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篇純屬惡搞
◎ 警告,本篇內容或許有些人會無法接受,請按右上角的X離去!
◎ 事先申明,本篇視角不是人類唷!而是小強!!


*     *     *


(小強視角)


我叫小小,是隻還沒長大的蟑螂,我上面有好幾個兄弟姊妹,因為數量實在太多了,所以爸媽也懶的再為我想一個新的名字,於是就叫我小小了,意思是,家族中最小的蟑螂。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身為蟑螂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甚至以身為蟑螂為榮。

家族中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媽媽阿姨叔叔伯父姨丈舅公舅婆哥哥姊姊堂哥堂姊表哥表姊…………

大家也都以身為蟑螂為傲。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人類卻很討厭我們,幾乎到了見一個殺一個的地步,上個禮拜,我的舅公舅婆才因為出去找食物而被人類給撲殺了……

我好難過,也很不解,人類為什麼要殺我們呢?

我們只是為了取得食物而已,為什麼人類要因為這樣而撲殺我們呢?

每次出去尋找食物,總是會有家人或者同伴沒辦法安全回來,雖然新的生命和新的夥伴漸漸增加,但是那些逝去的生命總是讓人感到難過……


*     *     *


在我十歲的時候,發生了一次大戰,那次大戰讓我們損失了很多家人以及同伴,也讓那時年紀尚小的我,頭一次知道人類有多殘忍了。

「這裡就是這次的新家嗎?」表哥從溝縫間小心的探出頭去,確定沒人之後才緩緩爬出去查看。

過了一會,陸陸續續有同伴出去偵查這個新的環境。

「快躲起來!有人類出現了!」突然,前方傳來警告聲響,還沒出去的大家趕緊往後縮去,而已經跑到外面去探查環境的大家則是趕緊就地找掩護。

「這是什麼?」那個突然出現的女性人類看著一個來不及找掩護的同伴這麼說。

然後,我們都看到一雙大腳壓了下來,躲避不及的同伴就這樣被那個人類給一腳踩碎了。

「不───!」在我前方有個阿姨這樣大喊,死命的想衝出去,我想,那個大概是她的家人吧。

然後,又有兩三個同伴被那個人類一腳踩死了。

看著剛剛還活蹦亂跳的同伴,現在卻變成了屍體,我不解的問著一旁的母親。

「媽媽,那個叔叔怎麼不動了?」

還記得那時媽媽一臉哀傷的告訴我,那個叔叔再也動不了,再也回不來了。

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我把視線轉回去。

那個人類已經轉身走了出去,現場又恢復了平靜,只有剛才那個阿姨的痛哭聲。

這次,更多的同伴跑了出去,想把那個叔叔的屍體給抬回來,我也想出去幫忙,但母親卻拉著我,對我說:「別出去!外面危險!」

在同伴們逐漸接近我們躲藏的這個洞穴時,又有一個人類出現了,這次是個男性。

那個男性的人類走進來之後,腳步頓了頓,我聽到他說:「哎呀!怎麼會有這麼多蟑螂,下雨天蟑螂都從水溝跑出來了!」

接著,大腳不由分說的一一腳踩扁了那些來不及逃跑的同伴們。

有一兩個同伴速度較快,倉皇逃了回來,一臉驚魂未定。

沒想到,那個人類在殺死了外面的那些同伴之後,視線卻往我們躲藏的這個地方看過來了。

看來是剛才那兩個同伴跑進這裡來的時候被他看到了!

接著,我看到一雙大手往我們的方向伸了過來。

「快跑,那個人類發現我們的藏身處了!」

一片寂靜之中,突然有個同伴這樣大聲警告,接著,尖叫聲響起,大夥開始四處竄逃。

「呀───」

「快跑,別被人類抓到了!」

「往後退往後退!」

我耳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尖叫聲,我只記得母親帶著我拼命往後退,父親則是在前方指揮著,有些驚慌過頭的同伴居然反而往那個人類所在的地方跑去,下場當然是馬上遭到撲殺。

「哇!下面躲了這麼多隻阿!」我聽到那個人類驚呼了一聲,然後不斷的舉起腳往那些往外逃的同伴身上踩去,剛被掀起來的蓋子立刻又蓋上了。

「漾漾,幫我拿殺蟲劑來!」然後那個人類一邊往外大喊一邊繼續踩。

過一會,第二個腳步聲響起,有人類接近的聲音。

「拿去!你要殺蟲劑做什麼阿?」疑問聲在門外響起,接著,我看到一個有著黑髮,年紀明顯比較輕的男性走過來。

「哇!這麼多蟑螂阿!」那個後來出現,被男人稱為漾漾的男孩驚呼了一聲。

「下雨天都從水溝那邊跑過來了,蓋子下面一堆!」男人手朝我們的躲藏處一比,讓我們齊齊驚跳了一下。

「真的假的!」男孩視線跟著往這裡看過來。

「你沒看到還有一兩隻從那邊爬出來嗎?」男人一邊撲殺在外面亂竄的同伴一邊說。

打從那個男孩拿了那罐名為「殺蟲劑」的罐裝液體進來之後,同伴們死亡的速度又加快了。

我只看到一陣白煙飄過,接著,眼前就躺著幾隻我們的同伴,不斷抽動著,過一會就沒了氣息。

「阿!我記得樓上還有一罐專門殺蟑螂的,我去拿那罐來!」男孩這樣說,緊接著轉身跑走。

而男人則是拿著那罐殺蟲劑,不斷往同伴們身上噴灑。

沒多久,腳步聲去而復返,男孩手上拿著另一罐殺蟲劑出現了。

「有一隻跑過去了!」男人指著男孩的腳下。

男孩急忙拿著殺蟑劑就是一噴,那隻往他腳下竄逃而去的同伴連掙扎都沒有就沒了氣息。

「有一隻打算飛起來,快點噴一下!」男人一手指著在他右方一隻翅膀開始震動,準備飛起來的我方同伴。

男孩依言拿起殺蟑劑快速噴過去。

那個來不及起飛的同伴就這樣沒了聲習。

「你往蓋子裡面噴一下吧!」男人指示著。

「喔,好!」男孩答了一聲,手往我們這邊伸來。

「快走!他手上那罐是專門殺蟑螂的!」離洞口比較近的一個同伴這樣大吼了一聲。

接著,我就被母親拖著再度往後退去。

在逃跑的當兒,我只看到一陣白煙往洞口噴來。

「快走─────!」

「哇!還真噁心!裡面好多喔!」男孩一臉嫌惡的掀開蓋子,接著拿起那罐殺蟑劑死命的往我們的方向噴。

「快……走……」剛剛出聲警告的同伴聲音漸漸微弱了。

退的快的我們,雖然僥倖的逃過一劫,但是……

這次的戰爭,我方的族人和同伴們,卻死傷慘重。

我們就那樣躲在洞的深處,眼睜睜看著那兩個人類撲殺我們的同伴和族人……

到最後,那個男人甚至還用水把同伴們的屍體都沖下來我們這邊。

那些同伴的家屬們,只能抱著親人冰冷的屍體痛哭出聲。

那次的戰爭,我方徹底慘敗。


*     *     *


在那之後,我們撤離了那個才剛找到卻沒有福氣住一段時間的新住所,轉而沿著水溝往下走,找到一個看起來比較破爛,居住環境也糟糕到不行的新住處。

「就先在這裡待一段時間吧!」父親開口說話。

大家一句話也沒有,只是各自找了一個空位窩著,哀悼那些犧牲的同伴們。

人類,為什麼一看到我們,二話不說就是一陣撲殺呢?

人類為什麼要那麼殘忍?

人類……我跟你們勢不兩立!!

那時,年僅十歲的我,第一次體會到何為贈恨。

怒紅著一雙眼,我在心中發誓,等我長大,我一定要幫大家報仇!!


END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白夜
  • 。。。小小應該殺不了妖師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