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如果輔長考到駕照!?



*     *     *


褚冥漾一臉擔心的看著冰炎手上的傷口。

剛剛被學長拖去出任務,學長為了救我,才會不小心被傷到。

都是我的錯……

如果我沒有在任務中閃神的話,學長就不會受傷了……

「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要救你的!」學長突然小力的巴了一下我的頭,這麼對我說。

「可是……」未竟的話被學長打斷。

「提爾都在幫我治療了,你就別再擔心了!」似乎是看不慣我哭喪著一張臉,學長嘖了一聲麼說。

「漾漾小朋友你就別擔心了!受傷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他不會在意的啦!」輔長邊說邊對學長毛手毛腳。

下場就是……

不多時牆上多了一隻被摔出去的澎毛土著。

唉~輔長就是學不會教訓!

我搖搖頭,嘆了一聲。

學長活動了一下剛治療好的手臂,看起來似乎已經沒問題了!

「就說了不用擔心了吧!」學長說道。

「對了,冰炎你這禮拜是不是有個任務是要回原世界處理的?」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再度復活的輔長問著。

「是有一個任務沒錯,你要幹麻?」學長一臉戒備的問著。

「冰炎小親親你這表情真傷我的心阿~」提爾一臉哀怨的看著學長,感覺就好像學長拋棄他一樣。

噁…輔長做這表情看起來真令人不舒服。就像東施想學西施一樣。

人家西子捧心是越見增妍,東施效顰卻是嚇跑一干人等!

「你到底要做什麼?」學長額上冒出了青筋。

「沒有啦~我只是想說要順便過去一趟,畢竟前陣子收到通知,要我去換駕照了。再不去換,我怕被抓到之後會很麻煩。不過,原世界也真是麻煩阿,駕照還規定要六年換一次!也不替我們這些人想想,嘖!」輔長開始碎碎唸。

我無言……

駕照又不是給守世界用的!你麻煩個什麼勁!

是你自己要去考的,那就要遵守原世界的規則阿!

居然還閒麻煩!

那你當初是怎麼考過的啊!

腦子裡轉了一大堆話之後,我才發現一個問題……

「輔長……」

「嗯?漾漾小朋友怎麼了嗎?」輔長看過來。

「你有原世界的駕照!?」我驚訝!我錯愕!

「有阿!」輔長回答的很快。

「你考的過?」不會吧?

「喂喂喂!漾漾小朋友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相信我嗎?不信的話我給你看證據!」輔長聽到我的話之後哇哇亂叫,開始在他的資料櫃中翻找起來。

「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阿!找到了!」輔長翻著他那雜亂不堪的櫃子,不一會兒之後,拿出一張佈滿灰塵的…駕照出來……

我接過手,看到駕照上的確印著輔長的大頭,名字是…鳳柩……

那個監考人員難道不覺得這名字很怪嗎?

「監考人員的確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沒錯!」學長答。

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輔長居然真的拿到駕照……

那主考官居然會給他過!?

曾經坐過一次輔長開的車的我,深知輔長開車的恐怖性。

沒想到,主考官居然會讓輔長拿到駕照……

看來世界即將滅亡了……

"啪"

「別腦殘!」學長一雙紅眼瞪過來!

幹麻打那麼用力!我閉腦就是了嘛……

「不用力你怎麼會痛!」學長居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有意見?」紅眼看過來。

沒有!我怎麼敢有意見!我拼命搖頭。

「嘖!」

學長居然還給我嘖!就真那麼想巴我就對了!?

我的人權呢?

「你早就沒有人權了!」學長一秒回答。

抗議!我要人權!

「吵死了!」學長又一巴打過來。

「喔!」好痛,這一下打的比剛剛更大力,我都飆淚了。

這邊我跟學長吵的更激烈,那邊,輔長似乎陷入了回憶中。

「哎呀呀~當初要考這張駕照也費了我一番功夫阿!」輔長感慨道。

「輔長當初是怎麼考上的阿?」我非常好奇!

「怎麼考的?當然是靠實力阿!」輔長嘻嘻哈哈笑著。

去你的實力!你給我好好回答啊!

「你明明考了好幾次才過!」學長突然說了這句話。

咦?學長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這傢伙死命的要我陪他去考!」學長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

………

真是辛苦你了!

「我記得考試不是有分筆試跟路考嗎?」

「筆試喔?那個背一背就過啦?我還拿滿分呢!」輔長驕傲的說。

這有什麼好驕傲的!!

「那路考呢?」我問。

「我很努力的考過了喔!」輔長這麼回答。

「努力?我看你是搞破壞吧!」學長反駁。

「我哪有!」輔長抗議了!

「你敢說你沒有嗎?是誰一上車之後就把油門踩到底用時速一百的速度繞完一整圈考場的?是誰厚著臉皮跟主考官在考場盧要主考官再讓你考一次的?是誰把考場的告示牌撞壞的?是誰把考場的指示燈撞爛的!?」每細數一條,學長的火氣就越大,輔長的臉也越見心虛。

時速一百……我勒……

這樣在考場裡飆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真是徹底的無言了。

「那是…」輔長似乎想反駁,但看到學長那雙憤怒的紅眸,只好訥訥的閉上嘴。

輔長幹了這麼多蠢事居然還拿的到駕照?

「那是因為主考官被他吵的受不了,最後含淚把駕照給他要他快點走的!」學長哼了一聲。

居然連主考官都受不了,你到底考了幾次阿!?

「不多不少,就十次!」學長淡淡的說。

十次……考了那麼多次還不過,要是我是那個主考官,我想我也會含淚把駕照發給你要你快點滾吧!

畢竟,有誰能忍受這樣的折磨?

我為那個被騷擾的主考官默哀。

「是說,輔長你考駕照要幹麻?你應該用不到車吧?要移動的話只要用移動符不就好了?」在守世界移動符那麼方便,何必要去考駕照呢?

「有駕照才能讓我名正言順的飆車阿!」輔長理直氣壯的這麼說。

「考駕照不是為了讓你飆車的吧……」我汗。

更何況,就算沒駕照你還不是照飆車!

「這樣被抓的時候才不會被罰無照駕駛阿!」

基本上,只要你時速正常,警察都不會去抓你的好嗎!?

「唉唷~反正我也只是為了方便才去考的!」輔長似乎覺得無法達到共鳴,索性不說了。

我果然無法了解火星人的想法阿……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