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褚冥漾一如往常的想起身拿盥洗用具到學長房間去盥洗,但今天卻是力不從心。

從床上坐起身,感覺身體似乎有哪邊不一樣?

咦?

怎麼…全身沒力!頭還有點昏昏的?褚冥漾疑惑的想著。

正當他站起身準備去盥洗時,一陣暈眩襲來,瞬間腳軟了一下,然後碰的一聲就往後倒回床上,不醒人事了。


*   *   *

聽見隔壁房傳來一陣聲音,冰炎皺起眉。

那個笨蛋又怎麼了嗎?

站起身,腳步迅速的往隔壁房走去。

「褚!開門」

「……」裡面當然沒有回應。

「嘖!」等了幾秒沒有回應,冰炎直接把房門踹開。

一踏進去,他馬上看到褚冥漾倒在床上的身影。

走到他的床邊,看到他紅著一張臉微微喘氣,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冰炎伸手去探他的額溫,驚訝的發現掌下的溫度高的嚇人!

「看來是發燒了…」冰炎喃喃自語著。

看了看床上的人兒,冰炎拉了棉被把人蓋好,接著進浴室去擰了一條溼毛巾出來放在褚冥漾的額頭上。

看這樣子,還是請提爾過來看一下好了!

想到要跟那個變態求助,他心裡雖然不願意,但看著床上那個難受的身影,眉頭又皺了起來。

還得幫他請假才行。

嘖!真是麻煩!

抱怨歸抱怨,冰炎還是動作迅速的處理好一切。


*     *     *

「唔…」茫然的張開眼,入眼的卻是熟悉的景象。我還在房間嗎?

「醒了?」旁邊傳來了一道清冷的聲音。

褚冥漾轉頭往聲音來源望去。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嘖!你連自己發燒了都不知道嗎?」挑眉以看著笨蛋的眼神看著他。

我發燒了?怎麼會?我只是覺得頭有點暈暈的,全身有點無力而已阿!

「怎麼?不相信我說的?」眼神狠戾。

沒有沒有!學長大人說的話我怎麼可能不相信呢!

是說…現在幾點了阿?怎麼感覺時間過不久的樣子。

「九點十五分!」冰炎好心提供答案。

九點十五分阿…慢著!九點十五分不早就開始上課了嗎?完蛋了完蛋了!今天有班會說,我會被毆蘿妲追殺啦!!

「我幫你請好假了。」青筋緩緩浮現,對於這個感冒了卻還是繼續腦殘的學弟,冰炎有一瞬間想著要把人直接丟到醫療班讓提爾整治一下的念頭。

褚冥漾抖了一下,似乎也感覺到某人一閃而逝的念頭。

「吃點東西吧!我想你應該餓了!」冰炎轉身離開床邊拿了一份早餐出來。

唔~還真的餓了!

「謝謝!」褚冥漾愣了一下,因為那沙啞的聲音。

不會吧?聲音怎麼變的那麼沙啞?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吃東西就吃東西,別說話!」冰炎皺眉,也聽到那沙啞的聲音了。

好啦!我乖乖吃東西就是了嘛…聽到自己的聲音變成這樣,我也不想講話了!

不過還好學長聽的到我的心聲,要溝通倒是沒問題。

沒想到這時候有這種能力會這麼方便阿!

「給我閉腦安靜吃你的東西!」順利接收某學弟心聲的冰炎,青筋不斷冒出來。

是我立刻閉腦!

靜默只持續了一下,褚冥漾過沒多久又開始腦殘了。

學長今天好溫柔喔!居然都沒巴我的頭耶!真是不習慣!

阿不對!他沒巴我頭才是好事吧?我幹麻一定要被巴頭,難不成我有被虐傾向嗎?

「看來你是真的很想被我巴阿!」陰側側的聲音飄來。

學長不要!我現在是病人阿阿阿阿阿!

「少囉唆!病人就該有病人的樣子!你這樣算哪門子的病人?」

阿阿阿…我是病人我是病人我真的是病人阿…拜託大人你手下留情別巴我阿…

看著抱頭縮成一團的褚冥漾,冰炎倒也沒真的下手巴他的頭。

「你最好快點給我好起來,我可不想一直照顧一個腦殘的笨蛋!」怒聲說出這句話。

是!我會用最快的速度讓感冒好起來的!!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