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黑館  時間:晚上九點

(冰炎視角)

剛結束完任務的冰炎,在跟公會報告過處理結果後,非常疲累的回到黑館,準備好好洗個澡鬆緩一下疲勞的身體。

回到房間後,他拿了換洗衣物就往浴室走去。

因為太疲累的關係(?),因此沒注意到浴室門邊有抹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匍伏前進著。

冰炎用很快的速度洗完澡後,光裸著上半身就踏出浴室,想去冰箱拿罐蜜豆奶來喝。

不料卻迎上一道灼熱的視線。

疑惑的抬起頭之後………

「這是什麼?」他看到一隻…獨角獸,趴在他的浴室門前十步遠的地方,用著一種異樣閃亮的眼神盯著自己。

「這裡怎麼會有獨角獸?」疑惑的擰起眉,他有點搞不清楚目前的狀況。

而那隻獨角獸一注意到自己在看他,突然緩緩爬起身,然後…很歡樂的向自己衝過來!?

反射動作就在牠衝向自己時,一腳將那隻獨角獸給踢了出去,順便用爆符化為一隻小型的匕首,將牠釘在牆上動彈不得。

看著那隻正在扭動的獨角獸,冰炎正想掏出手機請人來處理時,他的房門被人給一把推開,然後傳來了褚冥漾的聲音。

「吵死了!你給我閉嘴!」怒氣騰騰的聲音隨著身影出現。


*     *     *


(漾漾視角)

學長在鎮魂碎片的幫助下,靈魂終於跟身體契合,穩固下來了。

在經過一年的沉睡之後,終於在不久前醒了過來。

又經過一個月的療養,現在已經可以接一些簡單的任務了。

而那隻色馬,就在學長醒來後不久突然消失,他還以為牠已經回去光之聖泉了!

想到以後都不用再讓位給那隻馬睡,不用再聽到那傢伙的聲音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正想拿串鞭炮來放的時候,腦子裡卻不奇然響起一連串的慘叫聲。

正在自己房間打電動的褚冥漾,在一開始的驚嚇過後,接著青筋就冒了出來。

該死的!我絕對要好好教訓你!!

雙眼燃著火焰,他快步跑出房間。發現聲音是從學長房間傳來之後,怒氣沖沖推開了門!

「吵死了!你給我閉嘴!」火大的話語就這麼脫口而出。

但是在看到眼前奇怪的景象之後,聲音嗄然而止。

現在是什麼情況?

褚冥漾看看那隻被釘在牆上的色馬,再看看另一邊皺著眉頭光裸著上半身看著那隻色馬的學長…

等等!光裸著上身!?

他想,他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式青,你居然跑來偷看學長洗澡!」轉頭,挑眉說出答案。

『先放我下來阿阿阿阿阿』色馬持續掙扎著。

「不要!要下來你自己叫學長放你下來!」一秒拒絕。

『明明是個美人居然這麼暴力!我真是看錯人了!!』色馬繼續在他腦子裡抱怨。

「是你自己跑來偷看人洗澡的還敢說學長暴力!?」瞪大眼,不敢相信的望著猶不知悔改的色馬。

『本來就是嘛~美人就該有美人的樣子阿!』

「……」褚冥漾算是徹底無言了。


*     *     *


看著剛剛怒氣沖沖跑進門的褚冥漾,在他眼前自言自語的對著那隻獨角獸說話,冰炎有一瞬間的傻眼。

這是當出那個畏畏縮縮,膽子很小的褚冥漾嗎?

怎麼才一年不見,他膽子就變那麼大了?居然敢無視於他自顧自的跟那隻馬聊起天來!?

冰炎覺得生氣,不禁走上前一如以前的習慣,對著那顆頭一把巴下去。

「噢!好痛!」遭受偷襲的褚冥漾,不自禁抱著頭縮著肩膀。

「你們聊夠了沒?」冷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聊夠了聊夠了!

「既然聊夠了,那你能給我好好解釋一下嗎?」他怎麼覺得學長好好解釋這四個字講的特別用力?

紅眼一秒瞪過來,他馬上收起腦中的所有想法。

「他是式青,如你所見是隻獨角獸!」紅眼用著「不用你說我也看的出來」的表情瞄了過來。

「總之,學長你能醒過來一半要靠牠的鎮魂碎片的幫忙!」留著冷汗,褚冥漾戰戰兢兢的解釋著。

「那牠為什麼會在我房裡?」挑眉,這才是他想知道的問題答案。

「呃…」尷尬的笑著,褚冥漾努力思索著該如何解釋這隻色馬的特殊癖好。

「式青他…喜歡美人,所以他會出現在學長房裡是因為…」要偷看你洗澡!最後這句話我講不出來阿阿阿阿阿!

從褚的腦袋接收到的訊息讓他知道了這隻色馬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也因此額際爆出青筋。

褚的腦袋又繼續洩漏著某些情報讓他知曉。

原來這隻馬可以幻化為人的樣子!

他還聽到了褚第一次見到這隻獨角獸時候的詭異情景,趴伏在地上匍伏前進,在池邊偷窺人魚,之後被逮到而扁了一頓。

「也就是說,我可以扁牠是吧?」漾著一抹詭異的微笑,冰炎在接收完訊息後緩緩開口。

「請便!」擺擺手,褚往旁邊站了一步。

之後,黑館的某個房間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據聽到的人描述,那痛苦至極的聲音,會讓人以為發出慘叫聲的人似乎遭受到什麼非人的對待。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