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與冰炎開始交往的消息他們兩人都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他們覺得交往是兩個人的事,沒必要特地昭告天下;況且,就算他們不主動說出口,周圍的朋友們大概也都知道了吧。

畢竟大家都是那麼的關心他們,當然,某些人絕對是看戲的成分居多。

雖然開始交往了,但褚冥漾覺得,他們兩人之間的相處與交往之前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冰炎還是一樣會在他腦殘時巴他的頭,而且下手一樣毫不留情;冰炎也一樣會在任務過後帶甜點回來給他吃,只是現在再也不需要找這麼做的理由,就因為他喜歡,所以冰炎願意花心思去張羅、去尋找。

不過親暱的動作倒是多了很多,每每總會惹得褚冥漾滿臉通紅冰炎才肯罷休。是因為現在可以光明正大的這麼做,所以完全放開心胸了嗎?褚冥漾曾偷偷這麼猜測著。

若要說他們交往後有什麼最大的改變的話,那肯定是冰炎變得比以往更加溫柔這一點吧!

雖然交往之前、冰炎在追求他的那段時間(本人完全沒自覺對方在追他),冰炎對待他時就已經很溫柔了,但是真正開始交往之後,冰炎所展現出來的溫柔,與那時相比卻又差了那麼一些些就是。

該怎麼說呢?

交往之前冰炎所展現出來的溫柔,比較像是溫吞的紅色火焰,就如同瓦斯爐最外層的那圈紅色火焰一樣,雖然熱燙,但沒有內層的火焰溫度高。而開始交往後冰炎所展現出來的溫柔,就像是瓦斯爐內層那個溫度很高的藍色火焰一樣,熱燙、灼人,一不小心就會被燙傷。

褚冥漾常常覺得自己哪一天會被溺死在冰炎所展現出來的溫柔裡。

實在是,不習慣啊。

對方太過溫柔了,讓他感覺好不自在,有時候甚至會有種自己完全被對方當成小孩子對待的錯覺。

「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那時,冰炎正好坐在他身旁看書,聽到他腦中所想的事情之後,略抬起眼問他。

「唔。」褚冥漾將雙腳縮到沙發上,頭順勢擱在膝蓋上,沉吟一會後回答:「大概是因為啊……學長把我照顧得太好了吧!」照顧到他連日常生活起居的一切都不用動手就會有人幫忙。

「這樣不好嗎?」紅眼瞟來,眼中充滿疑惑。

「不是不好,只是啊……感覺自己越來愈依賴你了。」褚冥漾苦笑。

「我不介意你依賴我。」冰炎放下手中的書看著一旁的戀人,語氣帶著少見的認真。

「可是這樣下去我怕自己會變成廢人啊。」到時候若真的變成廢人了該怎麼辦?學長你要養我嗎?嘟著嘴,忍不住怨懟的看著冰炎。

「除了我之外你還想給誰養?」冰炎挑眉,眼中帶著「要是敢找別人就種了你」的赤裸裸威脅。

「哼,我可以回家給老媽養啊!」突然看不太順眼對方那自信的態度,褚冥漾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你不怕回去之後耳朵先被擰下來嗎?」冰炎噙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提醒。

「唔!」如果他真的跑回去給老媽養,恐怕不只耳朵被擰掉而已吧!想像了一下那情景,褚冥漾忍不住抖了一下身體,下意識伸手摀住耳朵。

我才不要被擰掉耳朵!

「呵。」看到對方可愛的反應,冰炎忍不住讓笑聲從拉開的嘴角間溢出。

此舉換來戀人哀怨的目光注視。

「所以你還是乖乖的讓我養吧!」冰炎笑著重新拿起擱置在膝蓋上的書本。

「我可以回本家讓然養啊!」褚冥漾不服輸的再次提出人選來。

「在那之前你的眼睛應該會先瞎掉吧!」冰炎不疾不徐的反擊回去。

啊啊對耶,在本家的話隨時要有被拉普拉普光線攻擊的心理準備!所以回本家給然養的提議也行不通了,褚冥漾不禁嘆了口氣。

難道真的只能給學長養了嗎?

「你就這麼不願意嗎?」聽到嘆氣聲,冰炎忍不住再度放下書,垂下眼簾悠悠問道。

「呣,我只是不想養成凡事都依賴你的壞習慣而已嘛……」吐出好大一口氣後垂下肩膀。

「我說過了,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啊,我不想被人說成只會倚仗特權什麼都不會的人。」抱著抱枕往旁邊倒去,順勢倒在冰炎厚實的胸膛上。

「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要說就讓他們去說,只要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就好。」冰炎將人抱進懷中,伸出一隻手來輕輕拍拍那顆黑色的頭顱。

他知道自從兩人開始交往之後褚冥漾承受了多大的壓力,雖然兩人都沒有明說,但相處時所表現出來的親暱相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正在交往。

因此也開始有一些人會在背後說閒話,內容大多是說身為妖師的褚冥漾憑什麼與冰炎在一起,不然就是褚冥漾配不上冰炎憑什麼可以跟冰炎同進同出,甚至連無袍級卻住在黑館這點也被人拿來當作攻擊的目標,有些激進一點的人更會直接出手攻擊褚冥漾。

他知道在這一個禮拜內褚已經被攻擊過好幾次了,雖然每次都能在喵喵及千冬歲等人的幫忙之下平安落幕,但是今天那些人似乎故意挑褚落單時偷襲,褚則是因為反應不及所以受了一點傷回來。

冰炎在聽到消息的當下很憤怒,氣那些不知好歹的人居然膽敢傷害褚冥漾,另一方面卻也對褚冥漾隱瞞自己這件事而感到傷心。他知道褚是不想讓自己擔心才要提爾別通知他,要不是他今天剛好有事去保健室一趟的話也不會知道褚冥漾受傷的消息。

冰炎覺得很心疼,心疼對方明明受了委屈卻半個字也沒向自己提,只會悶在心裡,但是他也只能選擇相信對方,相信褚冥漾可以自己處理好這一切。

他現在所能做的事就是任由對方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盡情向自己撒嬌,如果對方能夠因此而讓心情好一點的話,那他也會覺得開心的。

「嗯。」褚冥漾只是悶悶的應了一句,繼而將臉埋在冰炎胸膛,閉上眼休息。

不久之後,輕淺的呼吸聲傳來,冰炎低頭看去才發現戀人早已倦極睡著了。拉過放在沙發一角的薄被,輕輕蓋在戀人身上,然後低頭在額頭落下一吻,接著拿起暫時放下的書本繼續閱讀。

 

 

 

 

 

 

 

《Seasons★4 in love》的試閱就到這邊結束了喔。

剩下的請詳細本子內容唷ww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