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一代萬惡大衰人,褚冥漾。

而今天,非常不幸的,我的衰運又發作了。

所以,我現在的狀態……

姑且可以稱之為失明吧!

沒錯!

就是失明!

問我怎麼會突然失明?這真是個好問題!

那我就慢慢講給你聽吧!

事情是這樣的………


*     *     *


稍早之前,我跟萊恩還有千冬歲一起去出一個任務。

任務內容是要解決在森林裡作怪的魔獸們。

聽說這些魔獸到處殘殺原本居在在這片森林裡的生物與精靈們,還到處破壞林木,居民們不堪其擾,終於向公會求救。

因此,我們現在才會在這邊。

看著眼前只到我腳踝高度的土之精靈族長,他正口沫橫飛的痛罵著那些踐踏他家園並殘害他同胞的魔獸們。

「族長,不好意思打斷你,那就是你說的魔獸嗎?」千冬歲輕聲開口打斷族長的喃喃抱怨,並壓低聲音伸手指向前方一群聚在一起,看似正在睡覺的大型魔獸們。

族長聽到千冬歲的話,暫停說話聲抬頭往千冬歲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大群魔獸。

「沒錯!就是牠們!牠們已經殺了我們族裡好多族人了,前幾天我們族裡一個戰士為了拯救大家還因此而犧牲了!」族長義憤填膺的講著。

「牠們看起來好像在睡覺耶?」我眨眨眼,開口說道。

「有幾隻魔獸身上有傷,看樣子牠們是在養傷了。」千冬歲推推眼鏡,仔細觀察著四周。

「那現在要怎麼辦?直接殺過去嗎?」我轉頭看向一旁正在勘查地形的千冬歲。

「……我想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了!族長你躲好,我們會幫你除掉牠們的!」千冬歲拿起破界弓,蓄勢待發。

我也趕緊召喚出米納斯拿在手上,警戒的盯著前方那群魔獸。

萊恩早就綁起頭髮,拿著破界刀,雙目炯亮的盯著魔獸,正躍躍欲試。

「我們上!」千冬歲揮手,率先射出一發弓箭攻擊距離最遠的那隻魔獸。

魔獸感覺到危險,嘶吼了一聲全部都醒了過來,雙目大睜盯著我們瞧,快速的往我們的方向跑過來。

「漾漾,我們散開!」千冬歲大吼一聲,跳到樹上去搭弓射箭。

「好!米納斯!」我跑向另一個方向,邊跑邊攻擊往我的方向聚集的魔獸們。

萊恩提起破界刀,直直衝向魔獸群,對著最近的魔獸就是一刀下去。

魔獸張大嘴斯叫了一聲,抬起手想攻擊萊恩,被萊恩輕而易舉的閃過了,一刀解決了那隻魔獸。

千冬歲站在樹上,箭無虛發,迅速收割著魔獸的生命。

我則是用米納斯攻擊在我眼前的魔獸,還有那些竄到萊恩身後想攻擊他的魔獸。

「漾漾,謝啦!」萊恩偷空轉頭跟我道謝,接著轉過身繼續攻擊眼前的魔獸。


*     *     *


二十分鐘後───────


「呼───都解決了嗎?」我站在萊恩身後,喘著氣問道。

「應該都解決了!」萊恩貼著我的背,手上提著血淋淋的大刀。

千冬歲跳下他剛剛盤據其上的大樹往我們這邊走來,並說:「剛剛那是最後一隻了!」

「太好了!」我鬆了一口氣。

真是累死了,沒想到這些魔獸那麼頑強,數量也很多,我打到手都痠了。

「哎呀~三位真是厲害,真不愧是公會派遣來的袍級們!」族長從剛才躲藏的樹後走出來,這麼說著。

「沒有啦……」我搔搔頭,感到有點害羞。雖然我現在已經是個白袍了,但我還是覺得自己的實力跟這些火星人比起來還差的很遠呢!

「漾漾,你最近真的進步很多!」千冬歲收起他的破界弓這麼說。

「沒錯!漾漾的進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居然萊恩也這麼說!

「謝謝!」我低下頭,感覺臉頰一陣陣的發燙。

「呵,漾漾你就別害羞了!這的確是事實喔!對了,喵喵問我們待會要不要一起吃飯?」千冬歲詢問著。

「好啊!」清除這些魔獸花了我不少力氣,的確是開始感到餓了呢!

「飯糰……」萊恩放下頭髮,又變回那個毫無存在感的飯糰偏執狂了。

「那我打電話跟喵喵說一聲。」千冬歲走到一旁去打電話給喵喵。

我則是無聊的看著四周。

唔阿……這片森林的確被破壞的很慘呐……很多樹都倒了!草地上還沾著一堆看起來黑呼呼的詭異液體。

魔獸的血流了滿地,而且有的屍體已經開始發黑了。

突然,我注意到族長身後似乎有東西在動的樣子。

我凝神細看,那是………

「族長,小心!」我大喊一聲,並迅速撲過去。

有一隻本該被打倒的魔獸,居然又站了起來打算揮爪攻擊族長!

來不及叫出米納斯了!

飛撲過去將嬌小的族長護在懷裡,我感覺魔獸的利爪往我的頭部用力揮來,頭部傳來一陣劇痛,接著,我瞬間不醒人事。

「漾漾!」剛聯絡完喵喵的千冬歲走過來時,正好看到褚冥漾奮力撲向族長卻被魔獸一掌給打暈的畫面。

「可惡!萊恩!」千冬歲看著暈倒在地的褚冥漾,焦急的大吼!

現在離那邊最近的就是萊恩了!

萊恩其實早在聽到褚冥漾的警告聲時就已提高警覺喚出破界刀了,但沒想到還是來不及。

提著刀衝上前,萊恩踢開正壓在褚冥漾身上的那隻魔獸,接著刀光一閃,魔獸瞬間解體。

「漾漾!」萊恩蹲下身,看到鮮血從褚冥漾頭上湧出。

「族長,你有受傷嗎?族長?」千冬歲飛奔過來,問了一臉驚嚇過度的族長。

族長還沉浸在剛才的危險中,一臉驚恐,直到幾秒鐘過後才反應過來。

「我沒事……這孩子保護了我……」族長斷斷續續的說著。

「歲!漾漾頭上的血止不住!我們必須盡快將他送到醫療班!」萊恩大喊。

「我知道了!事態緊急,請容我們先離開了,族長!」千冬歲躬身,跑向萊恩那邊,萊恩已抱起褚冥漾等在那了。

「謝謝你們幫我除掉些魔獸!」族長的聲音在傳送陣消失之前傳了過來。

接著白光一閃,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

「希望那孩子不會有什麼大礙才好……」族長看著三人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著。


*     *     *

 

回到醫療班後,提爾被褚冥漾滿頭鮮血的樣子給嚇到了。

「小朋友怎麼會變成這樣?」提爾接過褚冥漾,開始著手處理他的傷勢。

「為了保護委託人而被魔獸的攻擊給波及到了!」千冬歲說。

「傷在頭阿……這可麻煩了!」提爾低聲說。

「什麼意思?漾漾傷的這麼嚴重嗎!?」千冬歲焦急的問。

「不是不是!你先別著急,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頭部的傷最難處理了,說不准會造成腦震盪,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併發症。」提爾開口解說。

「那怎麼辦?」千冬歲一臉著急。

「我先幫小朋友做個詳細的檢查吧!」提爾抱起褚冥漾進入身後的診療間,獨留一臉焦急的千冬歲,還有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的萊恩。

漾漾,你要沒事才好阿!

突然,醫療班的門被人用力打開!

「千冬歲,漾漾呢?」剛剛接到千冬歲的通知,說漾漾在任務的最後發生了意外,現在人還昏迷不醒,喵喵立刻焦急的跑過來。

「提爾輔長正在為他做詳細的檢查。」千冬歲低垂著頭,頹喪的說著。

「進去很久了嗎?」喵喵的大眼閃爍著心急。

「沒有!才剛進去不到五分鐘而已!」千冬歲遙遙頭。

「漾漾……」喵喵看著診療間的方向,滿心祈禱漾漾能夠平安。

「都是我……如果我早點注意到的話,漾漾就不會……」千冬歲自責的說。

「這不是歲的錯!我離那麼近都沒注意到了,更何況是當時離最遠的你了!我想,漾漾也不會希望你這樣自責的!」萊恩的聲音從空氣中飄散出來。

「可是……」千冬歲還想說些什麼,診療間的大門卻在這時候打開,提爾走了出來。

「輔長!」三人異口同聲的喊。

「漾漾怎麼樣了?」

「他還好嗎?傷嚴不嚴重?」

「漾漾醒了嗎?」

焦急的問句出自三人的口中。

「我剛剛幫小朋友做了一些檢查,檢查結果是正常的,也沒有腦震盪。」提爾說著。

「是嗎?真是太好了……」千冬歲喃喃說著。

「那,我們可以進去看漾漾了嗎?」喵喵心急的想親眼看看漾漾的傷勢。

「小朋友剛剛已經醒了,不過……」提爾話說一半,突然一臉的古怪。

「不過什麼?」萊恩接著問。

「小朋友好像……看不見了!」提爾緩緩開口。

「什麼意思?」三人愣住了。

「檢查的結果是小朋友因為被魔獸打到頭部,造成頭部淤血,血塊導致小朋友現在暫時性失明,因此,他現在可以說是什麼都看不到了。」提爾沉痛的說。

「失……明?」千冬歲張大嘴,困難的說出這兩個字。

喵喵則是捂著嘴,眼中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的奔流而下。

「怎麼會?」萊恩驚訝著聲音緊接著響起。

「別這麼傷心嘛!又不是不會恢復了!只要腦子裡的血塊消散掉,小朋友就又能重見光明了啊!」提爾看現場氣氛這麼沉重,忍不住語帶輕快的這麼說,希望可以緩和一下氣氛。

「那,血塊要多久才會散?」千冬歲開口問了一個關鍵問題。

「呃……這個我就沒辦法確定了。快的話一個禮拜就有可能,慢的話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是一年、兩年都有可能!」提爾不確定的說。

「漾漾!」喵喵終於壓抑不住自己的哭聲。

「兩年……」千冬歲喃喃自語般呆怔著。

「你們進去安慰一下小朋友吧!知道自己看不見他比你們都還要來的驚慌,讓他心情穩定一點,多休息,病也才能快點好!」提爾交代完就走出診療間,獨留下三人面面相覷。

「進去吧!」最後,是萊恩先開口。


*     *     *


褚冥漾坐在床上,兩眼無神的盯著窗外的方向看著。

失明?我看不見了嗎?

其實,從昏迷當中醒來睜開眼時,就有感覺到哪裡不對勁了,因為,眼前黑黑的一片,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

一開始,還以為是因為提爾忘了開燈,外面又天黑了,才會看不到任何東西。

但是,當提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詢問著他有哪理不舒服的時候,我知道……我是真的看不見了……

震驚,是一開始得知自己失明的情緒。

接著是不可置信!

我難道就真的那麼衰嗎?說失明就失明!!也不通知一聲的嗎!?

當提爾用婉轉的語氣跟我說,我現在是暫時性失明,之後還是有可能會恢復的,我其實不是很相信他!

但是,如果不相信他,那是不是就表示自己之後的人生,再也無法看到任何的人事物了?

不要!

我不要這樣!

我還沒看遍世界的美景,也還有很多地方還沒去過!

我不要就這樣永遠也看不到了!!

接著,淚水緩緩從眼框湧出。


*     *     *


千冬歲他們看到的,就是褚冥漾坐在床上默默留著淚的景象。

「漾漾……」喵喵哽咽著聲音。

床上的身影突然狠狠一震,接著迅速抹去臉頰上的淚水,轉過頭來故做堅強的看著三人。

「你們來啦?」我露出笑容來。

不能讓他們擔心!

我不希望因為這樣的自己而給人添麻煩。

「漾漾,對不起……」千冬歲自責的開口道歉。

「這不是你的錯!千冬歲不用道歉啊!」

「可是……」千冬歲還想說話,我趕緊開口打斷他。

「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會變成這樣的!千冬歲用不著自責了!」我開口,笑著說出來。

「漾漾……」萊恩呐呐開口。

「嗯?」聽到聲音,我轉頭"看"向萊恩的方向。

萊恩應該是在這邊沒錯吧?

看到褚冥漾的動作,三人一陣不忍。

昔日那墨黑有神的大眼,現在卻是一片渾沌不明,失去了應有的色彩。

「提爾說了,只要你腦子裡的血塊消掉,你就可以看的到了!」萊恩激動的說。

「我知道,輔長剛才有跟我說。」淡淡的,我開口。

聽到我這樣回答,萊恩似乎不知道該接些什麼話,便又閉嘴不語了。

千冬歲跟喵喵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我,頓時,病房裡瀰漫著一股沉肅的氣氛。

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千冬歲。

「那,我們就不打擾漾漾休息了!輔長剛剛說,平靜的心情和適度的休息可以讓你的病快點好!所以,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嗯。」

「喵喵會做好吃的料理給漾漾補元氣的!漾漾要等我喔!」喵喵打起精神這麼說。

「好!」笑笑的,我承諾著。

「明天我會帶精力飯糰來的!」萊恩的聲音飄到我耳邊。

呃……精力飯糰?希望不會是什麼怪東西才好!

不過……「謝謝你,萊恩!」淡淡的,我開口道謝。

接著,他們相偕離開了病房。

轉眼間,病房裡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黑暗的視野中,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聽到時鐘滴答滴答行走的聲音。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一聲又一聲,在安靜的病房裡回響著……


*     *     *

 

失明之後的生活,跟我自己的想像,有滿大的落差。

原本以為,看不見對我造成的不方便一定很多。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沒錯。

但為什麼我會說跟我想像的差異很大呢?

那是因為……

某個黑袍在知道我把自己搞瞎了之後,就勒令要我搬到他房裡去住。

因為他說,怕哪一天我會在房間裡摔死都沒人知道!

最好是啦!

我才不會那麼脆弱呢!

也因為這樣,我現在的生活起居,一切的一切,幾乎都是學長在照顧我的。

一開始我還有點尷尬彆扭,但是在某黑袍的惡勢力之下,馬上就習慣了。

現在,我要喝水會有人幫我倒。

我要吃東西只要手一伸,就會有人拿到我的手上來。

真的是標準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

看來,這樣的生活也滿愜意的嗎?

「你想一輩子都當瞎子嗎?」冷冷的聲音從我旁邊傳來,我抖了抖。

「當然不想!」我立刻回答。

誰想一輩子當瞎子阿!

做很多事情都很不方便的耶!

雖然旁邊的人都會幫我,但是那樣卻讓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廢人一樣!

「知道就好!」冷哼聲響起。

我也不想這樣的好不好!

又不是我自己願意把自己搞瞎的……

「喔?」聽到我這樣想,低氣壓突然籠罩過來。

「學長?」感覺到那人逼近的身體,我下意識往後退去。

「你明明可以用別種方法去救人,為什麼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擋?」低沉的嗓音帶著淡淡的薄怒。

糟糕!每次講到這件事學長心情都會不好。

我該怎麼說比較好……

「阿就……身體下意識的反應咩……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撲過去了阿……」無辜的眨眨眼。

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族長被魔獸打死嗎?

「為了救人你就可以那樣犧牲自己嗎?連自己的安危都不顧!?要是今天是比失明還嚴重的情況怎麼辦?你可能會因此而死!?」怒吼聲響徹整間房。

不妙!

學長似乎真的生氣了!

怎麼辦?

「我……」

是阿!

這次只是失明而已,萬一下次因此而喪命呢?

想到這裡,我總算了解學長為什麼會那麼憤怒了。

「對不起……」低著頭,我呐呐道歉。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你的承諾!」冰炎壓抑著滿腔怒火,開口說道。

「承諾?」抬起頭,我疑惑的望向聲音的方向。

「我要你答應我,以自己的安危為優先!多對自己好一點!!」

這小子每次都只會擔心別人!卻都不曾想到自己。

看到褚失明,他其實很心疼。

但只要一想到他這麼不愛惜自己,就有一肚子火氣冒上來。

因此,他要他的承諾!

承諾以後會好好照顧自己!

承諾會好好愛惜自己!

「對自己好一點?」茫然的重複著這句話,我不知道學長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要你多想想自己,不要都只擔心別人!」冰炎將人攬進懷裡,下巴擱在那人頭頂上,緩緩磨蹭著。

「可是……」我開口,剛想反駁,學長就打斷我的話。

「沒有可是!答應我,要好好愛惜自己!」強硬的語氣下,其實更多的是擔心。

似乎有點理解學長態度會這麼強硬的理由,於是我乖乖的點點頭。

「很好!」冰炎滿意的揚起一抹笑容來。


*     *     *


睜開眼,入目所及盡是一片黑暗。

現在幾點了?

是早上、中午、下午還是晚上呢?

自從失明之後,整個時間觀念都錯亂了!

說真的,一開始還很驚慌,眼睛看不到的恐慌讓我一度很沮喪。

那無邊無際的黑暗裡,沒有希望,只有絕望。

原來瞎子都是這麼生活的?

他們的一生,是不是都充滿了絕望呢?

但這樣的心情,卻因為千冬歲的自責,喵喵的眼淚而拋之腦後。

因為我知道,我得振作起來!

千冬歲根本沒必要自責,因為是我自己要撲上去保護族長的!

根本就跟千冬歲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千冬歲沒必要自責。

在那之後,周圍的人也都無微不致的照顧著我,就彷彿我是個脆弱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樣。

我很想叫他們不要這樣對待我,但他們堅持,我也沒辦法。

千冬歲跟喵喵更是到處去找藥材和治療方法,想治好我的失明。

而學長,也是用盡了一切方法想讓我重見光明,甚至還去威脅輔長要他治好我。

真是難為輔長了。

就因為身邊這些人的態度,才讓我沒辦法沉盡在失去光明的哀傷中。

這樣看來,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不過,如果可以,我當然還是希望自己能早日恢復。


*     *     *


「醒了嗎?」沙啞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嗯。」

因為不知道該說早安還是午安或者是晚安,所以乾脆都不要說比較好。

「現在是早上了。」

我感覺學長離開床鋪走到窗戶邊去拉開窗簾。

然後,強烈的光線照進房間裡。

一片黑暗當中,似乎有點點光明。

這是陽光吧?抬起手,我稍微擋在眼睛上方。

「先去梳洗吧!米可蕥今天不是約了你要去左商店街嗎?」學長走回床邊抱起我,把我抱到浴室去。

這幾天,我要去浴室都是學長抱我去的。

因為他看我摸來摸去都還走不到浴室之後,就乾脆直接把我抱到浴室去了。

「嗯!學長你要來嗎?」學長放下我,我站穩腳步之後才緩緩鬆開抓住學長衣服的兩手。

「完成任務之後我就過去。」


*     *     *


之後的生活,幾乎都是這樣的模式。

而我的眼睛,也在大家的幫忙之下,漸漸開始恢復光明。

一開始只看的到一點點光。

看來是模糊的影像。

直到能看到清晰的影像。

輔長替我檢查,他說,我腦子裡的血塊都散了,所以我才能看的到。

在做了一系列的詳細檢查,直到確定我真的完全恢復了,也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後,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最高興的人莫過於提爾了。

因為我的失明,他最近過的生活簡直慘不忍睹!

不但被叫做庸醫,三不五時還得忍受冰炎的暴力相向。

而千冬歲跟喵喵兩人更是常常拿著一大堆藥材跑來問他,這些藥草對漾漾有沒有幫助?

天知道他才是所有人裡最希望漾漾快點恢復的那個人阿!

「輔長,謝謝你!」露出笑容,我真誠的向輔長道謝。

我知道,因為我的關係,這段日子輔長很不好過。

「漾漾小朋友~」提爾感動的看著褚冥漾。

「用不著向他道謝,這本來就是他應該做的!」冰炎冷哼了一聲。

「冰炎你怎麼這樣說~」提爾過頭去,一臉哀怨的看著他。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冰炎挑眉,大有敢反對的話就讓你好看的意味在。

提爾頓時啞口無言。

他還能說什麼?

他可不想再討皮肉痛了阿!

可惡!

他要去抗議冰炎的惡勢力啦!!

笑看著學長和輔長之間的互動,我緩緩漾起一抹笑。

真好!

又可以看到大家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祐
  • 最後的一抹微笑真的很有感覺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