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紗夜
題目:睡眠不足(孤枕難眠?)
配對:冰漾

內容大綱:因為學長去長期任務所以失眠(老梗)總之就失眠囉
在精神上已經快不行的漾漾,又一直被好友們外加一隻雞吵的不得安寧,
最後發火結果學長剛好回來看到XD看到學長撲過去抱頭就睡了,
在千冬歲分析下知道前因後果,
學長答應漾漾...事(...請自行想像我詞窮)

類型:甜文惡搞
備註:請將老梗化為神奇(巴飛ing好討厭的感覺啊~~)




*     *     *


自從跟學長成為戀人之後,我房間的所有東西就自動自發的跑到學長房間去了!

雖然房間賽塔仍舊幫我保留著,但除了房間原本有的東西之外,我所有的東西都被搬到學長房間去了,因此我也很少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而我也很順勢的跟學長開始了「同居」生活。

每晚入睡,身邊總是有學長那溫暖的胸膛陪伴,久而久之,我也養成了睡覺時一定要有學長在身邊才睡的著的習慣來。

我知道……這樣的習慣很不好!

但誰叫學長要那麼寵我!

這都是他的錯!(惱羞成怒)


*     *     *


地點:黑館冰炎房  時間:凌晨三點


最近,學長接了一個長期任務,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了四天的時間了。

學長也知道我睡覺一定要抱著他才睡的著的習慣,因此出去前還很擔心我會因為他不在我身邊而睡不著,還特地跑去買了一隻跟之前我送給他的大兔兔一模一様的兔子玩偶給我,代替不在我身邊的他。

『如果睡不著,你就抱著它睡吧!就把它當成是……我!』還記得學長一臉不甘願的說出這句話來。

想到學長那不肯承認自己跟兔子玩偶相似的彆扭表情,我笑了出來。

「笨蛋!」我低低罵了聲。

抱緊懷中的大兔子玩偶,我用臉頰蹭了蹭。

兔子玩偶那柔軟的毛蹭起來很舒服,摸起來也軟軟的。

我的確很喜歡這隻兔子玩偶,這幾天也總是抱著它入睡。

但是……它終究不是他……

抱著兔子玩偶,我從床的最左邊滾到最右邊去,又從最右邊滾回最左邊,重複了幾次這樣的動作後,自己突然覺得這行為很幼稚就停了下來。

以往總是跟學長兩個人一起躺在這張大床上睡覺,現在床上突然只剩下我一個人時,讓我突然間覺得……這張床很大很空曠!

明明兩個人躺的時候會顯的有點擁擠的……

果然……是因為他不在的關係……嗎?我失神的望著兔子玩偶發呆。

落寞的將臉埋入兔子玩偶中,腦子裡不由自主的轉起很多念頭來。

學長還好嗎?

有沒有受傷?

任務還順利嗎?

還有……你什麼時候回來?

將兔子玩偶攬的更緊,我知道,今晚又會是一個孤枕難眠的夜晚……


*     *     *


地點:二年C班教室  時間:上午十點


「漾漾,你還好嗎?你黑眼圈很重耶!」喵喵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你失眠了嗎?」千冬歲推推眼鏡,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樣子看著我。

「沒有啦……只是睡不好而已……」我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睡不著的原因,那會顯的自己好像很依賴學長一樣。

雖然事實上,的確是這樣沒錯啦……

而漾漾這樣的回答,也間接承認了自己的失眠。

「吃點飯糰就會好了……」萊恩默默的從空氣中浮現出來,手中拿著飯糰。

我說同學!

飯糰並不是萬能的好嗎!?

別因為自己吃了飯糰會變的精神百倍就以為每個人也會因為吃了飯糰而變的很有精神可以嗎!?

我在心裡吐嘈著。

「要不要喵喵幫你看看?」喵喵依舊一臉很擔心的表情。

「不用了啦!」我笑著搖了搖頭!

我知道自己失眠的原因是什麼,這是任何人都治不好的!

千冬歲看著妖師友人逞強的樣子沒有說話,只是壓低視線讓眼鏡發出逆光,心裡似乎有了什麼打算的樣子。

漾漾這副樣子讓他看了很不忍心,他知道漾漾為什麼會睡不好。

是因為冰炎學長去出長期任務的關係,因為夏碎哥也跟著去了,所以他才會知道。

從夏碎哥那邊,他知道冰炎學長有在出發前買了一隻大兔子玩偶給漾漾,要漾漾在冰炎學長出任務的那段期間,將玩偶當成他,讓漾漾可以抱著那隻兔子玩偶睡覺,但顯然的,就算有兔子玩偶,漾漾還是失眠了……

千冬歲心想,那或許是因為那個人不在身邊所以才無法安心睡著吧!

但是,再這樣下去漾漾會撐不住的!!

千冬歲眼裡閃過一抹光芒,心下有了決定。


*     *     *


地點:黑館  時間:早上八點


才剛睡下去沒多久,漾漾就被敲門聲吵醒,睡眼惺忪的前去開門,出現在門口的人是安因。

安因跟他說,西瑞來找他,他特地上來通知一聲。

看到我一副嚴重睡眠不足的樣子,安因還很「好心」的說,他可以幫我打發掉那隻吵人的雞,要我回房間去繼續睡。

我無奈的搖搖頭,謝謝安因的好意。

我知道,就算要我再回去睡,我也還是睡不著的,那還不如去陪陪西瑞,看能不能轉移我的注意力吧!

「漾~陪本大爺去逛街吧!」我從剛踏出黑館大門沒多久,某隻擾人雞的聲音,就從前方傳來。

「漾漾才不跟你去呢!漾漾要跟我門去吃飯!」喵喵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嗯?喵喵他們什麼時候也出現啦?

正打算舉步走向他們時,我踉蹌了一下,眼看就要跌倒時,一隻手從身後伸出來扶住我。

「漾漾,你還好吧?」萊恩的聲音從我頭上傳來。

藉著萊恩的手穩住腳步之後,我站直身子,甩甩頭,想將那陣暈眩感甩去。

「萊恩,謝謝你!」

「漾漾,你沒事吧!」千冬歲也走上前扶著我,眼裡盛著滿滿的擔心。

「我沒事!」安慰的笑著,我這麼回答。

「漾漾你看起來很不好耶,要不要先去一趟醫療班?」原本正在跟五色雞爭著我要跟誰去逛街的喵喵,也擔心的跑了過來。

「身為本大爺的小弟,怎麼可以那麼虛弱!?」看到大家都圍住我,五色雞也跟著跑過來。

「不用了喵喵,不是要去逛街嗎?走吧!」婉拒了喵喵的提議,我率先往前走。

「可是漾漾你───」千冬歲似乎想說些什麼,但被我打斷了。

「千冬歲,我沒事的!」堅定的看著他,我表明自己的決心。我不希望因為我睡不好的問題而讓大家困擾。

千冬歲張了張嘴,似乎又想說什麼,但看到我堅定的眼神之後,原本想說出口的話就那麼吞入肚子裡了。



*     *     *

 

地點:左商店街某蛋糕店  時間:上午九點


「漾漾,你吃吃看這個蛋糕,很好吃唷~」喵喵笑著端了一盤蛋糕到我面前。

「真的嗎?我嚐嚐看!」接過喵喵手中那盤蛋糕,我挖了一口放到嘴裡。「真的耶,好好吃唷~」於是開心的笑開了一張臉。

「這種東西哪裡好吃了?漾~跟本大爺去逛右商店街吧!保證你值回票價!」五色雞一臉嫌惡的盯著桌上一盤盤的蛋糕瞧,好像蛋糕會咬人的樣子。

「不良少年你如果不想吃就出去,漾漾才不會跟你去右商店街呢!你在這裡蛋糕也都變的不好吃了!」千冬歲譏諷的說。

「四眼田雞你這是什麼意思!?」五色雞馬上被激起怒氣來。

「字面上的意思!」千冬歲涼涼的回答。

「四眼田雞你欠打!本大爺今天若不把你打的落花流水就從此退出江湖!!」五色雞氣的甩出獸爪叫囂著。

什麼退出江湖阿!你是最近又看了什麼武俠片嗎?我無奈的搖搖頭。

「來就來,誰怕誰!」千冬歲站起身,大有要一較高下的意思。

「本大爺不把你打的哭爹喊娘就跟你姓!」五色雞放話威脅。

「雪野西瑞?讓你姓雪野會污辱了雪野家!」千冬歲皺眉,一臉嫌惡。

「四眼田雞你───給我受死吧!」五色雞被激到回不了話,惱羞成怒之下獸爪直接對著千冬歲揮過去。

千冬歲頭一偏很快的閃過,左手拿起爆符一邊還不忘繼續刺激五色雞「技不如人就別出來丟人現眼!」

喂喂千冬歲!你別再刺激他了阿阿阿阿阿阿!

重點是,都沒人要阻止他們嗎!?

「你們兩個住手啦!」喵喵出聲喊。

喔喔!總算有人開口阻止了!喵喵幹的好阿!

「別在店裡打架!打壞了要賠的!要打去外面打!」

頭上滑下三條線,喵喵,我是要妳阻止他們阿阿阿!!

可惡!還是得靠自己了!

「西瑞、千冬歲,你們別打了!」我站起身,試著要上前阻止。

頭好痛!因為沒睡好的關係,我的頭本來就在陣陣作痛了,現在這兩個又打起來,頭更痛了!

我走到千冬歲身後試著要對千冬歲殷殷勸告一番,沒想到千冬歲正好閃過西瑞一記攻擊而閃開身,也因此讓西瑞的攻擊直接對著我落下。

「漾漾───」喵喵尖叫。

完了!

看著迎面而來的獸爪,我只有這個念頭。

正當我以為自己會被西瑞的獸爪穿一個洞時,萊恩突然從空氣中現身一把將我往旁邊撲倒。

「漾漾,不要隨便接近打架的中心點!」萊恩邊扶起我邊說。

「……謝謝!」從鬼門關前走過一遭讓我呆了幾秒,幾秒後才呐呐的跟萊恩道謝。

「不客氣!」接受我的道謝過後,萊恩又默默從我面前隱去自己的身形。

大哥!你隱身的功力又更厲害了!我無言的看著萊恩一秒跟空氣同化的方向。

轉過身,那兩個人卻還在那邊繼續打。

「你這個白痴!你剛剛差點打到漾漾了!」千冬歲氣急敗壞的抗議。

「本大爺的小弟才不會那麼輕易就掛掉!」五色雞則回了這麼一句。

真是謝謝你的抬舉喔!我翻翻白眼。

「你們兩個,住手啦!」我對著兩人的方向大喊。

他們卻當作沒聽到般繼續打個你死我活。

看到那兩人絲毫沒有要停手的意思,我開始生氣了!

「通通給我住手!聽到沒有!」我大吼!

用力大吼的結果,使的因為失眠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的我身體晃了晃,眼前金星亂冒,眼看就要跌倒了……

這時,一隻有力的手臂迅速從身後伸出來撐住我,我以為又是萊恩,直接就開口要求「萊恩謝了!又麻煩你一次了!不過你能不能先阻止他們倆個阿?」我閉著眼等待那陣暈眩過去。

身後久久沒有傳來聲音,就連打鬥聲也突然靜止,我疑惑的睜開了眼。

看到的是熟悉的紅眼,正低著頭,擔心的盯著我看。

「學……長?」我愣愣的脫口而出。

「怎麼回事?」學長皺著眉發出疑問。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處理完任務就過來了!千冬歲打電話通知我說你這幾天都失眠,我不是有買一隻兔子玩偶給你嗎?那你現在這副鬼樣是怎麼回事?」學長眉頭皺的更緊了,都快能夾死一隻蒼蠅。

「別腦殘!回答我!」學長輕拍了我額頭一下。

「我有抱著兔娃娃睡阿,可是……」

「可是什麼?」

「……」

「褚?」

可是那都不是你……

我輕輕的在心裡這麼說。

「笨蛋!」學長嘖了一聲之後,附耳在我身邊低聲罵了一句。

呵,我本來就是笨蛋!你不是常常都這麼罵我?

我也低低的在心裡回了這麼一句。

學長將我往懷裡攬,緊緊的抱著我,接著在我耳邊說。

「黑眼圈那麼重,先睡一下吧!」溫柔的聲音讓我的疲憊這瞬間全部湧上。

「嗯…」低低應了一聲,我閉起雙眼。

但是下一瞬間,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事一樣,閉起的眼微微睜開了。

「怎麼了?」學長看到懷中人那要閉不閉,睡眼惺忪但顯然有話想說的可愛樣子,不禁出聲詢問。

「學長……歡迎回來!」說完這句話,我眼睛一閉瞬間進入夢鄉。

學長愣了一下,接著露出笑容,愛憐的在我耳邊低聲說「我回來了!」

連日來的失眠在這瞬間,總算是找到宣洩的出口了!

真好!學長回來了!

我總算可以安心睡覺了。

這是在我失去意識前,閃過心裡的最後念頭。


*     *     *


「褚睡著了?」夏碎走了過來,輕聲問著。

「嗯!看來我出任務的那幾天他都沒睡好。」冰炎心疼的說著。

「看的出來。」夏碎看著漾漾眼下的黑眼圈,點了點頭。

「漾漾睡著了嗎?」千冬歲丟下五色雞走了過來。

「嗯,謝謝你通知我!千冬歲!」冰炎將睡著的人兒抱的更緊些,低聲向千冬歲道謝。

「這是應該的!學長用不著謝我!漾漾那副樣子我也看不下去了!」千冬歲微紅了紅臉轉過頭去。

「喵喵有做一些營養食品讓漾漾吃喔!」喵喵蹦跳過來,很興奮的說。

「謝謝妳!米可蕥!」冰炎對喵喵點點頭。

「學長不用謝我啦!看漾漾那樣子我也很擔心阿!更何況那是喵喵自己願意做的!」喵喵吐吐舌回答。

冰炎微微一笑,自家戀人能有這些關心他的好朋友,他也很替他開心。

這樣子以後他就不用擔心他出任務時,褚會沒人陪了!

他知道他不在褚身邊時,褚會睡不著,因此他也加快速度處理這次的任務,沒想到還是拖到五天才處理完。

當他接到千冬歲打來的電話,說褚已經失眠了四天時,他心疼的想立即飛奔回去,但那時任務正進行到最後階段,如果他現在丟下夏碎和其他一起出任務的各個袍級們,可能會因此而讓這個任務功虧一簣,因此,他也只能咬牙繼續將任務進行下去。

縱然心急如焚,但當下也只能盡快完成任務了。

所以當他一趕回來,看到褚那憔悴的面容時,他也只能心疼的將人攬進懷裡,低聲把褚哄睡。

『真好,學長回來了!我總算能安心睡了!』

褚睡著前的那一句話,讓冰炎心疼不已,心裡也瞬間萌生了一個主意。


*     *     *


「漾漾好像恢復原狀了耶!」喵喵看著前方精神飽滿的漾漾,這麼跟千冬歲說。

「嗯!」千冬歲點點頭。

「漾漾最近好像都沒失眠了。」

「聽說,冰炎學長因為這次的事件,答應漾漾以後不會接超過三天的長期任務了!」千冬歲推推眼鏡發出逆光一閃,說出自己打聽來的情報。

「真的阿?可是公會會准嗎?」喵喵好奇的問著千冬歲。

「冰炎學長跑到公會去放話,說以後如果再派超過三天的任務給他,他就會破壞建築物破壞的更徹底!」千冬歲笑著說。

當他知道這個消息時著實失笑了好一陣子。

夏卡斯應該會很為難吧!

不過,為了不再讓學長破壞公物,他們勢必得答應了。

「真好~學長真寵漾漾呢!」喵喵羨慕的說。

「是阿!」學長寵不寵漾漾,明眼人都看的出來。

兩人轉頭看往褚冥漾,他正哀叫著被自家學長巴頭。

真的……很甜蜜呢……

你說是不是?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真的是……甜死人不償命……
    不過我喜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