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萬能的黑袍,完美的精靈,也是會有迷糊的時候。





事情是發生在某個寧靜的午後。

「夏,右邊!」冰炎一邊出聲警告搭檔,一邊將手上的長槍往逼近搭檔的幻獸捅去。

「謝了。」夏碎順手解決了自己眼前的幻獸之後,才回頭跟搭檔道謝。

「嗯,加快速度吧!」點頭,冰炎回身又是一槍,解決了身後想偷襲他的幻獸。

不多久,他們已將這附近作亂的幻獸全數清除完畢。

剛結束這個任務,冰炎就收到了來自自家戀人的簡訊。


學長:
   老媽要我回家一趟,所以我晚上不回來了。
                       褚



一看到這則簡訊的當下,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立刻回撥電話過去。

電話嘟了兩聲之後,馬上就接通了。

『學長,怎麼了嗎?』電話那頭的褚冥漾很疑惑,他正準備要出門呢。

「等我,我陪你一起回去。」冰炎一開口就是這句話。

『咦?學長你不是有任務嗎?』褚冥漾訝異的說道。

「剛結束,總之,等我回去就對了。」跟夏碎打了聲招呼,在得到搭檔的點頭示意之後,冰炎轉身就走。

『喔,好。』於是,褚冥漾聽話的將手上的包包放下來。




幾分鐘後,房間裡出現了一個華麗的移送陣,冰炎從中踏出。

「學長。」褚冥漾迎上前。

「你受傷了?」看到黑袍袖口的破損和點點血跡,褚冥漾忍不住皺眉。

「沒事,只是擦傷而已,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就走。」冰炎安撫的拍了拍戀人的頭,匆匆走進房間中更衣。

沒多久,穿著簡單的襯衫及牛仔褲、戴著鴨舌帽的冰炎就出現了。

「走吧。」腳下移送陣轉出,冰炎催促著戀人。

「好。」褚冥漾彎身提起剛才放在沙發上的包包,跟著踏進移送陣裡。

在移送陣即將啟動之前,他無意間瞄了戀人一眼,然後突然間發現到一件事。

「等等,學長!」

褚冥漾出聲喝止,但還是來不及,移送陣已經啟動了,光芒一閃,他們已出現在褚家附近的一個小公園裡。

一踏出移送陣,冰炎下意識先將帽沿往下拉,接著拉住戀人的手就往前走。

「走吧!」

「等等,學長,我有話要說啦。」被拉扯的往前走,褚冥漾不忘發表自己的意見。

「有什麼事都等到了你家再說吧!」停下腳步,變成黑色的眼瞳望了戀人一眼,冰炎轉身繼續走。

「可是……」看著逕自往前走的戀人,褚冥漾也只能無奈的將所有話語都吞下肚了。

希望這一路上不會遇到太多人啊。

褚冥漾暗自在心中祈禱。





在前往褚家的這一路上,冰炎一直感覺到有奇怪的視線往自己身上飄。

知道自己的容貌很引人注目,所以被注目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不過,這次的目光卻有點不一樣,但冰炎卻無法仔細說明到底是有哪裡不一樣,只好握緊戀人的手,加快了腳步。

好不容易抵達了褚家,冰炎放開戀人的手,讓戀人拿鑰匙開門。

「我回來了。」一打開門,褚冥漾立刻朝門內大喊。

「你終於知道要回來啦,出去就像丟掉一樣,如果我沒打電話給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來啦!?」白鈴慈一聽到兒子的聲音就立刻走出廚房,手也立刻往兒子的耳朵扭去。

「媽,輕點輕點。」褚冥漾嘴上喊痛,倒也不敢掙扎。

白鈴慈教訓完兒子之後,看到站在兒子背後身後的冰炎立刻露出燦爛的笑容。

「冰炎,歡迎你來。」

「褚媽媽好,不好意思又來打擾。」冰炎禮貌性的點點頭打招呼。

「我們家漾漾總是麻煩你照顧我才不好意思呢,來,進來坐啊,褚媽媽拿水果給你吃。」

轉身,看著在一旁碎碎唸著「到底誰才是你兒子啊」的褚冥漾,又是另一個臉色。

「愣在這邊幹什麼,還不快來廚房端水果!」

「好啦……」褚冥漾不甘願的轉身往廚房走去。

冰炎看著戀人走進廚房去,自己則是緩緩走到客廳。

客廳的沙發一角,紫袍巡司早已在裡面了。

「巡司。」就算不喜歡對方,但該有的禮貌還是要有,因此冰炎還是了招呼。

褚冥玥點頭算是回應,接著她看了冰炎一眼,嘴邊忽然揚起一抹奇怪的笑容。

「怎麼了嗎?」冰炎自然也看到對方反應了,於是皺眉詢問。

「呵,沒事。」邊說著邊起身往廚房走。

冰炎看著對方的反應,完全一頭霧水。

「學長,來吃水果吧!」此時,褚冥漾端著水果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褚。」看著戀人,冰炎心想,或許問褚褚會知道巡司剛剛那笑容的意思也說不定。

「怎麼了?」褚冥漾抬頭。

「你姊剛剛有沒有跟你說什麼?」冰炎打聽著。

「老姊?沒有啊。」褚冥漾搖頭,問道:「怎麼了嗎?」

「她剛剛對著我露出一臉奇怪的笑容,我想你會許會知道巡司的意思。」冰炎皺眉,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讓他感覺有點焦燥。

「老姊?」褚冥漾歪著頭,努力思索,幾秒過後,猛然想起一件事來。

「啊!」

「你幹麻突然大叫。」冰炎瞪了戀人一眼。

「我想我知道老姊的意思了……」褚冥漾吞吞吐吐的說著。

「說!」

「學長你石門水庫忘了關啦!」褚冥漾尷尬的移開視線。

「石門水庫?」冰炎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

褚冥漾皺了皺臉,只好再把話說的白一點。

「就是你褲子拉鍊沒拉啦!」

褲子拉鍊沒拉?

冰炎下意識低頭,這才看到自己門戶洞開的窘境。

所以……剛剛路上那些奇怪的目光就是………

「靠!你怎麼不早講!」

某精靈惱羞成怒的打著戀人出氣。

「我剛剛就想說了是學長你不讓我說的啊!」褚冥漾委屈的揉著被打的頭。

另一邊,褚冥玥正站在廚房裡竊笑著。


─完─

創作者介紹

水漾柔情

紫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