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在哪裡聽過一句話,它是這樣說的。


『只有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句話?又為什麼夏天感冒的人就是笨蛋?也不知道這句話我是什麼時候聽到的,又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聽到的……

但是,我絕對不承認我是笨蛋!

絕對!



「你不用承認大家也知道你是笨蛋!」學長嗤笑了一聲說出這樣一句傷害了我幼小心靈的話來。

「你?幼小心靈?」學長鄙視的看了虛弱的躺在床上的我一眼。

「學長你……咳……好過份!咳咳!」我抗議,邊說邊咳著。

「別說話,乖乖躺著!」學長瞪了我一眼。

屈服在那雙紅眼的惡勢力之下,事實上的確也是因為我沒力氣了,所以只能乖乖躺著。

大家好,我是在夏天感冒了的笨蛋褚冥漾。

咳!不對!上一句洗掉重來!

大家好,我是夏天不小心感冒了的褚冥漾。

…………………

其實好像沒什麼差吼?

嘛~這種小細節就別去管了吧!


*     *     *


「咳咳!」難過的咳嗽著,我咳到眼角泛淚了。

「漾漾你還好吧?」喵喵擔心的垂眼看著我。

「我……咳咳……沒事……」這次又咳了好久才止住。

「喵喵做了營養滿點的粥要給你吃喔!」喵喵從身後的袋子裡拿出一個保溫盒,打開,「漾漾要通通吃光喔!」

「謝謝妳!我會的!」笑著接過喵喵做的粥,我放到一邊的桌上打算晚點再吃。

「不過,漾漾怎麼會突然感冒呢?」千冬歲皺眉,疑惑的看著我。

「哼!因為那個笨蛋昨天回原世界的時候嫌太熱跑去淋雨,回來後又沒有馬上吹乾頭髮還玩電腦玩了一下午!」學長冷哼了一聲跟喵喵他們解釋起來。

「我才不是笨蛋呢!」我抗議。

「你敢說你不是嗎?」紅眼極具威力的一瞪,讓我所有抗議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昨天那場雨只是毛毛雨而已嘛……」我喃喃嘟噥著。

「毛毛雨你會頭髮全溼?」學長咄咄逼人的問著。

「那是……那是……」那是因為我家離賣場有段距離才會這樣的!我氣弱的辯解著。

「那你不會帶把傘嗎?」紅眼持續逼問。

我怎麼知道會下雨……

「那你幹麻不買把傘,為什麼要就那樣淋回去!?」學長盛氣凌人。

買完老媽交代的東西之後我身上也沒多餘的錢買傘了阿……

我委屈的回答,眼眶漸漸紅了起來。

「漾漾你怎麼了?很難過嗎?」喵喵驚呼一聲,擔心的看著我。

我搖搖頭,說不出話來。

學長嘖了一聲,大步走到床邊來伸出一指擦去我眼角滑落下來的淚珠。

「哭什麼!?這樣也要哭!醜死了!」學長粗聲粗氣的說。

我現在真的是所謂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

鼻子被我揉的紅通通的,已經有點破皮,眼睛又兩眼一泡淚,看起來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看著這樣的我,學長的神情也漸漸轉為無奈。

「別哭了啦!」學長的語氣緩和下來。

「嗯。」帶著哽咽的聲音點點頭,我緩慢止住淚水。

眼睛一轉,看到還在一旁的喵喵正雙眼放光看著我和學長的互動,千冬歲則是一臉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看,我尷尬的移開了視線。

然後,這才想起一件事來。

「對不起,沒辦法跟你們一起去逛街了。」我呐呐的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喵喵也看到好東西了!」喵喵不在意的搖搖手,說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話。

看到好東西?什麼意思?我一頭霧水。

「要去逛街什麼時候都能去,漾漾還是先養好病吧!」千冬歲堆堆眼鏡,視線在我身上轉了一圈。

怎麼了?我身上有什麼嗎?我一臉疑惑的回望。

「等漾漾好了,我們再一起去吃飯糰!」萊恩默默浮現出來。

「喝!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我嚇了一跳連忙追問。

「我?我一直都在阿!」萊恩疑惑的回答。

你確定一直都在嗎?那為什麼就連喵喵跟千冬歲也被你嚇到了?而且,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學長似乎也被嚇到了!

萊恩,我由衷佩服你,居然可以消失到連黑袍魔王都不知道你存在的地步!

「腦殘什麼!」就坐在我身邊的學長很順手的巴下來,不過大概因為我是病人的關係吧,力道不像以往那麼強。

「如果你想要我用平常的力道巴你我也可以成全你!」學長陰惻惻的抬起手。

不用了謝謝!我不想病還沒好就要因為腦部受創再度去醫療班報到!

學長感到可惜的嘖了一聲。

「漾漾要快點好起來喔!等你好起來了我們再一起去玩!」喵喵站起身,似乎是準備離開了。

「嗯。」我點點頭。

「那我們就先離開了!漾漾,祝你早日康復!」千冬歲也跟著站起身,說了一句祝福的話。

「謝謝!」我笑著點頭。

然後,一行人魚貫離開我的房間,學長則是去送千冬歲他們了。

房間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讓剛剛吃了藥的我也開始昏昏欲睡了。

「那就快點睡!」學長走了進來,把我的被子拉到胸前。

「學長……」我輕喚了一聲。

「嗯?」學長抬起頭,紅眼映照出我的身影。

「陪我!」我撒嬌著。

看到學長一臉無奈的放下手中的書,掀開棉被爬上床,我高興的自動鑽到學長懷裡去,然後蹭了蹭學長的胸膛。

真好!學長現在就在我身邊呢!是有溫度、活生生的人,不再是冰冷的屍體了……

想到那時學長犧牲的畫面,到現在我都還會做惡夢,老是夢到那天的事情……

然後不只一次從惡夢中驚醒,背後留了一身冷汗,不敢再度入睡,就怕會再做惡夢。

「我現在不就在你身邊嗎?」學長來回輕撫了撫我的後背,讓我冷靜下來。

「學長……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我忍不住提出請求。

「什麼事?」輕柔的嗓音回應著。

「別再那樣做了!」我顫抖著提出請求。

每次只要回想起學長跳下冰川的那一幕,心臟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沉默了一會,學長才悠悠的回答:「……好!」

「真的嗎?」抬起不知何時開始泛淚的眼,我問著。

「嗯,所以,別哭了!」學長擦去我臉上的淚水,但我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落下。

最後,他放棄用手擦,改用嘴唇一遍遍的輕擦過我的眼睛,吻去一滴滴掉落的淚水,最後,輕輕的覆蓋住我的嘴唇。

這一吻,是憐惜的一吻。

「我會陪在你身邊的!」學長承諾著。

「永遠嗎?」

「永遠。」

「說好了喔!」

「嗯,說好了,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不離不棄!」

至此,我才滿足的閉上眼,疲累的身子很快就進入夢鄉。

睡夢中仍然可以感覺到學長輕輕拍撫的手,是那麼的輕柔。

說好了,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