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你這是什麼意思!?」冰炎氣急敗壞的聲音裡,摻雜了一絲絲的心慌。

虛軟無力的身體,橫躺在床鋪上,身體還泛著一層薄薄的汗珠,冰炎朦朧的腦袋,試圖要理出一片頭緒來。

他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的?

冰炎開始回想。

好像自從褚拿了一杯飲料給他喝之後,一切就開始不對勁了。

「你給我喝了什麼!?」冰炎咬牙切齒的質問站在床邊俯視著他的褚冥漾。

「阿啦~看來藥效已經開始發作了!」褚冥漾只是笑吟吟的,不回答他的問題。

「褚!」冰炎大吼一聲,但因為藥效的關係,聲音沒有想像中有力,反倒帶著一絲絲的無力感。

褚冥漾滿意的看著眼前活色生香的場面,想到待會自己即將享受到的成果,嘴角的笑容越咧越大。

「褚,你要是敢碰我,等藥效過去你就死定了!」冰炎瞪著一雙火紅眼,威脅著。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要是他還不知道褚想幹什麼他乾脆去撞牆死一死算了!

該死!

沒想到褚居然敢算計我!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想法的?冰炎盡量保持冷靜,努力思考。

他一個人不可能做到這樣,一定有幫兇!

到底是誰……

突然,腦袋裡一個閃過的畫面讓他瞇起眼。

是夏碎……嗎?

今天他還在奇怪,為什麼任務結束之後夏碎嘴角會掛著一抹讓人討厭的笑容,還用一種看好戲的眼神盯著他看。

原來,夏碎就是幫兇!!

還有提爾,這藥一定是從提爾那邊拿來的!

該死的!提爾你死定了!我一定會去找你討回公道的!

「你好樣的,夏碎!這筆帳我記下了!」冰炎咬牙切齒,恨恨地喃喃低咒著。

「看來我可以開始行動了!」褚冥漾邊說邊開始動手脫冰炎的衣服。

「褚,你給我住手!」冰炎掙扎著,不想就這樣讓他得逞。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冰炎咆哮著,不斷扭動掙扎。

「為什麼?」褚冥漾聽到冰炎這麼問,暫時停下動作盯著冰炎看「每次都是我被壓,該換學長被壓一次看看了,這樣你才會知道被壓的人有多痛苦了!」褚冥漾忿忿不平的開始抱怨。

「每次跟學長做完之後我最少三天不能下床,有時候要你停止你也不理我,總是只顧你自己高興!」邊抱怨邊壓住冰炎掙扎的手,將冰炎的上衣脫了下來。

「好幾次都因為這樣沒能去參加班會,害我被歐蘿妲下達最後通牒了!」想到他們班那個強悍的班長,褚冥漾全身竄過一抹戰慄。

「現在就讓學長自己來體驗看看吧!讓你知道被壓的那個人有多痛苦!哼哼!」末了還哼了兩聲。

接著再接再厲將冰炎的褲子也給扒了下來,冰炎頓時全身赤裸,動彈不得的躺在床上。

此時藥效已完全發揮,冰炎全身無力,就連動一根手指也沒辦法,只能攤在床上任人宰割。

「褚,你以為你這麼做我會放過你嗎!?」冰炎試圖以最後一點力量來改變褚冥漾的心意。

「就算會被你追殺又怎樣?反正我是黑袍!」褚冥漾涼涼的說。

「這關黑袍什麼事?」冰炎不由得愣住了。

「黑袍是有特權的,學長該不會忘了吧!」褚冥漾狡獪的一笑。

平常都是你拿這句話來搪塞我,現在,終於輪到我了!

「所以說,學長你就認命吧!」接著,褚冥漾宛如惡狼一樣,一把朝冰炎撲上去。

「該死的!你手給我拿開!褚,住手阿─────」


*     *     *


猛然睜開眼,冰炎有一瞬間的茫然。

等到回過神來,他才發現他是在自己房間,冷汗滲透了他的背,他似乎還記得剛剛那驚悚的感覺。

胸前傳來呼吸聲,冰炎低頭一看,發現戀人正安穩的躺在他懷裡,睡的正香甜。

看到褚冥漾安穩的睡容,不知怎麼的,冰炎突然怒從中來,硬是把褚冥漾從睡眠中吵醒。

「唔……怎麼了學長?」褚冥漾睡眼矇矓的張開眼,卻看到一雙憤恨的紅眸,這讓他嚇了一跳。

「學長?」到底怎麼了?怎麼那種表情?

冰炎沒有回答,只是惡狠狠的,用一雙染滿憤怒的紅眸盯著褚冥漾看,語出威脅道:「我管你是不是黑袍,想反攻我?我永遠都不會讓你得逞的!」

接著,憤恨的轉過身又睡去了……

褚冥漾茫茫然看著枕邊人異樣的舉動,完全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學長是吃錯藥了嗎?

褚冥漾愣愣的這麼想。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葉幽
  • 漾漾是怎麼回事啊?
    還是冰炎在作夢?
  • 是學長在做夢啦XD

    紫烯 於 2013/08/23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