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著一袋子的東西,我從超市裡慢慢走出來。

真是的,難得回到家,馬上就被老媽給奴役了!

才剛踏進家門沒多久,老媽就擰著我的耳朵拼命訓話!

邊唸著「再不回來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死在學校了」邊擰著我的耳朵。

唸了足足有半個小時,之後錢包一丟就叫我去跑腿,我都還沒來的及休息勒!

紅燈轉變為綠燈,我信步走過斑馬線。

就在這時,一輛摩托車以高速無視於現在是紅燈的狀態而衝了過來。

反應不及的我,馬上被摩托車被撞了出去摔在地上。

「哇─────」

被撞飛後我整個人躺在地上一時無法動彈。

耳邊依稀可以聽到有人罵那個機車騎士的聲音。

沒想到那輛摩托車只是稍微停了下來,之後就肇事逃逸了。

「好痛!」皺著眉,我試圖起身卻感到一陣痛楚從背部傳來。

嘶──────

看樣子背後一定也留了不少血,加上頭上手上跟腳上的傷口,我現在應該是滿慘的吧。

阿!糟了!老媽要我買的東西都泡湯了,等一下回去一定會被罵。

不過…我現在好歹也算是傷患了吧!老媽應該不至於會那麼狠,看到我變成這樣還照打吧?

嗯…難說喔!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終於有路人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

「你沒事吧?」一個婦人的聲音從我頭上傳來。

「唔───」我忍著痛試著爬起身。

「需要幫你叫救護車嗎?」婦人看到我這麼痛苦的樣子又問了一次。

「那就麻煩妳了,謝謝!」我現在連動一下都很痛了阿阿阿阿阿!

不久,救護車的聲音傳來了。


*     *     *


「止痛藥三餐飯後各一粒,另外,你今晚可能會發燒,要注意一點。」醫生一面開藥給我,一面耳提面命。

被救護車送到附近的醫院後,院裡的醫生護士一看到我都很驚訝。

「你很久沒來了耶!」這是某護士驚訝的聲音。

「這次又怎麼了?被球砸到貨玻璃割到?」這是某麼還算熟悉的醫生問的。

「車禍,被摩托車撞飛!」我無奈的回答醫生的問句。

「被摩托車撞飛才受這麼一點傷算好了啦!擦個藥就好了,進來吧!」說著率先走進急診室。

跟著走進去,我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唉~醫生說的也對,按照我以前的衰運,傷成這樣還算輕微了!事實上,沒骨折我就該偷笑了!!

拿著止痛藥,身上各處纏著不少繃帶的我走出醫院準備回家赴死了。


*     *     *


才剛打開門,還沒說上一句話,我就看到老媽氣勢萬鈞的衝出來罵人了!

「叫你去買個東西你買那麼久是買到哪裡去了阿!不知道我急著煮飯嗎!?還給我拖那麼久,今晚家裡有客人你─────」未竟的話在看到我目前的狀態後中斷了。

「我回來了,老媽…」乾笑著吐出這句話。

「你怎麼又受傷了!?還傷成這樣?」老媽急忙跑到我身邊看著我滿身的繃帶。

「阿就不小心出了車禍阿…不說這個了老媽,你說有客人?」轉移話題轉移話題!

「就你學長阿,在你出門後才來的,他看起來有點累,我就讓他先在你房間休息了!」

學長來了?他怎麼會突然跑來?

「漾漾,你的傷口───」打斷老媽的話,我使勁推著她往廚房去。

「醫生說不要緊啦!媽你快去煮飯,家裡不是有客人嗎?」

把老媽推回廚房後,我立刻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學長?」輕推開房門,我看到某人正躺在我床上閉目養神。

睡著了嗎?既然這麼累幹麻還跑來?我輕手輕腳的走過去床邊。

學長的睫毛好長喔,皮膚也很好摸的樣子…雖然睡著了,但是安靜的樣子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阿!難怪會有那麼多女生喜歡他!學長後援會的人如果知道學長在我床上睡覺不知道會怎樣喔?我應該會被追殺吧!

「吵死了!」紅眼猛然張開瞪過來。

「哇───好痛!」嚇了一跳的我往後倒去,瞬間扯到背後的傷口,痛的冷汗直冒。

似乎沒預料到我會喊痛,學長愣了一下之後從我床上坐起身。

「你受傷了?」紅眼上上下下掃了我的身體一遍,在看到我手上和腳上的傷口後,瞬間變了臉色。

「怎麼受傷的?」語氣低冷。

就被一台摩托車給撞飛咩,那台摩托車闖紅燈撞到人也不下車道歉,反而還加速逃逸了,真是過分!害我現在全身都是傷,都不知道要多久才會好。

喃喃抱怨著,我沒注意到學長語氣中的冰冷。

「你還記得那個人或是車的樣子嗎?」

「人倒是沒看清楚,因為他穿風衣,全身包的緊緊的,只露出一雙眼睛而已。不過我有瞄到一眼車號。」

「多少?」

下意識唸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學長的語氣有點怪怪的!

「學長,你要車號幹麻?」

「教訓他!」冷冷的笑容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咦?」不用了啦學長!我又沒受什麼嚴重的傷,只是一些擦傷跟破皮而已。

「還說這樣不嚴重!?繃帶都包那麼多了還不嚴重嗎!?」學長語氣嚴厲的說。

可是…

「怎麼?我做事你敢有意見?」眉毛高高挑起。

不敢…我怎麼敢有意見,又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知道就好!」


*     *     *


晚餐過後,我本來想回房間洗澡,但想到背上的傷,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傷口好像不能泡水喔?那要怎麼辦?

「走!」學長拖著我回房。

做什麼?

「你不是要洗澡!你現在這樣不方便吧!」學長頭也沒回的繼續往前走。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學長想做什麼。

「所以,我幫你洗!」學長轉過頭來,嘴邊泛著一抹邪笑。

啥!?我呆了那麼一秒。

就在這一秒的時間裡,我連抗議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學長拖到浴室去了。


*     *     *


唔…傷口好痛,身體也好熱…斷斷續續的呻吟從床上那人的口中傳出。

「嘖!發燒了!」冰炎看著躺在床上的褚冥漾,輕輕皺起眉。

床上那人現在兩頰燒紅,額頭熱度直升,睡的很不安穩。

"扣扣"輕輕的敲門聲傳來。

「漾漾還好吧?」褚冥玥推開門走了進來。

「發燒了!」止痛藥的藥效似乎也消退了。看著床上睡的不安穩的身影,冰炎感到一陣心疼。

「知道是誰撞的嗎?」褚冥玥瞇起眼。

「只知道車號。」

「那就夠了!」敢把她弟撞成這樣,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褚冥玥的雙眼閃過一抹狠戾。

「別太輕易放過他!」冰炎也很想自己親自去修理對方,但現在褚發燒了,他得留在他身邊才行。

「我會讓他永生難忘!」揚起一抹過於燦爛的笑容,褚冥玥隨後走出了房間。

冰炎轉過身,看著那依然睡不安穩的身軀,自己也躺上床將褚冥漾抱在懷裡。

一聲輕輕的嘆息,在夜晚的寂靜中格外清晰。

「笨蛋…」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