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褚冥漾吃蛋糕時那一臉幸福又開心的表情,拿著一本對方被稱為磚塊書在閱讀的冰炎,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勾起。

他想,他也差不多該進行下一步計畫了。

自從認清了自己的心意後,他馬上就開始展開一連串的行動。而行動的第一步,就是讓對方習慣他的存在以及討對方歡心。

三不五時出現在對方身邊、常常買對方喜歡的甜點討對方歡心、偶爾拖著對方一起去出任務,再趁著任務結束後的空檔把對方帶到蛋糕店去喝個下午茶;總之,就是要用盡各種方法讓褚習慣他在身邊的感覺。

 

 

冰炎想起計畫的一開始,褚冥漾看到他經常出現在黑館時那驚訝的樣子,就忍不住想往那顆總是在腦殘的腦袋巴下去。

褚冥漾居然以為他是因為過勞而被醫療班禁止接任務所以那段時間才會總是出現在他周圍。

一聽到對方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時,冰炎實在是無法克制的青筋直冒。

這個笨蛋腦袋裡就不能多裝些有用的東西嗎?

整天就知道胡思亂想,難怪會時常唱衰自己而受傷進醫院了。

褚冥漾過去那十多年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

居然還能撐到他進入Atlantis,冰炎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過……褚倒是幫他找了一個很好的藉口啊。

為了讓計畫更加順利的進行,他決定要去跟夏卡斯好好溝通一下。

之後,他真的以過勞為理由,硬是請了一年的長假。夏卡斯當然不可能真的讓他都不接任務,所以冰炎也挑明了講,超過三天的任務他不接,這是他的最後底線;而害怕他真的一年都不接任務的夏卡斯也只好忍痛答應了。

 

 

還有他第一次帶黑袍限定蛋糕回來時,褚冥漾那一副「學長是不是壞掉了」的表情,讓他實在很想一拳往那張蠢臉打下去。

他只是帶了黑袍限定蛋糕回來而已,有必要那麼驚訝嗎?

那一臉驚恐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在他丟下一句「不吃拉倒」作勢要把蛋糕丟掉的動作時,對方才急急忙忙奪過他手上的紙盒,大聲喊著「我要吃學長你不要把它丟掉啊啊啊啊」,然後小心翼翼拆開紙盒。

在看到紙盒裡的蛋糕那一秒,雙眼放光的褚冥漾,讓冰炎的嘴角忍不住彎起了淺淺的弧度。

將回報任務的工作丟給夏碎特地跑去左商店街的蛋糕店買限定蛋糕,結果被夏碎敲詐一次任務的苦心總算沒有白費了。

 

 

從思考中回過神的冰炎往桌子對面看去,他帶回來的那一大條黑袍限定蛋糕已經被褚冥漾給吃掉一半了,看對方似乎有繼續吃下去的打算,冰炎忍不住皺眉,緩緩開口。

「褚,吃那麼多蛋糕不太好吧,那一半留到明天再吃吧!」

「咦?可是我還吃的下啊,而且蛋糕最好還是當天吃完味道才不會變啊。」將叉子咬在嘴裡,褚冥漾一臉無辜的眨眨眼,雙眼透露出非常強烈的、想繼續吃的念頭。

「不行!待會就要吃晚餐了,你把另一半也吃完的話晚餐會吃不下去!」

「唔,我可以不吃晚餐──」

「放到冰箱明天吃!」不等對方把話說完,紅眼一瞪,冰炎擺出絕不妥協的態度,畢竟他太清楚對方嗜甜的程度了。

為了吃甜食可以不吃正餐,偶爾為之他當然不會在意,但是當這樣的情況陸陸續續發生時,他可無法不在意了。要是常常讓對方這樣以甜食來代替正餐的話,那可是會營養不良的,他絕不容許對方在他眼皮底下變成這樣!

「好嘛……」嘟著嘴,褚冥漾不甘不願的將蛋糕收好放回冰箱去。

好笑的看著對方那一臉渴望但又怕他發火的模樣,冰炎無奈的搖搖頭。

為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冰炎裝作不經意提起般的開口:「褚,暑假時你有什麼計畫嗎?」

「暑假?應該沒有吧……」應該就跟往年一樣待在家裡偶爾被老媽叫去跑腿偶爾玩玩網路遊戲這樣。

「你沒有打算出去玩嗎?」挑眉,冰炎不動聲色問道。

「要去哪玩?」褚冥漾一臉疑惑的反問。

況且,也沒人約他啊。而且,依照他這個帶衰的體質,他還是乖乖待在家裡比較安全。

「──我們去墾丁玩吧,也約米可蕥他們幾個一起。」

「啊?」怎麼突然說要去墾丁?褚冥漾對於話題突然的轉變感到茫然。

「就這麼決定了,記得跟你家人說一下。」語畢,冰炎自顧自地看起方才擱在膝上的書。

「欸?」那他的意願呢?他的人權呢!?

「吵死了!我說了算!」冰炎連頭都沒抬,只說了這句話。

於是事情就這麼定案了。

 

 

《Seasons★4 in love》現正預購中♥

預購只到12/31唷♥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