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沁炎
題目:愛你,如此簡單
配對:冰漾或All漾(我只會寫冰漾跟All漾而已阿orz!)
冰漾(私心希望加一點ALL漾)
內容大綱:就,第二次鬼族與守世界大戰後,漾漾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受
傷,然後就很容易生病,因此脫累很多照顧他的人,於是想躲起來不讓人
找到,不想再麻煩別人之類的。最後當然就是大家初場說些甜蜜蜜的話來
安慰啦,然後被冰炎細心呵護之類的畫面想看到!(絕對私心)
類型:(甜文or惡搞之類的...)甜到爆的田文
備註:希望能多寫一點漾漾因為不舒服而麻煩到其他人時,心裡難受的感
覺。還有其他人心疼漾漾這樣,當然最希望能看到冥玥大姊與然對漾漾的
戀弟痞大暴發XD
那就拜託大大囉
謝謝


*     *     *


上次那場對鬼族的戰爭,由於各種族的幫忙,很快就結束了。

不過,之所以會結束的那麼快,是因為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那令人心疼的孩子──褚冥漾──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偷使用了言靈的結果。

『吾為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以吾之名,不計任何代價,鬼族,盡滅!』

當褚冥玥和然在戰鬥中感覺到熟悉的言靈波動時,已經來不及阻止褚冥漾了。

一陣白光閃過之後,剛才還在跟眾人對陣廝殺的所有鬼族,在一眨眼之間就全都消失了。

而褚冥漾,也隨之昏倒在地。

褚冥玥和然急急忙忙上前,驚訝的發現褚冥漾身上的言靈之力所剩無幾,身體也很虛弱。

於是連忙喚醫療班過來幫忙,褚冥漾的所有朋友們,也在這時候聚集到他們身邊。

聽著提爾說明褚冥漾現在的狀況,眾人都一臉的心疼。

『漾漾小朋友的身體正在漸漸衰弱,以後恐怕沒辦法再保有健康的身體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先跟大家商量就自己默默承受呢?

為什麼要瞞著大家偷偷進行!?

為什麼要這麼傻!?

看著病床上一臉蒼白,呼吸微弱的褚冥漾,眾人除了心疼還是心疼。

這個他們所珍愛的孩子阿……


*     *     *


「咳咳!」一手捂著嘴,咳個不停的少年壓低聲音,不想吵醒睡在一旁的青年,但青年還是被那不止息的咳嗽聲給吵醒了。

「褚,你很難過嗎?」冰炎跟著坐起身,伸出手緩緩拍著褚冥漾的背,心疼的看著已經咳到臉色變白的褚冥漾。

「咳咳咳……」褚冥漾沒辦法說話,只是一直咳著。

「喝口水吧!」冰炎等到褚冥漾的咳嗽稍停之後,拿起床頭上的水杯,遞到褚冥漾嘴前。

「對不起,吵醒你了……」褚冥漾一臉抱歉的看著冰炎「我看我還是回我的房間睡好了……」他不希望因為自己這樣的狀況讓冰炎困擾。

自從他的身體開始衰落之後,學長就強勢的要他搬到學長的房間跟他一起住,好隨時照顧虛弱的他。

其實自己的身體他自己知道,當初為了消滅鬼族,他付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為代價,沒有被奪走生命他已經很慶幸了。

還能看著大家,跟大家在一起,偶爾跟喵喵他們出去玩,偶爾回去妖師本家看看然和辛西亞,吃吃然煮的綠豆湯,偶爾回家看看爸媽……

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身體的衰落雖然在自己的意料之內,但他沒想到會給大家帶來這麼多的麻煩。

他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他,千冬歲跟喵喵他們為了讓他的身體恢復以往的健康,找了很多藥草讓他吃,就連姊跟然,也盡力翻閱妖師一族的紀錄,想找到方法讓他的身體能夠恢復健康。

就連學長……也為了他的事忙的焦頭爛額……

只要報酬是稀少珍貴的藥草,不管什麼任務學長都會二話不說接下來。

但受傷的機率也相對提高了……每次學長受傷,他都看的很心疼。

大家為了他已經出了太多苦了,他已經不想再給大家添麻煩了!!

「給我躺下,睡覺!」想起身回到自己房間,卻被學長按回床上去「如果不想讓我擔心,就乖乖睡覺。」冰炎的聲音透著一絲不容易察覺的心疼。

「可是……」褚冥漾還想反駁。

「噓──乖乖睡覺!」安撫的將人抱進懷裡,輕緩的拍撫他的背脊,希望懷中的人能睡的安心。

褚冥漾一開始還強撐著不讓自己睡著,但虛弱的身體卻令他的眼慢慢閉上……

冰炎將陷入熟睡的人抱的更緊,跟著閉上眼,陷入沉睡。


*     *     *


褚冥漾失蹤了!

今天一早,正在出任務的冰炎接到蘭德爾的通知,說褚人不在黑館,房間裡也沒有他的氣息。

尼羅一早端早餐過去時,發現房裡沒有人,就連被子也很整齊,就像昨晚這裡根本沒有人在上面睡覺一樣。

知道不對勁的尼羅馬上在黑館裡找了一遍,但都沒有什麼發現,於是他趕緊跟蘭德爾說,要蘭德爾通知冰炎,至於他自己則是去找了賽塔說明事情的經過。

再跑去找了褚冥漾的友人們,問他們有沒有看到人。

在知道褚冥漾並沒有去找他的朋友們時,眾人知道,褚冥漾是真的失蹤了!

「有找到人嗎?」冰炎焦急的聲音裡掩不住心慌。

「我這邊沒看到!」喵喵慌亂的回答。

「千冬歲你那邊呢?」冰炎轉頭問著一邊的千冬歲。

「這裡也沒有!」千冬歲搖搖頭,也是一臉焦急。

「原世界那裡呢,有人去找過了嗎?」冰炎突然想到褚在原世界的家,褚說不定會在那邊!

「我問過褚的媽媽了,她說褚已經很久沒回去了!」夏碎溫和的笑容已不復見,餘下的只有滿臉的焦急。

「那妖師本家那邊呢?白陵然怎麼說?」原世界那邊沒有線索,那妖師本家那邊呢?褚會不會在那邊!?

「然說漾漾沒有過去那裡,他們也正在盡全力找!」夏碎一知道褚失蹤了,馬上就先往這兩個可能性最大的地方找,卻都毫無所獲。

「巡司呢?有說什麼嗎?」冰炎已經急到無法維持以往的冷靜。

「沒有……」夏碎搖頭,連巡司也不知道褚去了哪裡……

褚,你到底在哪裡!?


*     *     *


褚冥漾因為不想再給大家添麻煩,而決定偷偷離開不讓大家找到。

所以他只帶了簡單的行李就離開了。

他不知道他要去哪裡,只要離大家越遠越好,最好不要讓任何人找到!

他已經不想再給大家添麻煩了……

但是他那虛弱的身體,根本沒辦法支撐太久,所以在離開學院沒多久後,就昏倒在路邊了。

這時,一個男子看到昏在路邊的褚冥漾,挑了挑眉,蹲下身探探他的鼻息,確定人還活著只是太虛弱之後,就把人抱起來。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似笑非笑的聲音緩緩飄散在空氣當中。



*     *     *

 

褚冥漾從昏迷中醒來,眨了眨酸澀的眼眸,才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

這裡……是哪裡?

虛弱的撐起身,褚冥漾環顧四周……

這裡是一個洞穴,他正躺在這裡唯一的一張床上。

旁邊有個大大的櫃子,櫃子裡擺滿了各式各樣厚厚的書籍。旁邊有一張桌子,上面有各式各樣的醫療器具,桌上還有著幾張紙。

難道我被人救了嗎?

褚冥漾依稀記得在昏迷時,聽到一陣似曾相識的聲音。

他想下床去洞穴外看看,但虛弱的身體根本使不上力,雙腳一踏在地上身體就一軟,他急忙扶著床才沒有跌倒。

「你下床想做什麼?」熟悉的,帶著一絲戲謔的聲音傳來。

褚冥漾抬起頭,看到一個應該已經消失的人。

「安地爾!?你怎麼會在這?不對,你不是應該消失了嗎?」他的言靈不可能會失敗阿!

那麼,鬼族應該都消失了才對阿!

難道說───!?

「沒錯!我並不是鬼族!」安地爾很乾脆的承認了。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褚冥漾又問了一次。

「我在外面散步的時候,看到你昏倒在地上,就順手把你帶回來囉~」安地爾聳聳肩,回答。

「這裡……是哪裡?」看著週遭的一切,他有種熟悉感。這裡是……

「當年亞那和凡斯待的那個洞穴。」安地爾馬上給了答案。

是了,他曾在記憶中看過,這裡的確是當年那個洞穴沒錯!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褚冥漾帶著一絲警戒發問。

「沒做什麼,舊地重遊,回憶當年!」安地爾這樣說,接著他朝褚冥漾走近。

「你要幹麻!?」

「你還是躺著吧!明明身體還那麼虛弱!」安地爾強勢的將褚冥漾按在床上。

感覺安地爾似乎真的沒有惡意,褚冥漾迷惑了……

「你……為什麼要救我?」褚冥漾遲疑了一下,還是問出口。

「怎麼,你不希望被我救嗎?」安地爾挑眉反問。

「不是!我的意思是……」是什麼?

心裡好亂,腦子裡的思緒也亂糟糟的……

安地爾看著一臉茫然的褚冥漾,好心的告知他一件事「我剛剛已經通知那位殿下過來接你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通知學長我在這裡!?」褚冥漾大驚。

安地爾點點頭。

「不行……我得快點離開才行……不能讓他們找到我……」褚冥漾喃喃自語的說著,一邊掙扎著想下床。

「喂喂!你身體還很虛弱,別亂動阿!」安地爾走上前阻止褚冥漾下床。

「放開我,我得快點離開才行!」褚冥漾扭動身體想掙脫開安地爾的牽制。

「為什麼要離開?你們吵架了嗎?」如果真是這樣,說不定他還有機會。

「才沒有!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不能再給大家添麻煩了,我得離開這裡才行……」

看著執意要離開不想讓冰炎找到的褚冥漾,安地爾頓了一下,開口「那你要不要跟我走?」

「跟你走?」褚冥漾停止掙扎,疑惑的抬起頭。

跟安地爾走,這是什麼意思?

「想都別想!」帶著熟悉的暴怒語氣插了進來。


*     *     *


「學長?」學長來了,怎麼這麼快?這樣不就跑不掉了嗎……

「你敢再跑試試看!?」接收到某人心聲,紅眼帶著一絲殺氣瞪過去。

褚冥漾感受到紅眼中的殺意,瑟縮了一下身子。

冰炎帶著怒氣走上前來,兩眼先掃過褚冥漾一遍,確定他沒有受傷之後,怒火一下子爆發了。

「褚冥漾,你是笨蛋嗎!?為什麼要搞失蹤!?」

「我……」

「你知不知道大家為了找你已經好幾天沒睡了!?」

「大家……」

「現在,跟我回去!」

「我不要!」褚冥漾反射性的拒絕。

「你敢說不要?」紅眼瞇起,看著眼前那顆低垂的頭,有股想要巴下去的衝動。

「我不想再給大家添麻煩了……」眼淚突然撲簌簌的落下,褚冥漾哭的好不委屈。

明明已經決定好不再給大家添麻煩了,所以才想離開學院,離開大家,躲在一個沒有人找的到的地方直到死亡為止。

但是,沒想到他這樣的舉動還是給大家添了麻煩,他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看著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褚冥漾,冰炎心疼的上前抱住他,不顧他的掙扎將人牢牢鎖在懷裡。

「褚,你從來就不是麻煩!」冰炎抱著人,輕聲在他耳邊這樣說。

「可是,我明明讓你們那麼費心……」褚冥漾抽咽著。

「那是大家自願為你做的!你自作主張用了言靈,把自己的身體搞成這樣,這筆帳我都還沒跟你算呢!」冰炎突然沉下語氣。

「那是……那是……」褚冥漾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這件事是他理虧在先,所以他的確無話可說。

冰炎嘆了口氣「你嚇壞大家了你知不知道?」突然就這樣消失了,當他接到消息時一顆心慌亂不已,心臟一陣緊縮,差點喘不過氣來。

「對不起……」褚冥漾小小聲的道歉。

「光是跟我道歉沒有用,你得跟大家說才行!下次別再這樣了,你從來都不是麻煩,大家只是擔心你而已。所以,我們回去吧?」冰炎小心翼翼的開口,深怕褚冥漾又會拒絕,那他可能就得強制將人給帶回去了。

「我說,你們是不是忘了這裡還有別人在阿?」安地爾無奈的出聲打斷眼前陷入兩人世界中的人。

「安地爾!你在這裡做什麼!?」冰炎護著懷裡的褚冥漾,警戒的看著面前的安地爾。

「總算注意到我了!」安地爾嘲諷的說了一句。

「你又想做什麼了!?」冰炎叫出幻武兵器沉聲斥喝。

「難得發好心救人,沒想到卻被這樣誤會呐~」安地爾自嘲的笑了笑。

「學長,別這樣,是安地爾救了我的……」褚冥漾拉拉冰炎的衣服,要他把武器收起來。

畢竟自己可以撿回一條命都是安地爾的功勞。

「是他救了你?」冰炎皺眉,對於安地爾的行為產生了疑惑。

安地爾會不求回報的救人嗎?

「說吧!你有什麼條件?」冰炎不相信安地爾會不求回報。

「哎呀~看來我做人真的太失敗了,難得好心救人卻又被人懷疑!」安地爾聳聳肩,對於冰炎那不信任的態度沒話說,誰要他之前處處跟他們作對呢?現在會被懷疑也是應該的阿……

雖然知道,但難免還是會感到一絲絲苦澀……

「安地爾,謝謝你救了我!」褚冥漾真誠的道謝,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相信安地爾真的不求任何回報「或許下次有空我可以答應你的邀約,但是我不喜歡喝咖啡!」褚冥漾皺了皺鼻子。

「褚!」冰炎驚訝的轉回過頭。

「……」安地爾的反應是愣住,過了一會之後,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真不愧是凡斯的後代,我知道了,有空我會去找你的!」

「別再出現了!」冰炎嫌惡的皺眉。

「我等你。好了,學長,我們回去吧!」褚冥漾拉住冰炎往外走去,眼角餘光瞥到安地爾在兩人身後揮手。

接著白光一閃,洞穴和安地爾都消失在眼界裡。


*     *     *


「漾漾你回來了!」

「漾漾你還好吧!」

「漾漾你有沒有受傷?」

「回來就好!」

看著眼前一個個擔心自己的眾人,褚冥漾感到一絲愧疚。

「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褚冥漾低下頭,又給大家添麻煩了……

「褚,我說過了,你不是麻煩!」感覺戀人的思緒又開始往死胡同裡鑽,冰炎拍了拍他的腦袋,附耳在他旁邊說「你如果再這樣想我就讓你三天下不了床!」威脅的話語脫口而出。

聽到這句威脅,褚冥漾漲紅了一張臉。

學長!

「褚冥漾,你居然就這樣給我搞失蹤!」褚冥玥一巴狠狠的往他頭上拍下去。

天知道當她得知自家老弟失蹤的消息時有多驚慌!

那樣的身體是能跑去哪?居然還讓大家找不到人!?

「好了啦,小玥!人平安找到就好!」然溫和的聲音跟著響起。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褚冥漾知道褚冥玥是真的在擔心自己,因此什麼都不反駁,只是呐呐道歉。

「漾漾,下次別再這樣了,有什麼煩惱說出來,大家都會幫你的!」然拍拍小表弟的腦袋,這次漾漾的失蹤也嚇到他了,一直找不到人也讓他著急不已,還好最後漾漾平安回來了,不然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跟阿姨交代。

「對不起,然,讓你擔心了……」

「記住,我們都在你身邊!如果有人欺負你,你也可以跟我們說!」然強調著,眼神有意無意往冰炎看去,冰炎明明離漾漾最近,居然還會讓事情發生,他不希望類似的事再發生了。

「下次要是再敢這麼做你給我試試看!」褚冥玥語出威脅。

「不會了……」我不會再這樣做了……

「最好真的像你說的這樣!」褚冥玥冷哼一聲,順便瞪了冰炎一眼。

『給我顧好他!』用眼神傳遞著這樣的訊息。

『我會的!』冰炎承諾,不會再讓這樣的事再度發生了。

一次就夠他嚇的了,他可不希望再有第二次的發生。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