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這是古人講的一段話,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個古人就是孟子。

這段話的大意是這樣的:當上天要把一個重大使命降落到某人身上時,一定要先使他的意志受到磨練,使他的筋骨受到勞累,使他的身體忍飢挨餓,使他備受窮困之苦,做事總是不能順利。這樣來震動他的心志,堅韌他的性情,增長他的才能。

如果要再簡單一點來講,意思就是,在上天把一個重大任務交給某個人之前,要先好好鍛鍊(惡整?)一番,才會甘願把這個重大任務交付給他。

而現在,我深深相信,以上這段話絕對是屁話!

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說這段話的孟子一定長期生活在安逸當中,所以他才可以講這種風涼話啊!

我敢肯定,要是他踏進守世界,絕對不會再講這種風涼話了。

一手拿著米納斯,拼命開槍射擊眼前這堆源源不絕向我爬來的「海蟲」,一邊在心裡低咒公會。

該死的公會,說什麼只是個簡單的小任務,要我來清理鬧事的海蟲而已,所以我才一個人來了。

結果呢?

的確是很簡單沒錯啦,反正只是「蟲」嘛,全部打爆就好了,不用擔心太多。

去你的不用擔心太多!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公會口中所說的很弱小的海蟲,一隻隻會都像隻獅子一樣大阿!?

而且,那長長的觸鬚,黑亮的殼面和透明的翅膀……

不管我怎麼看都像蟑螂阿!!

為什麼守世界的蟑螂可以這麼大隻!?

為什麼守世界的蟑螂會這麼有攻擊性阿!?

而且,為什麼守世界的蟑螂會有尖牙阿你告訴我!?

我已經不下百次的咒罵公會了。

看著眼前這堆張大嘴,一隻隻拼命向自己飛撲而來的大蟑螂,我只是不斷後退並不斷開槍掃射。

阿阿阿────!

好噁心啊不要過來!

一邊在心裡拼命尖叫,還要一邊注意想從後面偷襲我的,該死的海蟑螂!

可惡,到底還有多少!?

看看周圍已經堆了不少的蟑螂屍體了,但是這些該死的蟑螂還是不怕死的,繼續湧出來,各個像敢死隊員一樣撲上來討打,從到達任務地點到現在都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海蟑螂還是打不完。

牠們不累我都累了阿阿阿阿阿!

難道沒有辦法可以一次解決嗎?

為了能快點解決任務早點離開這個滿是蟑螂屍體的鬼地方,我拼命催動我的腦袋,希望能想出一個有效的方法來。

往飛撲而來的蟑螂再開了一槍將牠彈飛,我讓米納斯在我身周佈下一層水的結界,暫時休息一下並且想想辦法。

不過在休息前,也得先解決一下面前這堆該死的蟑螂才行。

於是,我發出好幾發王水泡泡,漂浮在我的身體周圍,圍繞著我。

這樣我就不相信你們還敢接近!

哼!

冷眼看著一隻笨蛋蟑螂不知道王水泡泡的危險性猛力往那些泡泡一撲,立刻就看到一隻被米納斯牌王水給腐蝕掉的蟑螂屍體一枚了。

哼!知道厲害了吧!?

周圍的其他蟑螂眼看同伴被腐蝕,開始忌憚王水泡泡了,因此都圍在泡泡周圍,不敢接近。

好了,取得暫時的休息時間,我席地而坐,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行動。


*     *     *


剛抵達這邊時,海蟑螂只看到一隻,那時候也還沒這麼有攻擊性,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好像是從我試探性的發射一發子彈打死了那隻蟑螂開始的。

那一槍就像是個開戰訊號一樣,一打死那隻蟑螂,我的週遭立刻冒出上百隻蟑螂圍繞著我,我記得我好像還依稀看到一隻體型遠遠比眼前這堆蟑螂還要巨大的海蟑螂一隻。

該不會……那隻就是這堆死蟑螂的頭頭吧?

越想越覺得,我的這個想法是正確的。

那麼,只要解決了那隻蟑螂王,任務就可以結束了吧!

點點頭,我拍拍屁股站起來,決定快速解決好早點回去。

那麼,那隻該死的蟑螂王在哪裡?

盯著眼前這堆蟑螂,牠們看到我站起身,一邊虎視眈眈的盯著我,一邊忌憚著在我周圍飄的王水泡泡。

我踏出步伐往前移動,蟑螂大軍們跟著退後一步。

我身邊的王水泡泡,反倒成了另一種防護罩了。

我們就這樣一走一退的,直到我看到在這些蟑螂大軍後方一隻體型異常巨大的蟑螂。

靠!

這是犯規的吧!?

剛剛只是匆匆一瞥,而且我又站的遠看的不是很清楚,現在接近了我才知道,這群海蟑螂的頭頭,那隻該死的蟑螂王,居然跟隻大象差不多大!?

噁……剛剛那些像獅子一樣大的蟑螂,光看到我就很想吐了,現在這隻蟑螂王居然跟隻大象一樣大隻……

…………

難怪會需要公會出面,派人來解決了。

這樣的「禍害」,還是早點除掉的好,省的危害世人。

不過,問題又來了,想把眼前這堆蟑螂一次全部解決掉的話,光只是爆符是不夠用的,而且用爆符不小心炸壞附近的建築物我還得賠錢,我可不想賺到的錢全部拿去賠償阿!

那,似乎也只能用言靈來填裝一發子彈了。

「米納斯,以我的言靈之力填裝一發子彈吧!」我將槍口下壓,開始祈禱。

「五秒後,我眼前所見的所有海蟲,都將消失!」

”喀”一聲,我聽到子彈填裝完成的聲音。

接著,我將槍口對準眼前這堆蟑螂大軍,緩慢扣下扳機。


*     *     *


「漾漾你回來啦,要不要吃蛋糕,這是喵喵剛剛做的喔!」喵喵很開心的指著桌上一盤黑森林蛋糕。

「不了……你們吃吧……」我面有菜色的看著眼前這盤蛋糕。

一看到這盤黑森林,我就想到那些噁心蟑螂大軍!

我想,我會有一段時間不敢碰巧克力了吧!

「怎麼了漾漾,難道你生病了嗎?」喵喵立刻站起身就想幫我檢查看看。

「我沒事啦,只是有點……」我實在說不出口……

喵喵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千冬歲則是一副了然的樣子,萊恩繼續吃著他的飯糰。

我坐在椅子上,忍著噁心,視線避開黑森林蛋糕,吃著我遲來的午餐。

好不容易解決掉午餐,我藉口要回房間休息,事實上我也真的快到極限了,回到黑館去。

誰知道一打開我的房間門,就看到一個黑色的物體從我眼前一飛而過。

我的身體瞬間僵硬,接著定睛一看……

然後,發瘋似的拿起米納斯,眼神狂亂的對著那隻出現在我房間裡的該死小強就是一陣瘋狂掃射。

我是被在自己房間看書覺得吵而跑來抗議的學長給阻止的,他說他看到我瘋狂的樣子也被嚇了一跳。

他說我那時像是沒有了意識,只是拿著米納斯對著地上某個黑點瘋狂射擊,而我的房間,也早就被我自己稿的一團亂了,到處都是彈孔……

等我回過神來,那隻倒楣的蟑螂早就死無全屍了,只剩下滿室的混亂及地上的彈孔,證明了這裡剛剛的確有一隻蟑螂出現。

蟑螂,我果然最討厭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