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住在台灣這個美麗寶島上的人們,都非常清楚地震是怎麼一回事!

地震,對台灣人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畢竟,我們曾經經歷過一場可怕的夢魘,那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在台灣人的心中,就宛如是個可怕的惡夢一樣,在眾人心中紮了根,只要一有點小小的地震發生,就會驚慌失措的。

因為,那可怕的一刻,已經永遠留在大家心中了。

至今只要回想起來,依然有人會顫顫地發抖。

那一夜,那兵荒馬亂的一夜,那死傷慘重的一夜,給台灣人的心帶來了不小的傷害,是個無法抹滅的痛。

還記得,當年九二一發生時,我還只是個國小生而已。

懵懵懂懂的,對於地震也只是從書上學來的一個簡單概念而已,實際上,根本不知道地震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那天晚上,事情發生的那天晚上……



記得那天晚上,我是被劇烈碰撞的門窗給吵醒的!

疑惑的睜開眼時,只感覺到床鋪搖的厲害,門窗碰碰碰的響,直到過了兩三秒,我才徹底意識過來……

這是地震!

而且還是個很大的地震!!

那時還只是個小學生的我,基本的危機意識還是有的,於是那天,我跳下床就想往老爸老媽的房間衝,卻忘了自己睡前看的漫畫還堆疊在地上。

於是,正想起步往外衝的我,就那樣好死不死的一腳踩上那堆漫畫書,腳一滑,額頭就那樣撞上桌角。

『好痛……』我感覺到額頭傳來一陣痛楚,之後就有溫熱的液體留下來……

我想,我是流血了吧……

之後是老姊聽到聲音跑來我房間,才發現我已經流了一臉的血。

那天晚上,我們家一點事也沒有,老爸老媽早在地震一開始的時候就醒了,老姊也是很快就驚醒,跑到房間要找我一起逃生。

就只有我,在逃跑的時候撞傷了頭,流了不少的血……


*     *     *


這天早上,我又再度被地震給驚醒。

難得的假日,我回家一趟,哪知道,會再次碰上地震。

在睡夢中,感覺到床鋪在搖,渾沌的腦袋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這是地震。

等意識到這是地震之後,我緊閉的眼馬上張開,下意識的坐起身就想趕緊往外衝。

可能是安逸太久,讓我忘記自己身上那該死的衰運了。

睡前看的漫畫和小說就那樣被我堆在地上,於是很可悲的,當年的事件再一次的上演。

捂著疼痛不已的額角,我欲哭無淚。

手上溼溼黏黏的觸感,讓我知道我又撞破頭了。

真的是該死的衰運。

自從在學院就讀以後,我已經很久不曾再大傷小傷的了,當然,人為的就是意外了,我想避也避不掉的。

而且,醫療班的藥那麼好用,受傷的痛苦通常都不會持續太久。

以上種種,讓我忘卻自己身上那沒藥醫的衰運。

以致於今天衰運再度發作時,我會那麼無所適從、驚慌失措了。

老媽對於這個小小的地震,只是稍微停下煮食的動作,過了幾秒,動作繼續。

老姊一早就出門了,我想她或許還不知道有地震勒。

等我一手捂著頭,拿著健保卡準備去醫院時,老媽才發現我醒了,還受傷了。

「怎麼又受傷了?」老媽見怪不怪的詢問我,不慌不忙的繼續手上的動作。

「踩到地上的書去撞到桌子。」我這麼跟老媽解釋。

接著,我出門去看醫生了。

到了醫院,急診室裡的值班醫生跟護士,居然一臉懷念的對著我說「好久沒看到你了」、「真是想念你」、「這才是你阿」之類的話。

我只能無奈的笑著,讓醫生替我的傷口上藥。

等到我的額頭纏繞上一圈又一圈的繃帶之後,醫生才對我說:「傷口不要碰到水,兩天之後回來複診。」

之後我拿了藥,跟那群過度活潑的醫生和護士道別了。


*     *     *


我該慶幸好在剛才地震發生時我沒有腦殘嗎?不過剛睡醒我也沒辦法腦殘什麼吧……

不過,要是真的腦殘一堆,然後該死的妖師之力在那時又好死不死的靈驗的話……

我現在可能就不只是額頭撞傷這樣輕微的傷勢了吧……

拍拍胸口,實在慶幸剛才我沒有亂想什麼。

「你在幹麻?」

剛走出醫院沒多久,我就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傳來。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我驚訝的反問。

「任務!」學長兩個字就打發我,然後皺著眉頭看著我頭上的繃帶「你受傷了?」語氣帶著莫名的憤怒。

「呃……剛剛有地震,然後我不小心去撞到桌角……」我尷尬的解釋著。

我哪知道會好死不死去踩到那堆書,腳一滑就撞到桌角啦……

誰知道,學長聽到我這樣說,眉頭皺的更緊了,而且神情中似乎還帶著一點點的……自責?

應該是我看錯了吧……?

「剛剛的地震會很大嗎?」學長突然開口問我。

「地震?應該還好吧,搖沒幾秒就停了,跟九二一比起來算小巫見大巫了。」我回想著剛剛的地震,似乎不是很大,也沒搖多久。

光是剛才下樓時老媽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就知道她根本不在意。

也是啦,按照剛剛那個樣子,震度大概只有……三級吧?

「是嗎……」自動讀取完我心聲的學長,喃喃的應了句。

學長今天真的怪怪的耶……該不會你剛剛也被什麼東西打到頭了吧?

「誰像你那麼白痴!」學長一秒變臉,手舉起來一副很想巴我的樣子,但是看到我頭上纏繞的繃帶,猶豫了一下後手就放下了。

「走!」學長拉著我就往前走。

「要去哪?」我一臉疑惑的跟著學長的腳步,搞不懂學長為什麼又突然發脾氣。

「醫療班!你那頭繃帶我看了礙眼!」學長說出以上發言。

幹麻幹麻,我包繃帶是哪裡惹到你啦?

「平常就已經夠笨了,現在又撞那麼一下,說不定會變的更笨,我可不想你變的比平常更腦殘!」學長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我就算會變笨也是被你打笨的!忍不住的,我在心裡反駁。

「如果你別那麼腦殘舞會打你嗎?」學長居然還理直氣壯的反問我。

就跟你說了不喜歡聽就不要聽的嘛,愛聽又愛打人,臭紅眼殺人兔!

完了,我居然不知死活的在心裡罵學長。

走在前方的學長突然停下腳步,一臉陰沉的轉過頭來,咬牙低語:「別逼我在外面打你!」

意外的,學長居然沒有打我。

接著,他轉過身繼續往一個比較偏僻的巷子走去。

放下護在頭上的雙手,我也趕緊跟上了。


*     *     *


「好了,這樣就沒有問題了!」輔長在我頭上塗上萬用藥膏之後,傷口馬上變的平滑,連一絲疤痕都沒有留下。

不管看了幾次我還是覺得那個藥膏好神奇阿!

我好想買個幾打隨身攜帶唷!

而且剛才在急診室,醫生明明說我這傷口要完全好至少要一個月的,而且還可能會留下疤痕來。

現在卻完全看不到傷口的痕跡了!果然火星世界的醫療技術就是不一樣。

「保險起見,這兩天傷口還是不要碰水喔!」提爾提醒著。

剛才冰炎一腳踹開醫療班的門,一邊大吼著要他快點出現,他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原來是為了漾漾小朋友額頭上的這個傷口阿。

「冰炎剛才不是去出任務嗎,要不要我幫你檢查一下有沒有傷口阿?」說著說著一隻手不安分的摸上冰炎的腰。

冰炎的反應是立刻反手抓住背上的那隻手,一個回身將人摔到牆上去,牆壁上馬上浮現出一個漂亮的人型印記。

接著,冰炎拍拍手,整整衣衫,向坐在一邊的我喊了一聲「走了!」就率先踏出醫療班的大門。

看著永遠不知道要記取教訓的輔長,我深感同情。



事後我才從千冬歲那裡得知,原來那天學長會出現在原世界,是為了收拾一隻誤跑到原世界去的妖獸。

聽說那隻妖獸長的跟鯰魚很像,但是它有腳,可以站起來,還聽說它出現在台中某個公園的湖水中。

那隻鯰魚抖了抖鬍鬚,引發了一個小地震就想趁亂逃跑,最後還是被學長給收拾掉了。

所以說……

那天會有地震就是因為那隻該死的魚囉!?

原來如此,所以那天學長看到我頭上的繃帶,才會有自責的神情出現阿,才會一臉生氣的把我拖到醫療班去。

原來那不是我看錯了。

呵,這是不是可以稱之為傲嬌阿?

「褚,看來你很閒嘛……」咬牙切齒的聲音突然從我耳邊傳來,讓我嚇了一跳。

「學長……」我剛剛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沒想!

「來不及了!」冰炎瞪著紅眼「既然你這麼閒,那就陪我去出任務吧!」說著就不由分說的拉著我的後領把我拖走了。

「不要阿────」我不要跟學長去出黑袍的可怕任務阿阿阿阿!

還坐在位子上的喵喵等人,則是見怪不怪的朝著遠去的褚冥漾揮揮手,要他好好加油之後,就低頭繼續吃著桌上的食物了。

今天真個和平的一天。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