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之後,褚冥漾在傍晚就回到了學院,因此,他並不知道,他在銀行的行為在原世界造成了多大的轟動。

原來那日褚冥漾所救的那名男孩的父親,是竹科有名的工程師!那名男孩同時也是他們家的獨生子,是他們夫妻兩人盼了很久才得到的唯一的一個兒子。

要是那日褚冥漾沒有出手救助就那樣讓歹徒開槍的話,那名男孩肯定保不住了。

那麼,他們夫妻得來不易的獨生子也會就那樣沒了。

為了感謝他救了自己的寶貝兒子,小男孩的父親開始四處尋找他,就為了能夠當面,親自向褚冥漾好好的道謝一番。

剛好,小男孩那學了多年的繪畫課總算派上用場了!

小男孩憑著自己的記憶力,將那個救了自己的「大姊姊」給畫了下來,畫像唯妙唯肖,栩栩如生。

不過唯一的缺點就是………

那張畫像不管大家怎麼看,你在路上抓十個人來問絕對會有十一個人回答是女生!

多的那一個是自己蹦出來回答的!

我們就不必多管了。

總之,畫像出爐之後,小男孩的父親就開始張貼尋人廣告準備找到這個自家寶貝兒子的救命恩人。

那若是真的找到了要怎麼辦?

自然會有一份豐厚的感謝大禮啦!

不過,這畫像貼是貼出來了,卻讓很多人為了那份大禮而趨之若鶩,紛紛說自己就是那日救了小男孩的人!

但是,當那些人一一跟小男孩對質時,小男孩看了遙遙頭,說那些人不是那日救了他的那個大姊姊。

有人不死心,說那日銀行裡瀰漫著一股霧氣,就算是小男孩也會看不清楚那個救了他的大姊姊長什麼樣子,堅持自己就是那日救了小男孩的人,理當領賞。

不過,當小男孩問到發生搶案那日的細節問題時,那名女子支支吾吾的答不出來,瞬間破功,這才讓那名女子不甘心的離去。

這樣的情形發生了很多次,小男孩一家開始感到疲於應付,放棄尋人的念頭不時在心裡閃過,要不是小男孩堅持一定要找到那個大姊姊,恐怕這件事就會這麼不了了之了吧!


*     *     *


事件過後一個月───────


因為褚冥漾這樣一句「學長,我們很久沒去約會了!明天去約會吧?」,讓冰炎推掉了假日的任務。

仔細想想,他們的確是很久沒有約會了!

這麼一想,心裡不禁對褚冥漾有些愧疚,因為自己無法無時無刻陪伴在他身邊。

因此,他毅然決然的推掉了這個週末的任務,打算好好的陪陪褚冥漾。

看到褚聽到他答應時那一臉開心的表情,讓冰炎更加相信,推掉任務的這個決定是對的!

之後褚就一臉興高采烈的問著他,要去哪約會?要做些什麼?

冰炎只是笑笑的,說了一句「你決定就好!」

褚聽了他這麼說,還嘟起嘴來咕噥著「哪有這樣的!約會是兩個人的事耶!」

「你有想去什麼地方嗎?」因為褚這樣說,所以冰炎開口詢問。

「我想去看電影!最近有一部電影我超想去看的!」褚冥漾雙眼閃閃發亮。

「那我們週末就去看電影吧!」冰炎伸手摸摸褚冥漾的頭,一臉的寵溺。

「好耶~!」褚冥漾笑著抱住冰炎的手臂,笑的燦爛。


*     *     *


電影散場之後────


「哇哈哈~真的好好笑喔!法老王的表情好經典!賴瑞的回答也好好笑喔!」褚冥漾一臉開心的與冰炎一起步出電影院,邊走還邊回憶著剛剛的電影情節!

「是阿!」冰炎壓低帽沿,攬著褚冥漾繼續往前走。

「還有還有,那句I never lie跟那個槌椅子扶手的動作也很經典呢!」褚冥漾興奮的不停訴說,甚至還差點跌倒!

冰炎眼明手快的伸手扶住自家興奮到忘了該好好看路的戀人,一臉無奈的說「我知道你很喜歡那部電影,不過走路也該看路阿!」

「嘿嘿~」褚冥漾吐吐舌,這才將注意力拉回來。

「中午了,想吃什麼?」冰炎一手還是擱在褚冥漾的腰上,防止他再度跌倒,一邊開口問著。

「不知道耶……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吧!」褚冥漾轉頭看了看四周,尋找著目標。

今天他們來到了台中的新光三越,看完電影之後已經是中午了,肚子也差不多餓了,因此搭著手扶梯一層一層的尋找著可以吃飯的餐廳。

突然,褚冥漾眼睛一亮,不由分說的拉起冰炎的手就往前方某間店家走去。

「學長,我想吃這個!」褚冥漾興奮的直往前衝,因此沒注意到右邊正有一位小朋友端著餐盤往他的方向前進。

"匡啷"一聲,兩人就那麼撞上,小男孩手中的餐點全部翻倒掉到地上,小男孩也被撞倒在地。

小男孩看看自己好不容易排到的餐點就那麼掉在地上,不禁開始放聲大哭。

「哇阿───媽媽!」

「哎呀!小弟弟你還好嗎?要不要緊?有沒有被燙傷?」褚冥漾看自己不小心撞到人,趕緊蹲下來安慰那放聲大哭的孩子。

「嗚嗚……我的拉麵……」小男孩大哭。

「對不起唷!不然哥哥賠你一碗?」褚冥漾手足無措的提議著。

冰炎看到褚那手忙腳亂的樣子,不禁噗哧笑了一聲。

「學長你還笑!快來幫忙啦!」聽到笑聲,褚冥漾轉頭瞪過去。

「就跟你說走路要看路了,誰叫你不聽!」

「別說了!快來幫忙啦!」

冰炎聽話的走上前,蹲下身一把將那孩子抱起來,抬手拭去那滿臉的淚痕,淡淡的開口:「男孩子別這麼愛哭!這樣你以後會讓人看不起喔!」

「可是,人家的拉麵……」小男孩抽抽噎噎的。

「我們會再賠你一碗的,所以,別再哭了,嗯?」褚冥漾湊過臉,溫柔的摸摸孩子的頭這麼說。

「嗯!」小男孩點點頭,止住淚水。

「這才乖!」褚冥漾滿意的點點頭,這孩子總算不哭了!

「阿!妳是那個大姊姊!!」突然,小男孩驚叫了一聲。

「大姊姊?」褚冥漾與冰炎面面相覷,不知道小男孩在說什麼。

 

*     *     *

 

「浩浩!」某個女性的聲音插了進來。

「媽媽!」小男孩應聲,高興的笑開了一張臉。

「你去拿餐點拿了那麼久沒有回來,我還以為你發生什麼事情了呢!」浩浩的媽媽這麼說,不過一看到自家兒子被不認識的人抱著,不禁心生警惕「你們是誰?為什麼抱著我們家浩浩?」

「你就是這孩子的媽媽嗎?不好意思,我剛剛不小心撞到他,讓他的餐點都灑了出來!我會賠償的!」褚冥漾立刻轉過身對著浩浩的媽媽道歉。

「灑了?那浩浩你有受傷嗎?」媽媽緊張的問。

「我沒受傷!對了對了,媽媽妳聽我說喔!我找到那個大姊姊了!」浩浩興奮的說著。

「找到了?真的嗎?」媽媽聽到兒子這麼說,也一臉高興。

「嗯!就是她!」浩浩伸手指向……我?

「我?」褚冥漾臉上滑下三條黑線?

「真是感謝妳救了我們家浩浩!」媽媽很開心的衝過來握著褚冥漾的手不停道謝。

「呃……我想你們大概搞錯了一件事……」褚冥漾開口。

「不會錯的!」浩浩大聲說道。

「呃……我並不是你口中的那個姊姊,因為,我是男的!」

明明學長也是長頭髮阿!為什麼就沒有人會說學長是女的!?

「因為我是黑袍!」冰炎低著頭肩膀一抖一抖的,明顯在偷笑的樣子。

最好是啦!?這關黑袍屁事啊!

褚冥漾已經氣到口不擇言了!

「阿?你是哥哥不是姊姊嗎?」浩浩偏著頭看向我這邊。

「我是如假包換的男生!」堅定的點點頭,我是男的!

「可是…上次救了我的明明就是妳阿!」浩浩低聲說。

「救了你?」我不記得我有救過人呀?

「其實是上個月,銀行搶案發生的時候我兒子被歹徒挾持住,浩浩說是你救了他!」媽媽伸手抱過浩浩,一邊解釋著。

「上個月?銀行搶案?」好像有那麼一回事的樣子……

『主人!上個月您的確是救了一名小男孩!』米納斯柔柔的聲音在我腦子裡響起。

妳是說我上次回去結果被老媽叫去跑腿那次嗎?我問米納斯。

『是的!就是那次沒錯!』

喔喔!我想起來了!的確是有這麼一件事呢!

「那你就是……那時那個孩子嗎?」我問著已經回到母親懷抱的浩浩。

「嗯嗯!大哥哥你想起來了嗎!」浩浩興奮的點點頭。

「是阿!想起來了!」沒想到他還記得我,如果沒人提起我都忘記這件事了。

「褚,你說你救了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紅眼看過來。

「就是上次……」我向學長交代當時的前因後果。

「所以,這就是當時那個孩子嗎?」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我點點頭。

「太好了!我們一直想好好的謝謝你呢!」媽媽面向我這麼說。

「咦?不用謝了啦,我也只是不希望有人受傷而已!」乾笑著搔搔頭,因為沒想到自己會被認出來,導致現在有點尷尬阿!

「不!一定得謝!如果你沒有出手救了我們家浩浩,我們現在也不能像這樣聚在一起了!請務必讓我們好好答謝一番。」媽媽堅持著。

怎麼辦,學長?我最不會應付這種場面了啦……我轉頭向學長尋求幫助。

「既然人家都這麼堅持了,那你還是接受吧!」冰炎開口,說出這麼一句話。

「可是……」我覺得沒有必要阿!

「請務必讓我們好好表達感謝之意!」

「對阿!大哥哥,浩浩想好好的謝謝你!」浩浩也開口了。

學長挑眉,一副什麼都讓我決定,他沒有意見的樣子。

看浩浩的媽媽根浩浩都這麼堅持的樣子……

「好吧!」我還是鬆口答應了。

「YA~」浩浩聽到我答應,開心的舉高雙手笑了出來。


*     *     *


盛情難卻之下,我們跟著浩浩回家。

浩浩的媽媽說要煮一頓豐盛的餐點好好招待我們好表示感謝之意。

還說,今天會再度碰面實在是很有緣分,而且浩浩也很喜歡我的樣子!

是阿!

不知道為什麼,浩浩似乎很喜歡我,一直黏著我不放!

像現在,他正坐在我懷裡,一臉好奇的問著「漾哥哥,你好厲害喔!你是怎麼打敗那些壞人的?」

呃……我能說這是因為我所在的學校不是正常人能待的關係嗎?

如果我真的這樣說,浩浩說不定會更好奇的問我那是什麼意思,我不就得跟他解釋清楚嗎?

關於要怎麼解釋學院的事情……

想到學校裡喜歡給人看的殺人時鐘、會吃人的雕像、彼岸水還有各個種族和其他那些一看就不正常的東西……

我想我還是不要隨便亂說好了!

我可不想被當成瘋子啊!

「阿…那是因為我學過一點防身術的關係啦!」輕描淡寫的帶過就好!浩浩阿,我拜託你別再問更深入的事情了!

「漾哥哥學過防身術阿!好厲害喔!那我以後也要學!」浩浩高興的抱住我,也嚷著說他要學防身術。

這邊大人與小孩相處的和樂融融,那邊的冰炎臉色可就沒那麼好了。

冰炎沉著一張臉,皺眉看著自家戀人被那死小孩黏住的樣子。

該死的小鬼!別離褚那麼近!

阿阿──你居然還敢抱住他!?

可惡!

要不是褚拜託我,我才不會跟你們一起來這邊呢!今天是我們久違的約會耶!居然就這樣被一個死小孩破壞了!

你你───你居然還偷親褚!

褚這個笨蛋居然還一臉害羞的讓他親!?

別因為對方是小孩子就放下戒心阿!

這個笨蛋!

回去之後看我怎麼修理你!

阿───你這死小孩不要在褚的胸口蹭來蹭去的!

可惡!

你給我離褚遠一點!!!

某個醋勁大發的黑袍皺著一張臉坐的遠遠的,看著自家戀人與小孩的互動兀自生著悶氣。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