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精靈的小孩三圍多少?』



那天,水妖魔的這個問題,徹底的讓他楞住了。

第一個反應就是,他怎麼可能會知道阿!?

再來就是,抱歉,妳問錯人了。

因此,當對方一臉遺憾的嘀咕著「這麼簡單的問題你居然不知道」的時候,他白了對方一眼。

畢竟,這麼私密的問題問他他怎麼可能會知道呢?

聽到他的心聲,水妖魔嘖了一聲一秒消失在他的意識當中。


*     *     *


不過,當他跟五色雞總算有驚無險的回到隊伍當中(雖然他差點死掉),見到依然是睡著大於清醒機率的學長時,水妖魔的問題突然在他腦中無限迴響。

學長的三圍是多少?

一旦意識到,他也越來越在意、越來越好奇了。

『褚~』

突然,腦袋裡傳來色馬興奮的喊叫聲,接著,一個重重的物體壓上了他的背。

「別壓著我啦!」褚冥漾掙扎著,畢竟被一隻體型不小的獨角獸壓著可不好受阿。

『你幹麻一直看著大美人,連我叫你都沒有反應?』式青不滿的抱怨著。

「有事?」褚冥漾沒回答對方的問題,視線依然緊盯著躺在樹下睡覺的混血精靈看。

『是我先問你的!』式青不依的在他身旁跺腳。

褚冥漾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壓下自己想揍人的衝動。

他剛剛正在仔細思考水妖魔問他的那個問題,還想出個頭緒來就被打斷,因此,他現在可以說是非常的不耐煩。

自從他離開隊伍陪著那隻亂來的雞回到山妖精的地盤,解決了六羅和旅團的事情之後,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有耐心了。

要阻止一隻發狂的變種雞是很困難的一件事耶!

剛開始的幾次,他都是在那隻雞發狂之後才發現不對勁跳出去阻止的,因此他受傷的機率也會大增。

後來的幾次,他學乖了。

在那隻雞發狂之前,他會先阻止對方,免的傷害更加擴大。

也因此,自己的耐心可以說是在那趟短暫的旅途中大大的增加了,甚至增加到讓他覺得很悲哀。

沒想到訓練耐心的方法居然是這樣的……應該沒人比他更加克難了吧。

雖然耐心大大的提升了,但是他的脾氣卻變的比以前暴躁。

褚冥漾悲哀的想,自己果然被那隻雞影響的很深阿!

閉上眼,緩緩在心中數到十,壓抑下想揍人的情緒之後,他才開口回答式青的問題。

「我在想一個問題。」視線上上下下掃視著睡著的精靈,褚冥漾這樣回答。

『什麼問題?』式青緩緩在他腳邊趴下來,尾巴一左一右的在地上拍打著。

「學長的三圍。」他很冷靜的說出口。

『喔喔喔!褚你終於開竅了嗎?知道大美人的魅力無窮了嗎!!!』式青興奮的直噴氣,在他腦中大喊。

褚冥漾痛苦的皺緊眉頭,終於忍受不了,一巴掌往對方的頭打下去。

「吵死了,你小聲一點啦!」按著依然在抽痛的額際,褚冥漾瞪了式青一眼。

但沒想到,那隻色馬根本不在意他的那一巴掌,反而興奮的直噴氣、跺腳。

『你放心!我會用身體幫你查到大美人的三圍的!』

接著,就看到獨角獸一臉信心滿滿,但嘴角卻掛著下流的笑容,興奮的往睡著的精靈衝了過去。

下一秒,褚冥漾只看到被精靈的防禦本能給打飛的獨角獸。


*     *     *


又過了一天,這晚,他們來到了一個充滿豐沛水氣的大湖邊,阿斯利安提議說要在湖邊紮營,因此,大家都開始做紮營的準備。

帳篷搭好之後,阿斯利安將依然在睡覺的精靈抱進帳篷裡,接著就轉身出來開始生火準備今晚的食物了。

誰也沒注意到,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地上,匍匐前進著緩緩往帳篷的方向爬行。


*     *     *


當褚冥漾抱著一堆乾樹枝回到湖邊的時候,只見到一隻馬半死不活的倒在樹下,一隻腳抽蓄般動了動。

「式青?」疑惑的將手中的木材放在一旁,褚冥漾上前察看。

『褚………』馬臉上沾著血跡,要死不活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你怎麼了?」褚冥漾皺了皺眉。

式青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是被攻擊了?

不可能阿,阿利學長跟摔倒王子都在旁邊守著,不可能式青被攻擊了他們卻還不吭聲阿。

『黃金……比例……』虛弱的說完這四個字,式青頭一歪,就那樣昏倒了。

阿?

黃金比例?


*     *     *


愣在當場的褚冥漾,直到後來才從悶笑著的阿斯利安口中得知,原來式青為了得知學長的三圍,不怕死的用他的身體直接去測量了。

「用身體測量?要怎麼測?」褚冥漾一臉疑惑,詢問著坐在一旁,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阿斯利安。

「第一次,式青整個人衝上去抱住冰炎學弟,手才在學弟的胸口那邊摸了一把就被正在睡覺的學弟下意識揮手打飛出去了。」想起混血精靈的本能反應,阿斯利安一陣好笑。

就算睡著了,學弟的警覺心還是很高呢。任何人只要輕輕走過去,學弟都會繃緊神經警戒著,只有在漾漾在學弟身邊的時候,學弟才能睡的安穩,這件事,恐怕連本人都沒有自覺到吧。

想到此,阿斯利安不禁露出笑容看著前方的褚冥漾。

果然,照顧學弟的最佳人選還是非漾漾不可呢。

漾漾離開隊伍的那段時間,學弟睡的都不是很安穩,只要有任何一點風吹草動,學弟就會警覺性的睜開眼睛,根本沒辦法好好睡,就算他跟休狄輪流守夜也沒用,漾漾不在學弟身邊,學弟根本沒辦法安心入睡。

那陣子,學弟只要清醒著,脾氣都很暴躁,而式青,正好成了他的出氣筒。

本來他以為經過了那次的事件後,式青會不敢那樣去挑釁冰炎學弟的,沒想到,漾漾才回來隊伍沒幾天,他就看到那隻獨角獸不怕死的舉動了。

在看到獨角獸被打出帳篷,並且再接再厲的衝上前,然後再被打出來之後,阿斯利安不知不覺間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專注看著式青到底想做什麼。

如果他沒聽錯的話,他似乎聽到式青一邊喊著「胸圍……確認……腰圍……確認……」之類的話一邊衝進去帳篷裡面?

在式青第二次被摔出來時,他總算確認了式青目前正在做的事跟他心中所想的事是一樣的。

而式青第三次隨著冰炎學弟一句「滾開!」被打出帳篷之後沒多久,漾漾你就出現了。

「那黃金比例又是?」褚冥漾看了一眼昏倒在地上的色馬,想起了在對方昏倒之前所說的最後四個字。

「咳咳!我想式青的意思應該是,學弟的身材比例是最理想的黃金比例的意思吧。」阿斯利安咳了咳,很委婉的這樣說。

拜託你漾漾,千萬不要問我黃金比例到底是怎樣的比例阿!

大概是看到阿斯利安那一臉尷尬的神色了,褚冥漾很識趣的沒有繼續往下問。


*     *     *


夜晚,當褚冥漾沉沉睡去之後,他又到了羽裡的夢連結裡。

眼前是熟悉的綠色草原,但是,他卻沒有看到羽裡。

「羽裡?」褚冥漾向著草原的方向叫喊,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奇怪了,把他拉進來夢連結一定是有事情要找他的吧,羽裡應該不會那麼無聊只是想跟他聊天才把他拉來吧?

「聊天你的頭!」熟悉的聲音伴隨著疼痛在褚冥漾的後腦響起。

「學、學長?」按著疼痛的後腦杓,褚冥漾轉過身,淚眼汪汪的看著行兇的兇手正一臉憤怒的瞪著他看。

「怎、怎麼了?羽裡呢?」左看看右看看,空蕩蕩的草原只有他跟學長兩個人在而已。

「羽裡不會出現,今天只有我們兩個。」

欸?這樣不就沒人可以救他了嗎?

看著面前明顯是衝著他來的冰炎,褚冥漾看了看廣大的草原,試著尋找逃生路線。

「你以為你逃的掉嗎?」冰炎冷笑一聲。

逃不掉。

這點,他還有自知之明。

「知道就好。」冰炎再度哼了一聲。

「是說,學長找我有事……嗎?」看著突然間變了臉色的冰炎,褚冥漾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你居然唆使那隻馬來騷擾我!」冰炎額冒青筋,想起那隻色馬的舉動,就是一肚子火無處發洩。

「我沒有唆使他阿,是他自己去騷擾你的!」褚冥漾大聲喊冤。

我只是想到水妖魔那天問我的問題,跟式青說了這件事,並且有一點點好奇而已,誰知道他會那樣做。

「水妖魔?什麼問題?」聽到事情跟水妖魔有關,冰炎暫緩怒氣,皺眉詢問。

「就是……學長你的三圍……」微紅著臉,褚冥漾尷尬的轉開視線。

「我的三圍?」冰炎一愣,隨即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綻開笑容,「褚,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對我這麼感興趣阿?想知道我的三圍?可以阿,就讓你『親身』體驗一下吧!」接著,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緩緩逼近。

「不不不、不用了啊啊啊啊啊啊!」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