注意路況好讓自己不至於摔倒時,一道溫和的聲音從前方響起。

小記者瞇眼,稍微將手從眼睛上方移開一點點。

穿著一身紫袍,面帶笑容,雙眼染上一點憂心的藥師寺夏碎同學,正好從肯爾塔當中走出來。


*     *     *


「謝謝你。」小記者紅著臉道謝。

「不客氣。」夏碎依然微笑著。

剛才一認出對方是誰後,小記者忍不住指著對方大叫了一聲「阿,我終於找到你了!」

但是一個忘形之下……她這次真的被肯爾塔的光芒近距離照射,瞬間捂住眼睛慘叫了一聲。

「妳還好吧?」夏碎擔心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點都不好,我的眼睛……」小記者被肯爾塔的光芒直射眼球,雙眼忍不住難受的泛淚。

「我先扶妳到旁邊休息吧。」看到小記者的反應,夏碎暸然的笑了笑,一把上前扶住小記者,將對方帶離肯爾塔的範圍。

「好點了嗎?」直到不遠處的一個涼亭裡,夏碎才放開小記者。

「嗯……謝謝你。」小記者眨眨眼,雖然還是有點難受,但並不妨礙她取材。

「如果還是不舒服的話,記得要讓醫生看一下。」夏碎建議道。

「沒關係,我好多了,謝謝你的幫忙。」小記者搖搖頭,艱難的從包包裡掏出紙筆來。

看到小記者的動作,夏碎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挑了挑眉。

「原來如此,就是冰炎說的『那個』阿……」夏碎低聲說道。

「嗯?你剛才有說什麼嗎?」小記者疑惑問道。

「沒有阿,對了,妳找我有什麼事嗎?」夏碎笑著轉移了話題。

「阿阿,對,我這裡有個問題希望你可以回答。」小記者備好了紙筆。

「是什麼問題呢?」夏碎依然笑著。

「請問你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呢?」小記者單刀直入的發問了。

「小時候的夢想嗎……」夏碎重複了一遍這句話,神情也略為改變了。

「是的。」

「我的夢想……是守護想守護之人。」夏碎的視線投向遠方,悠悠的說道。

「守護想守護之人……」小記者將這句話抄寫下來。

「你想守護的人……是指千冬歲嗎?」小記者小心翼翼的發問了。

「妳說呢?」夏碎笑了笑,給了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看到夏碎的笑容,小記者聰明的選擇了不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那麼,你的夢想如今實現了嗎?」小記者進一步追問。

「目前正在努力當中。」夏碎微笑著回答。

「是嗎……可以說的詳細點嗎?關於你的夢想,或者是實現夢想的過程也可以。」就這麼一點資訊實在沒辦法寫成一篇報導阿!

夏碎凝視著小記者半晌,末了才緩緩開口述說。

「小時候,在我們分開之前,他那可愛的笑容一直以來都是我最喜歡看到的,為了守護那個笑容,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去做。」

「在一天的勞累之後,只要看到那個笑容,身體的疲勞彷彿全都消失了。」想到那可愛的笑容,夏碎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但是,那個家族的人似乎容不下我的存在……」說到此,夏碎不由得苦笑了下。

「為了不讓那個人感到為難,我離開了,雖然知道做這個決定會很痛苦,但我還是離開了……」毅然決然的,離開。

「之後我從別處輾轉得知他的消息,知道他因為我的離開而不斷哭泣,甚至想來找我,我感到很心疼……」聽到你哭到昏倒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麼難過嗎?

「但是,為了那個人好,我一定得這麼做才行。」我何嘗不想飛奔去找你,將你抱在懷裡呵護呢?但是不行,為了你好,我一定得離開。

「之後,為了使自身更加強大,強大到能守護重要之人,我不斷努力的學習。」為了得到能夠保護你的力量,就算是替身之術也好……因為知道你一定會反對,所以我不會跟你說的。

「然後,考取紫袍的資格。」但我還是不滿足,為了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我一定要考過黑袍才行

「你感到滿足了嗎?」小記者停下筆,抬起頭問道。

「───不,我並不甘於只是個紫袍。」愣了一下之後,夏碎這麼回答了。

「所以你打算再往上考囉?」小記者銳利的視線緊盯著對方不放。

「是的,我打算再往上考。」夏碎笑了。

這個人真的跟別人不一樣吶……真是個有趣的人!

「這樣就可以了,感謝你的幫忙。」小記者笑著闔上記事本,從石椅上站起身,深深的朝夏碎鞠躬。

「不會。」夏碎也笑著站起身。

「那麼我還有事要忙,就先走了。」小記者揮揮手踏出涼亭。

「慢走。」夏碎跟著揮手。

離開涼亭有段距離之後,小記者深吸一口氣。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

 

TBC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