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A.S菌
題目:愛妻便當
配對:All漾
內容大綱:漾漾為了答謝大家的照顧,所以幫大家做便當~
類型:甜文
備註:請讓摔倒王子和學長多吃漾漾的豆腐(嚴重私心)WW


*     *     *


最近,黑袍們一個個都回到黑館,就連平常很難得可以看到的洛安也回到黑館了。

而且,一回來就幾乎一直待著,就算期間有任務,也都是小任務,最多兩天最後回來的那種任務。

其餘時間,能待在黑館裡,大家就盡量都待在黑館。

雖然還是可以在黑館大廳看到大家聚集在一起,但是現場緊繃的氣氛,連我也不敢久待。

我隱隱知道,黑袍們會聚集在黑館一定有事情發生了!

他們之所以一直安分的待在黑館裡,大概是在等待公會進一步的命令吧!

這點我很清楚。

畢竟,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初踏入守世界,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褚冥漾了!

這一段時間以來,我也是有進步的!

我也去考取了袍級,現在是個白袍了,同時,也是一個藍袍。

有鑒於上次鬼族攻打學院,傷亡慘重的教訓,還有……害的學長也因此而沉睡,夏碎學長受傷,還有之前莉莉亞的事……

當時的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它發生而無力挽救,就算事後懊悔不已也無事於補了……

所以我下定決心,下次,我絕對不會只在後面看而不幫忙!

因此,我積極學習醫療方面的一切知識,靠著喵喵和提爾,還有九瀾學長的推薦,順利考到了藍袍。

現在偶爾也會去醫療班幫忙。

現在的我,絕對有能力可以幫助大家!

我深深這麼相信著。


*     *     *


我很想開口問學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但我想……學長應該不會告訴我的吧……

畢竟,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白袍而已,黑袍的任務,而且極可能是機密任務,學長絕對不會跟我說的。

雖然這的確是事實,但我還是難掩失望……

沒想到,幾天之後,學長突然把我叫到他房間,一臉沒什麼的告訴我任務內容,這讓我又驚又喜。

「最近有個城鎮發生了跟之前的湖之鎮同樣的情形。」學長淡淡的開口。

「跟湖之鎮一樣的情形?」我先是一臉疑惑,接著突然想起來之前大競技賽時的情形「有人消失了嗎?」

學長點點頭,證實了我的猜測。

那時鎮中的居民會消失是因為那個螳螂人還有變態安地爾的關係,該不會這次也是因為鬼族出現的關係吧!?

「我們也是這樣猜測的,因為派過去的情報班最後都沒有回來,公會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要黑袍們在黑館待命,最近應該就會過去探查了吧!」學長一臉雲淡風清的訴說著。

這麼輕鬆好嗎?

有鬼族出現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學長你居然可以這麼輕鬆!?

「事情都還沒有確定就先在這邊瞎操心有什麼用?」學長輕扣了我的頭一下,這樣告訴我。

我想了想,也對,光在這邊窮擔心也不知道真正的結果如何阿!

「那,有多少黑袍要去?」我問。

「有空的都會派去吧。」學長想了想,這樣回答我。

有空的?那不就幾乎全部的黑袍都會去了嗎?

最近大家幾乎都閒的要死,每天都可以看到黑袍們齊聚在大廳,雖然氣氛詭異但是我幾乎每天都看到他們坐在那邊喝茶聊天阿!

好吧!或許不是聊天,而是在交換情報?

總之,我只是想說,他們每個都很閒阿!

「有什麼辦法,公會要我們待命我們難道能不聽嗎!?」學長的紅眼一秒瞪過來。

我什麼都沒說老大!

我很沒用的一秒投降。

唉……我這奴性怕是一輩子也改不過來了。

「改不過來也好阿!」學長突然說了這樣一句話。

好讓你繼續奴役我嗎!?我瞪眼。

沒想到,學長也看著我,我們就這樣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看,直到我感覺到氣氛有點奇怪,臉頰也開始慢慢發燙,我才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學長幹麻那樣盯著我看阿……害我心臟突然跳的飛快……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為了化解尷尬的氣氛,我這樣問。

「不行!」學長馬上斬釘截鐵的拒絕。

我想也是,其實我也只是問問看而已啦……

我也知道我是沒辦法跟去的!

危險性高不說,我的能力也沒有大家那麼好,跟去也只是扯大家的後腿而已……

更何況,要是又發生一次當時那樣的情況……

我可不希望學長再犧牲一次了!

雖然沒辦法跟去,但我也可以在別的方面幫助大家阿。

在腦子裡想好了可行方案,最後,我決定了。


*     *     *


在學長他們出發的那一天早上,我特地起了個大早,將自己關在廚房裡。

當看到桌面上一盒盒的便當後,我滿意的點了點頭。

希望吃了我做的精力便當,大家都會很有精神。

我可是邊做邊將我的祝福跟祈禱放進去的唷!

將蓋子蓋上,我捧著這些便當,開始一一發送。

首先,我來到了奴勒麗的房間。

敲了敲她的房門,過了一會奴勒麗才穿著薄紗睡衣來開門。

「怎麼啦小朋友~要來找姊姊玩的嗎?」奴勒麗一邊嬌笑,一邊握住我的手就想將我拉進她的房間裡。

「不是啦!」我急忙避開並開口解釋:「我是想把這個便當給妳。」遞出手上的便當,我努力忽略奴勒麗轉而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的手,一邊解釋:「你們今天不是要出任務嗎,所以我做了這個便當,希望妳吃了之後能夠保有精力,不會受傷……」

「阿啦~小朋友你真有心呢!」奴勒麗笑著接過便當,然後突然將臉湊進,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謝啦,我會抱著感謝之心吃掉它的!」

紅著臉看奴勒麗進房去,我呆了幾秒才往下一個房間走。



接著,我來到了洛安的房間門外。

遲疑的敲了敲房門,門很快就開了,洛安出現在門後。

「有事嗎?」洛安疑惑的看著我。

「這個給你,希望你們今天的任務可以很順利。」我拿了一個便當給他。

「這是……」洛安疑惑的接過。

「阿……因為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所以我只是隨便做,希望裡面的菜色你會滿意……」低著頭,我侷促的說著。

阿阿……我跟洛安不熟,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阿……好尷尬阿!

感覺到洛安落在我身上的視線,我僵住身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直到幾秒後才聽到洛安說了一聲「謝謝,我會好好享用的!」

「不…不客氣……」接著我慌亂的跑開了。

因為我離開的實在很匆忙,所以沒有注意到洛安嘴角一閃而過的一抹笑容。



*     *     *

 

離開洛安房間的範圍之後,我才放慢腳步停下來,拍拍胸口喘氣。

好啦,繼續把手上的便當給送出去吧!

打起精神後,我捧著手上的便當來到了蘭德爾學長房門外。

伸出手輕輕敲了兩下門,清脆的聲音的走廊回響。

才剛放下手,眼前的房門就被打開了。

開門的人是尼羅,吸血鬼伯爵的管家。

「日安,褚先生!」尼羅看到我,立刻跟我打招呼。

「早安,尼羅。」我緊張的打了聲招呼。

「您是要找主人嗎?」尼羅讓開身體要讓我進去。

「我不進去了,我只是想拿這個給蘭德爾學長而已!」我依舊站在門外沒進去,只是把手中的便當遞過去。

「這是?」尼羅接過去,疑惑的望著我。

「這是我自己做的便當,希望蘭德爾學長今天的任務可以很順利!」在萬能管家面前將自己做的便當拿出來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呢,尼羅一定可以做的比我更好,學長看到我的便當會不會不想吃阿……

「主人的食量沒那麼大……」尼羅低頭看著手中的兩個便當,有點苦惱。

「阿!另一個是要給你的!」我急忙解釋,「因為不知道尼羅你有沒有要跟學長一起去,所以我做了兩個……」

「……裡面的菜色我也只是隨便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因為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麼……」我呐呐解釋。

「謝謝您!」尼羅恭敬的對著我鞠躬,害我嚇的頻頻擺手要他別這樣。

我只是想為大家做點什麼,希望大家任務可以順利而已……

尼羅這樣對我鞠躬我還真感到有點恐慌阿!

萬能管家居然對我鞠躬耶!?

好可怕,讓一個長輩(尼羅的確比我大很多)對我鞠躬,我感覺我會少活好幾年!

雖然我也不覺得我可以活多久啦,畢竟每天的生活都這麼精采刺激,我就算沒死在學院,也會因為刺激過大導致高血壓或心臟病而死的吧!

「怎麼?有誰來了嗎?」蘭德爾學長的聲音突然從尼羅身後傳來。

「是褚先生!」尼羅恭敬的轉身回答主人的問題。

「蘭德爾學長,早安!」我趕緊跟學長打招呼。

「早安阿,漾漾,要不要進來坐一下,我正要吃早餐喔!」蘭德爾學長嘴角噙著一抹優雅的笑容對我提出邀約。

「不用了,我還有事……」趕緊擺擺手婉拒伯爵的美意。

「這是……」蘭德爾學長的視線突然移到尼羅手上的兩個便當盒。

「這是褚先生做的便當,說是希望主人今天的任務可以很順利。」尼羅不及不徐的解釋著。

「喔,這是漾漾你做的阿?」蘭德爾學長挑眉,視線轉向我這邊。

「嗯……是我做的沒錯,希望學長會喜歡,也希望你們今天的任務可以很順利!」抓抓後腦,我覺得有點尷尬……

「謝啦!我會好好享用的!」蘭德爾學長接過便當盒,鄭重的向我保證。


*     *     *


接著,我回到廚房去拿剩下的便當盒。

一走出廚房,就看到摔倒王子一個人坐在大廳裡,手上拿著一本書在看著。

我跟摔倒王子之間的關係……其實不像一開始那麼緊繃了!

經過那一段旅程,我了解到,其實摔倒王子人還不錯,只是個性有點驕傲而已。

而且,意外得知他很喜歡神話故事之後,有時候我回原世界就會跑去圖書館去借點書給摔倒王子看。

有一次在書局看到一本神話故事精選集,裡面有很多各式各樣的神話故事,我當下連考慮也沒有考慮就把它買下來了。

事後拿去送給摔倒王子時,他似乎還滿喜歡的樣子。

在那之後有幾天看到他,手上都捧著那本神話故事精選集在讀,不知道怎麼的,讓我覺得有點開心。

「有事嗎?」大概是我站在這邊發呆發太久,久到連摔倒王子都看不下去了吧,所以他看著我,問了這樣一句話。

「呃……這個給你吃!」我戰戰兢兢的遞出一個便當盒。

「這是什麼?」摔倒王子瞪著我手上的便當盒,沒有伸手去接。

「這是我做的便當。」我老實回答。

「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摔倒王子還是瞪著我手上的便當,好像那是什麼毒蛇猛獸一樣。

「就……你今天不是有個任務嗎,希望你的任務可以很順利阿!」我解釋著。

到底你是要不要阿?手一直這樣伸著很酸耶!如果不要的話就算了咩,反正我也不指望你會接受啦……雖然的確做了你的份……

我在心裡不斷抱怨著,表面上仍裝的一副沒什麼的樣子。

就在我手已經因為舉太久而開始顫抖,我想把手伸回去的時候,摔倒王子一把接過了便當。

「沒想到妖師居然也會做便當!」摔倒王子冷哼了一聲。

怎麼,我會做便當礙著你了嗎?

「我從小就在廚房幫我媽了。」我跟他說這個幹麻,我可還有便當還送出去阿!

「那麼,沒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轉身我就打算上樓繼續去送便當。

沒想到我卻聽到了一聲很淡很淡的謝謝,我疑惑的轉過身看著摔倒王子,摔倒王子繼續在看著手上的書,感覺到我投注在他身上的視線,他投起頭來語氣很不好的說了一句:「幹麻?」

「你剛剛有說話嗎?」我一臉疑惑的望著他。

「沒有。」摔倒王子很衝的回了這句話,「你不是還有事?快點滾啦!」然後,開口趕人了。

我疑惑的轉回身繼續往樓上走,心裡想著剛剛那聲謝謝大概是我聽錯了吧。

沒注意到,埋首在書中的摔倒王子,耳朵泛著淡淡的紅色。


*     *     *


之後我來到了黎沚的房門外,敲了敲門,這次,我敲了好幾次才有人來開門。

來開門的是一臉睡臉惺忪的黎沚。

他揉揉眼睛,打了個呵欠。

「是漾漾阿……有什麼事嗎?」說話的語氣彷彿下一秒就會閉上眼再進入夢鄉。

「這個便當給你吃,希望你今天的任務能順利解決。」我把便當塞進黎沚懷裡。

「喔……謝謝……」黎沚迷迷糊糊的接過便當就回到房裡了,我還聽到他摔倒在床上碰的一聲。

黎沚這樣……任務還能去嗎?我一臉擔心的看著黎沚的房門。

在門外站了幾分鐘後,我甩了甩頭,決定暫時不去想這些。黑袍個個都強的像鬼,黎沚當然也不例外,所以,一定不會有事的。

之後,我來到了安因的房門外,伸手敲了敲門,安因倒是很快就出現了。

「漾漾,怎麼了嗎?」天使一臉溫和的笑意。

「安因,這個給你吃。」我拿起一個便當盒遞過去。

「這是……?」安因接過便當盒,疑惑的問著我。

「那是我自己做的便當啦……你們今天不是要去探查那個城鎮嗎?希望今天的探查任務大家都能平安回來,所以我做了這個便當。」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解釋著。

「這樣阿,謝謝你,漾漾,我會好好品嘗的!」安因摸摸我的頭,笑著這麼跟我說。


*     *     *


最後,我來到了學長房門外。學長應該在吧?最近公會都沒派任務給黑袍,學長應該會在房間吧?

「你在我房門口腦殘什麼?」刷的一聲,眼前的房門突然開啟,正在冥想的我被嚇了好大一跳。

熟悉的紅眼在門開啟後出現。

「進來吧!」

我踏進學長的房間,關好門,一轉過身就看到學長坐在沙發上看書,看來剛剛應該也是在看書吧!

「找我有事?」學長淡淡的嗓音對我發出疑問。

「呃……」為什麼到了學長這邊會突然緊張起來啦!

前面幾個人不是都沒事的嗎,怎麼現在會特別緊張阿?

我緊張的說不出話了。

「有什麼事快說,不要在那邊吞吞吐吐的!」紅眼不耐煩的瞪過來。

我說!我馬上說!怕會被趕出房間讓我的目的沒辦法達成,我緊張的深呼吸。

「這個給你!」心一橫,我把手上的便當遞出去。

「這是什麼?」學長一臉的疑惑。

「便當阿!」我理所當然的回答。

「我當然知道這是便當!」學長低吼一聲。

那不然?換我疑惑的看著學長。

學長深呼吸了一下,似乎是在壓抑怒火。

「我的意思是,給我這個做什麼?」頓了頓,學長再度開口詢問。

「喔,學長你今天不是要去那個城鎮探查嗎,所以我就做了這個便當祈禱你們的任務可以很順利,沒有任何的傷亡。」

「這是你做的?」聽見我心裡的話,學長的表情變了變。

「對阿!」還是我一大早就爬起來做的呢!

學長臉上的表情緩和下來,隱隱有一絲高興。

「應該能吃吧?」學長看著便當,突然這樣低喃了一句。

「當然可以吃阿!我可是從小就在廚房裡幫老媽的欸!連我老姊都說我做的菜已經可以媲美老媽了!」以前老媽不在家的時候,煮飯的可都是我耶!

學長居然這樣懷疑我,真是太過分了!我忿忿不平的抱怨著。

「好啦,我開玩笑的,別生氣了!」看我嘟著嘴在一旁生悶氣,學長放下手上的便當走過來,將我抱入懷中輕搖著。

被學長那樣搖了一會,其實我的氣也消的差多了。

「學長,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不要受傷!」我要求著。每次學長受傷我都會很心疼,都很希望可以代替學長受傷。

我知道我這樣的要求有點難度,但我還是希望學長能不要受傷。

「……我盡量。」遲疑了一會,學長才這樣回答我。

「一定喔!學長你已經答應我了!」希望你可以不要讓自己受傷……

「我會注意的!」學長摸摸我的頭,笑著承諾。

以妖師之名祈禱,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安回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