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迷你點點
題目:(請大大定吧~)
配對:冰漾
內容大綱:學長醒來之後發現漾漾和式青有”特殊連結”大吃飛醋,然後又
只能聽見漾漾那一邊的關係所以故意誤解了很多東西,就把漾漾抓回去吃
掉了~~
類型:惡搞XDD
備註:大大對不起我寫不太出來劇情阿阿阿阿~~(淚奔)所以只好請大大加
油了~!(喂)




*     *     *


(冰炎視角)


打從他從沉睡中醒來之後,一切都不對勁了!

他親愛的代導學弟身邊多了一個礙眼的學弟,聽說那是他在沉睡期間,扇讓褚接的代導任務,也就是說,那個丹恩.史凱爾是褚的代導學弟。就像當年的他和褚一樣。

但是……一般代導學弟會這麼黏著學長嗎!?

為什麼只要有褚在的地方那個丹恩就會出現呢!?

千冬歲明明跟他說過一開始那個丹恩不是很喜歡褚的,那現在是怎樣?

冰炎黑著臉瞪視著前方。

丹恩正左一口「漾學長~這個是什麼?」,右一句「漾學長~那個好吃嗎?」喊的不亦樂乎,身子也貼的緊緊的。

而褚呢?

完全沒有自覺自己被吃豆腐了!!

可惡!

給我拿開你的手!

冰炎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一雙紅眼更是惡狠狠的盯著丹恩那隻挽著褚的手臂,像是要瞪出一個洞來似的。

遠方的丹恩,突然感覺到一陣冷意,不由得顫抖了一下身子。

「怎麼了?」感覺到小學弟的顫抖,褚冥漾停下進食的動作,問著一旁的丹恩。

「沒事!」丹恩搖搖頭。

該死的丹恩.史凱爾,總有一天讓你好看!!

冰炎恨恨的在心裡發誓。


*     *     *


第二件讓他覺得奇怪的事,是那隻叫做式青的獨角獸。

他能順利清醒有一半的功勞要歸功於牠身上的鎮魂碎片。

雖然他很感謝牠,但如果牠不要每次一看到他都用一種很下流的眼神看著他的話,他會比較高興。

打從那隻獨角獸一見到他清醒之後,似乎就很喜歡跑來黏著他?

三不五時就會看到牠出現在附近,然後用一種詭異的姿勢趴伏在地,雙眼晶亮,嘴角流著口水。

當他從褚那邊得知這隻獨角獸的想法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把馬踹出去!

他才不管獨角獸是不是什麼稀有的幻獸勒,敢用那種下流眼光看他就得付出應得的代價來!

而且,據阿利的說法,在他還沒清醒的那段期間,這隻獨角獸似乎吃了他不少豆腐!

一想到這裡冰炎更是深深覺得,剛剛只踹牠那麼一腳似乎遠遠不夠讓他發洩滿腔怒火?

而且那隻馬似乎不只吃他的豆腐,似乎連褚也被牠吃過豆腐!

可惡!

我都還沒吃過,你居然敢對褚動手!?

冰炎默默在心裡想著,下次再見到式青,要用什麼樣的手段幫褚(幫自己)討回公道!!


*     *     *


第三件事情,就是褚和式青之間那特殊的連結。

褚似乎可以在腦海裡聽到那隻馬在想什麼。

就像當初自己監聽褚心聲那時一樣的狀況。

不一樣的是,當初他會監聽褚的心聲是因為命令跟任務需要。

而褚之所以聽的到那隻馬的想法似乎是那隻馬自己擅自入侵褚的腦袋的!!

褚已經不只一次跟他抱怨這件事了。

哼哼!你總算知道我當時有多痛苦了吧!

當時的褚滿腦子腦殘的思想,也才會讓他每每聽到一次就會忍不住動手巴他一樣。

而現在,他已經聽不到褚在想什麼了!

因為在進入鬼王塚之前,他就把監聽心聲的能力給收回了。

現在就算他想把能力放回去,也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

也因為他聽不到褚的心聲,常常會造成一些誤會。

「你又想做什麼?」

「他是個男的!」褚爆著青筋說出這些話。

前方走過一個長相清秀,髮長及肩的男孩。

「你的美人標準到底是什麼?」

「要搭訕你自己去!別叫我幫你!」

原來褚還幫那隻馬去搭訕過阿?冰炎暗暗記下來,決定改天找人算帳。

「如果不想讓吸血鬼對你出手,最好別碰尼羅!」

居然連尼羅都想染指?別被蘭德爾報復就不錯了!

「你又想做什麼了!?」褚瞪著眼前的獨角獸,而那隻獨角獸似乎在他腦子裡說了些什麼才會讓褚這麼生氣。

「我不要!」

「為什麼又要睡我那!?」

睡褚房間?

「你自己去夏卡斯那邊睡!你跟他不是很好嗎?」

「我都說不要了!每次你睡我那,隔天我一定會腰酸背痛!」

腰酸背痛!?

該死的!這是什麼意思!?

「抗議無效!你這次別想再睡我的床!!」褚陰狠著臉惡狠狠的拒絕。

看來,我們有很多帳可以慢慢算了!褚!


*     *     *


第四件事,就是褚那不再懦弱,變的堅強的個性。

褚的個性不再像以前那樣懦弱了的確是一件好事!

但是,他居然學會反抗我了!?

以前我說的話他可都會聽的!!現在他居然會拒絕!!

還有偶爾會露出的陰狠,也是以前所沒見過的!!

老實說,他不是很喜歡褚露出那種表情來。

他還是比較喜歡褚以前呆呆的樣子。

褚現在已經是白袍,同時也正在準備藍袍考試。

似乎是在他沉睡期間,為了讓他清醒跟九瀾還有提爾學了不少。

提爾上次還跟他說,以後就能叫褚來醫療斑幫忙了!

開玩笑!

我怎麼可能會讓褚來醫療斑幫你這個變態!?


*     *     *


第五件事,是褚那如雨後春筍般突然冒出來的眾多追求者。

褚在他沉睡的那年留長了頭髮,現在髮長到背部,襯著他那張瓜子臉,給人一種陰柔的氣息。

身高也在他沉睡那段期間拉長了不少,高高瘦瘦的身材,再加上那一頭黑色的長髮,還有那一臉親合力,吸引了不少追求者。

米可蕥說過去年的情人節一堆人追著褚跑,都是要送他巧克力的!

褚居然還笑著一一收下!?

『因為漾漾說他不想讓那些人傷心阿!那畢竟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他想起米可蕥當時的說詞。

哼!的確很像那個笨蛋會做的事!

褚的追求者從來沒有少過,而且還有逐年增加的傾向。

原因是褚在今年初考上了藍袍,現在偶爾會到醫療斑幫忙。

因為醫療斑裡有個喜歡在病人身上雕花的變態,偶爾還會有人器官被偷,所以大家都喜歡找褚治療。

褚又總是那一臉溫和的笑意,有不少人就這樣迷上他了。

因此,追求者有一大半都是被褚治療過的人。

有那隻色馬在身邊就已經夠讓他擔心了!

現在居然又有那麼多追求者出現!?

不行!

褚是他的!!

他得快點宣告所有權才行!!

再不做點什麼,褚說不定就會被搶走了!!

於是,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冰炎藉口病還沒好要褚到他的房間幫他看看,當褚一踏進他的房間,冰炎立刻將人拖到床上去吃乾抹淨了。

事後────

「學長你不是說病還沒好嗎?」褚冥漾疑惑的看著一臉神清氣爽的冰炎。

「現在又好了?」冰炎得意的很,褚終於是他的了!

「你真的有生病嗎?」褚冥漾一臉懷疑。

「當然!你懷疑我?」冰炎瞇起眼,「看來我得再加把勁讓你相信我了!」說著說著翻過身重新將人壓上床。

「咦?」褚冥漾驚慌的眨眨眼,「等…等一下!我腰還很酸阿!」雙手推拒著冰炎不斷向他逼近的胸膛。

「抗議無效!」冰炎低頭覆上那開開闔闔的嘴唇。

於是,褚冥漾就那樣又被吃了一次。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