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看著眼前目瞪口呆的同學們,我張嘴吃掉了遞到嘴邊的蛋糕。

其實,他們會那麼驚訝也無可厚非。

想到當初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時,也是傻在當場不知該如何反應。

畢竟,有誰可以想像的到這種情形的發生!?

當初我的驚嚇指數可是不比他們少的阿!!


*     *     *


三天前,學長回到房間,看到我正在吃蛋糕,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居然把我的湯匙搶走,之後還佔據了我的座位,把我拉到他腿上去坐。

就在我掙扎著要跳下學長身上時,湯匙卻移到我嘴邊來。

看著上面的蛋糕,我有一瞬間的錯愕。

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

學長這個動作的意思…難道是要餵我吃蛋糕嗎?

可是我的手又沒有受傷,幹麻要這樣餵我?

一連串的問號在我腦袋出現。

「你不是要吃蛋糕?」從進門後就不發一語的學長,這時候開口了。

「學長…我可以自己吃啦!」我有點窘迫的扭動著身子。

「別動!要吃就快吃!」湯匙還是在我嘴邊。

感覺到身後傳來的莫名壓力,我知道,如果我不乖乖的把這些蛋糕吃完,之後可能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於是,無奈的張口,吃掉蛋糕。

學長就這樣一口一口餵著我,直到吃完那塊蛋糕為止。

本以為事情到這邊就會結束了,誰知道隔天…

吃早餐時學長也是把我抱在懷裡,一口一口的餵我吃。

後來的每一餐他也都這樣做。

我已經從一開始的錯愕、驚訝、害羞,到現在的妥協、習慣、無奈。

在那天學長回來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     *     *


在面前的喵喵他們,看到我一口一口吃著學長餵過來的蛋糕,一開始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但是看到我也不反抗之後,就各自調開視線了。

似乎是不想看著我和學長這樣,光明正大的默默散發出甜蜜蜜的粉紅光線(?)

千冬歲則是推了一下眼鏡,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學長只是默默餵著我吃蛋糕,倒是反常的一句話也沒說。

這時,我眼角餘光注意到夏碎學長的表情有點奇怪?

像是想笑又不敢笑,拼命忍笑還要裝的很正經的樣子。

看來,夏碎學長似乎知道一些隱情,待會找個時間去問問看他好了!

我在心裡下了這個結論。


*     *     *


「夏碎學長!」我叫住了正要離開的夏碎學長。

「有事嗎?褚!」夏碎疑惑的看著我。

「我想,你應該知道學長會變成這樣的原因吧!」肯定的口氣。

「喔~那個阿!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冰炎居然會這麼偏激!」想到那日的情景,他還是覺得一陣好笑。

果然跟夏碎學長有關!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


三天前───────


「夏碎,上午那個任務────」未出口的話,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後倏然停止。

眼前的夏碎拿著湯匙,正在餵千冬歲吃東西。

「千冬歲受傷了嗎?」他隨口問著。

「沒有啊!」夏碎笑笑的這麼回答他。

「那你…」之後的話他說不出口。

他注意到千冬歲在那一瞬間紅了臉,低垂下頭。

「我在餵歲吃東西阿!難道你跟漾漾不會這麼做嗎?」順手又餵了千冬歲一口。千冬歲看到冰炎在面前,動作不再像剛才那樣無所謂,而是帶著一點抗拒。要不是他堅持繼續餵食,歲可能就不會吃了吧!

看著眼前默默散發出超強閃光的兩人,冰炎呆了一下。

回過神後,聽清楚夏碎剛剛問他的話,他下意識回答出「我幹麻要餵他吃東西?他又沒有斷手斷腳的!」

「是嗎?那漾漾還真可憐!」惋惜的語氣這麼說著。

「這有什麼好可憐的?」皺眉。

「冰炎,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生活情趣?適度的親密動作是可以讓雙方感情加溫的好幫手喔!你說對吧?歲!」說完低頭詢問他那臉已經紅到快要滴水的戀人。

看到懷中的頭輕輕的點了一下,夏碎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你跟千冬歲…」什麼時候那麼好了?

「這你別管!反倒是你跟漾漾,看你這樣子,你該不會連親都還沒親過漾漾吧?」

「廢話!我當然───!」見鬼!我幹麻要跟他說這種事!?

「是嗎?你不會是用強迫的吧?」火上加油的又丟出這句話來。

「這干你啥事!?」火爆的回了這麼一句,冰炎轉身就出了房間。


*     *     *

「所以,這就是原因?」聽完造成學長做這些動作的理由,我張大了嘴不知道該說該如何反應。

「大概吧!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偏激!」夏碎皺著眉,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我會被你害死阿夏碎學長!

這種餵食行為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啊啊啊啊啊!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