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難得的,喵喵沒有來找我出去玩。似乎是醫療班最近很忙,把她召回去幫忙的樣子。

千冬歲跟萊恩今天也都有任務。

五色雞也難得的沒有來纏著我。

學長則是從前天起就出任務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所以我也樂的在房間睡到自然醒。

本來想在房間打電動度過這個假日的,但腦子裡突然想起前幾天老姊打電話來說,老媽對他發出通緝令,說要是他再不回去,那我就等著吃一頓苦頭吧!!

想起老姊的威脅,我打了個冷顫…

原本要去開電腦的手,硬生生停了下來。

立刻就決定───

為了我的小命著想,今天還是回家一趟好了!


*     *     *


回到家後,免不了是一陣罵。

老媽依舊瘋狂地擰我的耳朵,感覺擰耳朵的功力比起之前又大增了!

導致現在,我的耳朵又紅又腫的,活像被蜜蜂叮到腫起來的樣子。

看來,回學院後,得先去跟喵喵拿藥消腫才行了。

椅子都還沒坐熱,剛教訓完人的老媽,就從廚房探頭出來。

「漾漾,去買鹽跟醬油!」

「咦?我才剛回來耶……」

「叫你去買就去買!有意見嗎!?」

「我去買就是了……」我怎麼這麼苦命阿……

「錢拿去,剩下的看你要買什麼隨便你!」老媽塞了一張千元大鈔給我。

咦?這樣不就會剩下很多嗎?真的都給我花!?

「還不快去!?」河東獅吼再現。

「我馬上去!」一秒不敢多待,套上鞋子之後,我急忙跑出門。


*     *     *


到超市買好老媽要的鹽跟醬油之後,我順便買了一些零食。

之後看看時間,還很早,就決定要去書店逛逛。

信步走在街道上,約莫三分鐘後,我走進了離超市很近的書店。

走到新書區,我左右看了看。

大都是一些財經或文學方面的書,這些我都沒興趣。

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走,我走到雜誌區。

看到的都是一些女生在看的流行時尚雜誌比較多,這些我也不會去看……

再次轉了個身,我往漫畫小說區走去。

喔喔!

這不是上次那本書的續集嗎?居然已經出了阿!

太久沒回來都忘了自己有看過哪些漫畫了,看到新出的書才想起來我看過這本的第一集,既然這次回來剛好看到續集,那我乾脆就買下來吧!

不然有時候在學校太無聊,打電動打一整天也會累,不然買一些漫畫回去看吧!

打定主意之後,我開始在擺滿漫畫的書櫃上瀏覽起來,打算買一些漫畫回去看。

最後當我踏出書店時,手上就多了一大袋漫畫書。

看了看袋中的書……

這些夠我看了。

那麼,也該回家了!

剛剛顧著挑書,都忘了注意時間,不知道這麼晚回去,老媽會不會生氣阿!還是快點回去的好!

我的耳朵可禁不起再一次的折磨阿!

想到老媽擰耳朵時那漸大的手勁,我額上冒出冷汗來,然後加快了腳步。

倏然────

天空中有水滴落到我身上來。

下雨了嗎?

抬頭看了看天空,發現,出門前明明還是大太陽,現在太陽則已完全被雲層給遮蔽住了。

天空陰陰的,甚至開始飄起了毛毛雨。

看到雨還小小的,暫時不礙事的樣子,我繼續往前走,沒有想要去避雨的念頭。

誰知道,幾分鐘過後,我徹底的體會到何謂真正的落湯雞!!

雨也下的太大了吧!?

剛剛明明還是毛毛雨的,怎麼會突然大起來!?

大雨傾盆而下,讓我完全來不及反應好去避雨,就這樣直接被淋了個正著……

等我躲到路邊店家的屋簷下時,已經來不及了……

我欲哭無淚的看著渾身溼透的自己。

衰運什麼時候不發作,偏偏挑這時候發作嗎?

無奈的抬頭看向前方,因為雨實在下的太大了,導致視線前方五十公尺處是全部白茫茫的一片,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

完蛋了!這下子我要怎麼回去啊?

不知道這雨會下多久?

老媽等不到我買鹽跟醬油回去會氣瘋的吧……

阿!

剛剛買的漫畫不會全都溼掉了吧!?

心裡一驚,我連忙低頭查看袋子裡那些書。

還好還好,有包裝紙擋著,暫時不會有事的。

只是……

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回去阿!?


*     *     *


冰炎撐著傘,大老遠的就聽到自家戀人腦殘的聲音。

額上跳著青筋,他緩步朝人走去。

在距離近到能看清褚渾身溼透的模樣時……

「你在搞什麼鬼?」陰冷的聲音出口。

站在前方的人似乎是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動作快速的轉過身來。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在搞什麼?怎麼全身都溼了?」

「阿就……老媽要我幫她買東西阿,我剛剛出門的時候明明還是大太陽,誰知道會突然下雨……」而且本來只有毛毛雨的……誰知道會變那麼大,我來不及躲雨就變成這樣了……

一字不漏的接收了褚腦袋裡的想法之後,冰炎再度開口。

「那你為什麼穿這麼少?」溼透的白色T恤緊貼在褚身上,胸前那淡淡的紅櫻若隱若現的,引人無限遐想。

不知道褚這副渾身溼透的誘人模樣已經被多少人給看去了,冰炎想到這就一陣惱火!

該死!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這副樣子走在路上很危險嗎?

「少?」只穿一件T恤不行嗎?而且今天很熱耶!

冰炎走上前,將自己身上的黑袍脫下來,丟到對方身上。

「穿上!」不容置喙的語氣。

「不用了啦,等等回家之後我再換衣服就好!」而且我可不想把學長大人的黑袍弄溼阿阿阿阿阿……

「給.我.穿.上!」咬牙,冰炎一字一頓的說著。

「是!」感覺到對方火氣似乎正在逐漸升高,我趕緊把學長的黑袍套上。

「為什麼不用移動符?」一隻手接過褚拎在手上的塑膠袋,一手牽著褚因為淋濕而變的有些冰冷的手,冰炎撐著傘慢慢往前走,順口問著。

「雨這麼大,我怕會失敗阿……」

「我不是有給你一張嗎?」

學長給的那張我捨不得用嘛……而且說不定之後會有更需要用到它的地方,現在用掉多可惜!

要是之後要逃命時沒有移動符我不就慘了!

「用完了我再給你一張不就好了!」

唔……我是覺得沒必要為了這種小事使用移動符咩……

「嘖!下次直接給我用移動符!沒有了再來跟我拿!」

「嗯!」知道學長是擔心我,心裡因此而暖暖的,不禁反握住被學長握住的手。

學長,謝謝你!

我最喜歡你了!

「我知道!」冰炎嘴角漾起一抹笑容,更握緊了兩人相握的手。

兩人就這樣漫步在雨中,緩緩往褚家的方向前進。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