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你是,西瑞?』張大嘴,目瞪口呆的瞪著來人直看,我一點也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情。


*     *     *


事情是這麼發生的───────


今天,聚在教室裡的我們,正在討論著待會的午餐要吃些什麼的時候……

突然教室門被打了開來,尖叫聲響起的一秒,門馬上被大力關上。

由於這早已是司空見慣的情形,因此班上大部分同學都不會把目光移往那個方向去看。

就只有我,稍微把目光移了過去,然後我就看到了……

一個不認識的金髮少年。

第一眼,我真的認為我不認識那人。

但是細看之下,我又覺得我好像有在哪裡看過他的樣子。

再往下看看他的穿著……

花襯衫、短褲加上夾腳拖鞋……

這副打扮,真是令人熟悉阿~

這不是標準的台客打扮嗎?

怎麼會出現在那個人身上?

不是我在說,那個金髮少年實在不適合做這樣的台客打扮阿!

真是可惜了那張臉。

柔順的及肩金髮浮貼在頰側,襯著那張頗為秀氣的臉,這樣的一個人,如果不做台客打扮,而是好好打扮一番的話,走在台灣街頭絕對會有很多女生對著他大聲尖叫的!

這種人也很適合去當模特兒阿!

他在台灣絕對會很紅的!

只要他不打扮成台客的話……要紅絕對不是問題!

只是…他為什麼要這樣打扮呢?

難道這是他穿衣服的品味嗎?

不會吧?

那樣的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糟糕的穿衣品味勒?

他那個樣子,會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某隻雞阿……

說到這,五色雞今天似乎沒來上課吼?

歐籮妲今天早上點名的時候,才一臉陰狠的說要給五色雞一點顏色瞧瞧的!

因為這已經是他這禮拜第四次缺席了!

換句話說,五色雞已經有四天沒出現了!

這可真是難得呢,通常他都會突然冒出來纏著我,要我陪他去勇闖江湖什麼的……

每次每次,我都會被他牽著鼻子走,不是被他拖去右商店街,就是被拖到不知名的地方探險………

想想我到現在還能保有一條命,實在是值得慶幸的一件事阿!

這是不是也代表,我的運氣不再像以往那麼衰了呢?

當我正在想著某隻雞最近到底都在幹麻怎麼都沒來上課時,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漾~」是從那金髮少年口中發出的。

金髮少年!?

不會吧………

「你是……西瑞?」張大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名金髮少年,我顫蘶魏的伸出一指指著對方。


*     *     *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心灰意冷的坐在學校餐廳裡,我邊戳著盤中的食物邊問著五色雞!

不對!

現在不應該叫他五色雞了,因為他那一頭五彩繽紛的頭毛已經變成眼前柔順的金髮。

那不就該叫他……金雞囉!?

金雞……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想笑。

不過看到某個人臉色也不是很好的樣子,我想我還是忍住會比較好。

我可不希望小命就這麼被給我笑掉阿!

坐在我對面的那人,臭著一張臉,看起來就是心情欠佳的樣子。

「西瑞,你的頭髮怎麼變這樣了?」我再次開口問。

喵喵跟千冬歲也坐在一旁,一臉興味的盯著五色雞,喔不!是金雞那一頭難得正常的髮色直瞧。

「還不是那該死的老三害的!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我的洗髮精偷偷換掉,我昨天洗完頭之後就變這樣了!」西瑞難掩一臉氣憤的說著。

「這樣不是很好嗎?不良少年總算像個人樣了!」千冬歲在一旁火上加油。

「可惡!四眼書呆你想打架嗎!?」西瑞碰的一聲拍桌站起。

「打就打阿,反正我早就看你不順眼很久了!」千冬歲也站起身一臉蓄勢待發。

「真巧!本大爺也不爽你很久了!我要把你打到連你老媽都認不出你來!」西瑞的怒火更熾。

「你們兩個冷靜一點啦!別在這裡打起來阿!」為什麼我要不知死活的阻止他們阿,欲哭無淚。

「漾漾說的對!你們別在這邊打起來,要打架就去外面打!」喂喂!喵喵妳應該要勸他們別打架不是要他們去外面打阿!

「歲,冷靜點!」喔喔,總算有一個明理的人了,萊恩幹的好啊!

「這裡人太多了,打起來會綁手綁腳!」我去你的!萊恩你這算什麼朋友阿!?

完了完了,他們似乎真的會打起來阿,真讓他們打起來第一個遭殃的肯定是我阿阿阿阿阿阿!

沒辦法了,只好使出最後絕招。

「西瑞!你上次不是要我陪你去右商店街嗎?我現在有空我陪你去吧!」我拖我拖,趕快把人拖離戰場要緊。

「漾~你做什麼啦,讓我跟那個四眼書呆好好打一場!」沒聽到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     *     *


「好了,這樣的距離應該夠了!」轉身,放開人。

「漾~你幹麻把我拖走阿!?」某隻雞開始對我興師問罪了!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轉移他的注意力!

「西瑞,你說你現在的髮色是九瀾學長造成的嗎?」我一秒轉移話題。

「喔,對阿!那個該死的臭老三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把我的洗髮精換掉,洗完之後就變成這樣了!」某隻雞果然一秒讓我轉移了注意力。

呼───好險好險!

「那,你沒試著把髮色變回去嗎?」我問。

「還沒,我一發現頭髮變成這樣就馬上跑去要跟老三算帳,誰知道他早就跑的不見蹤影了,可惡!」某隻雞開始喋喋不休的抱怨著。

「那,你想把髮色變回去原本那樣嗎?」打斷了某人的抱怨,我又問。

「廢話!那可是本大爺的得意之作,我當然要讓我的頭髮回復到往日的風采!」某隻雞神色堅定,信誓旦旦的說。

其實,就我來說我實在不想再看到那頭五色雞毛了!

「走吧,漾~陪本大爺去買染髮劑!」西瑞興致昂然的拖著我往商店街跑。

唉~看來明天那頭五色雞毛又會再度出現在眾人眼前了!


*     *     *


當天晚上────────


「該死的老三你又做了什麼!?」巨大的咆哮聲傳來,某人頂著一頭黑亮亮的長髮,在房間中氣的跳腳,一臉鐵青。

而某個躲在實驗室裡的傢伙則是笑的像一隻偷惺的貓一樣,看著螢幕中暴跳如雷的人陰森森的笑著。

「咯咯咯…真是漂亮阿…真想把那顆頭切下來好好收藏呢…咯咯咯……」低低的笑聲在黑暗中回蕩著,久久不散。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